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胡錫進傳退休…由她接棒 環時言論走向受矚

租客驅趕禁令擬延至7月底 加速發放緊急住房補助

英諜報小說大師 約翰勒卡雷人生謝幕

勒卡雷曾說,間諜的故事總是挖掘著我們對於人性的懦弱。(路透)
勒卡雷曾說,間諜的故事總是挖掘著我們對於人性的懦弱。(路透)

電影《諜影行動》(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同名原著作者、英國間諜小說家的巨人級傳奇——約翰勒卡雷(John le Carre)上個月因肺炎重症,以89歲高齡與世長辭。

勒卡雷是特務出身,一生撰寫25本諜戰小說,多描寫冷戰年代的爾虞我詐,並有多部被改編成影視作品,包括由蓋瑞歐德曼(Gary Oldman)主演的《諜影行動》,及湯姆希德斯頓(Thomas William Hiddleston)主演的《夜班經理》(The Night Manager)等。

「我只是一個...『剛好當過間諜』的小說作家。」寫作經歷超過半世紀的勒卡雷,曾經是服役於英國軍情五處(MI5)與軍情六處(MI6)的頂尖情報員,因此在冷戰高峰的1963年,卻被牽連震動西方世界的「劍橋五人組」蘇聯雙面諜臥底叛逃案,特務身分被出賣曝光的勒卡雷被迫離開情報圈、自此轉行成為全職的諜報小說家。

電影「諜影行動」改編自約翰勒卡雷同名著作。(取材自IMDb)
電影「諜影行動」改編自約翰勒卡雷同名著作。(取材自IMDb)

勒卡雷在冷戰時代,曾以《冷戰諜魂》(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諜影行動》(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等傑出的冷硬派敘事,成為冷戰時代最頂尖的間諜小說大師。勒卡雷的知名小說還包括《俄羅斯大廈》(The Russia House)、《驚爆危機》(The Tailor of Panama)、《疑雲殺機》(The Constant Gardener)、《諜報風雲》(A Most Wanted Man)、《夜班經理》、《我們這種叛徒》 (Our Kind of Traitor)等,多部著作也被翻拍成電視劇、電影。

影視改編 間諜大師影響力擴大

儘管在蘇聯解體後,冷戰諜報小說的類型,一度因為歷史巨輪的前進而短暫沉默;但勒卡雷的寫作筆鋒不僅沒有被時代淘汰,反而透過各種進化、影視改編的結合,更擴大了「間諜大師」的影響力——除了幾本經典的反覆改編之外,讓瑞秋懷茲(Rachel Weisz)贏得2006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的《疑雲殺機》,以及湯姆希德斯頓主演的熱門影集《夜班經理》,都是勒卡雷筆下撕裂良知道德的兩難、充滿各種國際現實與陰謀的猜忌世界。

瑞秋懷茲(左)贏得2006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的《疑雲殺機》,出自約翰勒卡雷著作。(...
瑞秋懷茲(左)贏得2006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的《疑雲殺機》,出自約翰勒卡雷著作。(取材自IMDb)

湯姆希德斯頓主演的熱門影集《夜班經理》,是勒卡雷筆下撕裂良知道德的兩難、充滿各種...
湯姆希德斯頓主演的熱門影集《夜班經理》,是勒卡雷筆下撕裂良知道德的兩難、充滿各種國際現實與陰謀的猜忌世界。(取材自IMDb)

勒卡雷的死訊,是由作家經紀人格勒(Jonny Geller)於上月13日晚間對外發出訃告:89歲的勒卡雷,據稱是因為年事已高染上季節性風寒,不料病況卻極短時間內惡化、併發為肺炎(訃告特別說明與COVID-19無關),最終才會在12月12日晚間,於英格蘭西南方老家康瓦爾的醫院逝世,享壽89歲。

童年坎坷 冷硬角度看世界

「約翰勒卡雷」是大衛.康威爾(David Cornwell)用於寫作隱身的筆名——1931年出生於英格蘭西南的他,雖然出身於中上家庭,但從小就因家庭破碎、親緣淡薄,而看透了「道德的脆弱虛偽與人性」。

勒卡雷的父親——羅尼.康威爾(Ronnie Cornwell)——是沉浮於商場的著名保險詐欺犯,生涯中不僅多次破產、入獄、背叛家族與之決裂;戰後期間,羅尼還與橫行東倫敦地下社會的黑幫梟雄「克雷兄弟」,過從甚密。

由於父親羅尼的惡行昭彰,母親在自己5歲那年就離家出走,直到勒卡雷21歲那年才再度與母親相認。但這段過程中,被迫早早獨立、理解「世間多事無情人」的勒卡雷,卻也養成了自己觀察世界的冷硬角度。儘管他與父親的緊張疏離一生無法修復,甚至連老康威爾死後,無言以對的兒子除了喪葬費以外都沒有悼念出席。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勒卡雷被MI5吸納,正式展開了作為「間諜」的特務之路。(取...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勒卡雷被MI5吸納,正式展開了作為「間諜」的特務之路。(取材自John le Carre個人官網)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預科畢業的勒卡雷報考了瑞士伯恩大學的外語系,之後又因為自己的德語能力而加入了英國陸軍的軍情部隊,並隨盟軍占領部隊長駐奧地利——在這段期間,勒卡雷的任務與訓練,主要是針對蘇聯的「反共諜滲透」,之後也因一線實務歷練豐富,而被MI5吸納,自此正式展開了自己作為「間諜」的特務之路。

特務之路 養成寫故事習慣

加入 MI5後的勒卡雷,一開始先被安插回國,入學牛津大學的林肯學院——儘管勒卡雷的學業表現極為出色。但其入學的目的卻是MI5為了監控校園左翼菁英、反滲透親蘇共諜所布下的「職業學生」。

勒卡雷從牛津畢業後,先是在頂尖的伊頓公學教了兩年外語,之後才正式成為MI5的正格成員。根據他本人的自述,在MI5的工作期間,他一方面得執行各種監控、竊聽、審訊、威脅利優的情報行動;另一方面,他也透過冷戰特務的地下世界,冷眼看見了各種故事與靈感,並逐漸發展了自己「寫故事」的平時興趣。

1960年代,勒卡雷從內務情報的MI5調任到對外特務的MI6——此一單位,也正是另一名同樣當過間諜、也酷愛寫作的「同行前輩」伊恩.佛萊明(Ian Fleming),與《007》系列的誕生背景地。

但佛萊明的《007》故事,大多充滿繽紛的激情想像——暴力四射的動作劇情、尖端科技的未來想像、言情小說式的風流韻事——與勒卡雷冷硬、甚至總是現實糾結到有些壓抑沉悶的「諜報風格」卻是差異極大。

事實上,勒卡雷在MI6任職期間,也首度以「勒卡雷」為筆名,正式出版了他的第一本諜報長篇小說《Call for the Dead》(1961)年——有意思的是,勒卡雷作為「正職諜報人員」的寫作內容、進度,其實都需要內部通報與審核才能出版,但根據他個人的自述:「我的小說出版前,上級長官們都必需重重審核,但過程中幾乎不曾遭遇過問題...因為內行人都知道『這些故事都只是編造的小說,並不足以影響現實中的國安風控』;但在外面的讀者、書評眼中卻是另一回事...他們反而認定我寫的角色情節,才是更貼近真實的『地下諜報人生』。」

左為《冷戰諜魂》、右為《諜影行動》的小說版早期版本。 (取材自維基共享)
左為《冷戰諜魂》、右為《諜影行動》的小說版早期版本。 (取材自維基共享)

身分曝光 正式轉行當作家

不過這種間諜兼差作家的模式,並沒有持續太久。因為到了1963年,被俄共吸收、以秘密共諜身分潛藏在英國特務圈內數十年的「劍橋五人組事件」(Cambridge Five),因為劍橋大學畢業的頭號共諜費爾比(Kim Philby)叛逃至蘇聯,並將MI6內部的特務名單——包括勒卡雷在內——洩漏給莫斯科。

於是身分曝光、特務前程被迫中斷的勒卡雷,這才只好決定離開情報圈,正式轉行成「說故事的間諜」。

由於個人經歷與崛起時代的關係,勒卡雷最著名的諜報故事,背景多設在「美蘇冷戰」的大時代背景。但與《007》系列中,龐德瀟灑倜儻、英俊無敵的「超人設定」不同;勒卡雷筆下的經典角色——喬治史邁利(George Smiley)——卻是一個帶著貓頭鷹眼鏡、老學究式的英國中年人,故事中的角色也總是苦於各種情感與道德上的脆弱、虛偽與無能為力。整體世界觀的氣氛,就像是英國的天氣一樣,「灰暗混沌...沒有、也總是讓人分不出道德的邊界與人性的盡頭。」

灰色糾結 彰顯間諜故事張力

正也因為這種灰色的糾結感,才彰顯了勒卡雷筆下「諜對諜」的鬥智、鬥勇與鬥耐性的張力。但特殊的是,僅管勒卡雷的故事在90年代後開始出現「時代調整」,不再僅限於東西德的高牆遊走——像是改編為奧斯卡金獎名片的《疑雲殺機》,就以非洲與跨國藥廠的陰謀為現代設定——但勒卡雷的冷硬派冷戰諜報小說,卻意外地重返熱門。

在2020年的一場讀書交流會上,仍然對創作充滿精神的勒卡雷如此表示:間諜的故事總是挖掘著我們對於人性的懦弱,「那種不願面對自己錯誤、背叛」的慣性逃避,而從費爾比的劍橋五人組、到英國脫歐的一連串矛盾,這些特徵剛好不斷重演重疊,「是很英國式的扭曲特色。」

(取材自聯合新聞網轉角國際)

勒卡雷筆下的灰色的糾結感,彰顯了「諜對諜」的鬥智、鬥勇與鬥耐性的張力。圖為《諜影...
勒卡雷筆下的灰色的糾結感,彰顯了「諜對諜」的鬥智、鬥勇與鬥耐性的張力。圖為《諜影行動》劇照。(取材自IMDb)

勒卡雷筆下的經典角色喬治史邁利(右)是一個帶著貓頭鷹眼鏡、老學究式的英國中年人。...
勒卡雷筆下的經典角色喬治史邁利(右)是一個帶著貓頭鷹眼鏡、老學究式的英國中年人。(取材自IMDb)

小說 間諜 英國

下一則

鄭爽丹佛出庭爭孩子撫養權 親揭找代孕為這原因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