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秦剛抵美:美中關係大門一打開「不會關上」

紐約市:30日起打第1針疫苗 就送100元

史恩康納萊 沒能看見的「蘇格蘭獨立」夢

史恩康納萊2020年10月31日以90歲高齡離世。(取材自豆瓣電影)
史恩康納萊2020年10月31日以90歲高齡離世。(取材自豆瓣電影)

「終有一天…蘇格蘭人將會無所罣礙地擁抱『國家獨立』!」2020年10月31日,蘇格蘭傳奇男星──以初代《007》而成為影壇經典的──史恩康納萊爵士(Sir Sean Connery),在巴哈馬家中以90歲的高齡辭世。家人證實,史恩康納萊在2003年退休後,近年遭遇嚴重的失智症所苦,「幸好最後一段旅程如他所願…在不驚擾大家的狀態下,於睡夢中安詳離去。」死訊消息傳出,全球影視圈、甚至是美國總統川普,都紛紛發出了悼念「第一代龐德給我們的種種記憶」;但之中格外引人注意的悼詞,卻是來自於蘇格蘭政壇的致意,因為史恩康納萊生前不僅是全球最為知名的「蘇格蘭獨立運動支持者」;在獨派力量「蘇格蘭民族黨」(SNP)的發展與茁壯成熟中,史恩康納萊更曾扮演著相當重要卻也爭議的關鍵角色。

演紅英國特務 片酬資助蘇獨

史恩康納萊在成名作品《第七號情報員》(Dr. No,007系列的首部曲)中,飾演英國軍情六處的王牌特務詹姆斯龐德(James Bond),並成為經典傳奇。故事中來自蘇格蘭的007,是風流倜儻、拯救世界且又忠於大英帝國的王牌特務;但在現實中,蘇格蘭愛丁堡出身的史恩康納萊,自我的「國族認同」卻與007有著不盡相同的想像。

史恩康納萊演出第一代007,成為影史經典。(取材自豆瓣電影)
史恩康納萊演出第一代007,成為影史經典。(取材自豆瓣電影)

出身貧微的史恩康納萊,早年遊走社會底層,儘管後來憑著《007》而開始大紅大紫,但關於「被看不起」的早年記憶,卻對他造成了深遠影響──其中一部分的理由,讓史恩康納萊用《007》系列的片酬,成立了「蘇格蘭國際教育基金會」推動並支持終身學習;另一部分,則讓史恩康納萊成為了蘇格蘭民族主義者,並從1960年代就開始成為蘇格蘭民族黨的政黨金主之一。

在早年的自述中,史恩康納萊曾多次顯露出自己作為「蘇獨主義者」的立場,像是在1971年時他就曾公開主張:『在數百年的壓迫、被英格蘭欺負成「萬年老二」後,蘇格蘭終有一天必將脫離聯合王國!』微妙的是,該訪問正逢是《007:金剛鑽》(Diamonds Are Forever)的上映,這也是史恩康納萊的最後一部龐德電影。

史恩康納萊的公開表態,一方面與他個人的政治信仰有關;但另一部分,也正逢蘇格蘭民族主義在1970年代,因北海油田的再開發(1971年發現布倫特油田,兩年後又因贖罪日戰爭引爆第一次「石油危機」,而讓高開採成本的北海油田逆轉崛起),而與倫敦當局掀起的自治權與資源分配衝突。

不過由於當時的政治氣氛還不成熟,史恩康納萊又忙於影業生涯而長年旅居海外。

因此除了長期金援甫嶄露頭角的SNP外,影帝與政壇的交集並沒有非常明朗。

「生為蘇格蘭人 死為蘇格蘭魂」

一直到1990年──後來的「蘇獨教夫」薩孟德(Alex Salmond)──當選成為了SNP黨魁,才開始大力請求史恩康納萊、這位「全世界最知名蘇格蘭人」借助影響力。像是在1991年蘇格蘭地方選舉與1992年全國大選中,薩孟德都曾安排史恩康納萊在「政黨廣告」中震撼現身為SNP站台。

1999年,康納萊(右)和後來的「蘇獨教夫」薩孟德。 (路透)
1999年,康納萊(右)和後來的「蘇獨教夫」薩孟德。 (路透)

在紀念康納萊的訃聞中,薩孟德不斷強調:『有史恩康納萊這樣的「世界級面孔」,是讓現代蘇格蘭人重拾認同自信的關鍵之一。』特別是在1997年蘇格蘭憲政公投(同意成立「蘇格蘭議會」並授予新議會「稅收變更權」)中,康納萊的助陣宣傳,最終不僅大大擴張了蘇格蘭自治的權限,更也為日後的蘇格蘭獨立公投展開了序曲。

在蘇格蘭議會成立後,薩孟德領導的SNP影響力日增,並逐漸蠶食併吞了工黨在蘇格蘭的支持票倉──但成為「蘇獨形象代言人」的史恩康納萊,卻也開始成為英國中央政府的眼中釘。像是時任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的工黨政府,就曾多次批評史恩康納萊「長期躲在海外逃稅,根本也就不瞭解政治、也不尊重稅賦責任,有什麼資格煽動蘇格蘭政治?」但對此,史恩康納萊則不以為然的表示:「生為蘇格蘭人,死為蘇格蘭魂…出言關心故土,是我出生權利啦!」

2000年史恩康納萊因「卓越的影視成就」,而被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授勳為騎士。

康納萊欣然接受,因為蘇獨運動不滿的是英格蘭的上對下統治結構,尚不直接影響女王作為新國家元首的地位;但根據政壇的說法,史恩康納萊其實早在90年代就有多次封爵機會,『但因為工黨政府對他的「蘇獨立場」恨之入骨,所以才三番兩次封殺拖延』。

在早年的自述中,史恩康納萊曾多次顯露出自己作為「蘇獨主義者」的立場。(美聯社)
在早年的自述中,史恩康納萊曾多次顯露出自己作為「蘇獨主義者」的立場。(美聯社)

疑健康亮紅燈 缺席獨立公投

儘管史恩康納萊以「蘇獨頭號代言人」的形象知名於國際,但在2014年蘇格蘭獨立公投中,他卻令人意外地缺席投票──全案最終也以39萬票(10.6%)之差,遭到公民否決──儘管在選前選後,康納萊都曾以「獻聲」的方式鼓勵獨派支持者繼續奮鬥,「耐心耕耘!下一次的蘇格蘭,才有機會真正獨立。」但史恩康納萊的身體狀況出了問題、甚至罹患阿茲海默症的說法,卻也自此不脛而走。

2015年美網決賽,史恩康納萊(右)最後一次公開現身。(美聯社)
2015年美網決賽,史恩康納萊(右)最後一次公開現身。(美聯社)

史恩康納萊自此就鮮少有公開活動;比較微妙的是,與史恩康納萊關係密切的薩孟德,在2014公投失敗後也退下了SNP的第一線,之後更因遭到10多名女性前同事控訴「長期權勢性侵」而身敗名裂,儘管相關控訴最後多以證據不足結案,但被指控包庇性騷擾、長期知情但無視性平投訴的SNP,也因此遭到政治信任危機,第二次蘇獨公投的進程因此嚴重蒙塵。直到倫敦的保守黨政府因疫情與脫歐問題不斷政治自爆後,與薩孟德切割的SNP才能得以重新前進。

(取材自聯合新聞網「轉角24小時」)

史恩康納萊 公投 英國

下一則

鄭爽涉逃稅被查 范冰冰當年「這原因」免刑責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