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將開放邊境 完整接種的外國旅客11月初起可入境

加拿大國會大選 橫跨6時區 從大西洋岸開始投票

約翰大衛華盛頓使出「天能」 不再只是丹佐華盛頓兒子

約翰大衛華盛頓立志作為「藝術家約翰大衛」,而不是「丹佐華盛頓的兒子」。(取材自豆瓣電影)
約翰大衛華盛頓立志作為「藝術家約翰大衛」,而不是「丹佐華盛頓的兒子」。(取材自豆瓣電影)

雖然約翰大衛華盛頓(John David Washington)非常崇拜他的父親丹佐華盛頓(Denzel Washington),卻又極力撇清與父親的關係,立志作為「藝術家約翰大衛」,而不是被寫成「丹佐華盛頓的兒子」。現在他做到了,靠著努力被名導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看中,和擺脫「暮光男」標籤的羅伯派汀森(Robert Pattinson)一起主演科幻動作大片《天能》(Tenet)。

甩標籤/謊稱父親入獄

約翰大衛華盛頓六歲便有幸客串史派克李(Spike Lee)的電影《黑潮麥爾坎》(Malcolm X)——也就是片尾喊出「我就是黑潮」的孩子之一。當然,主要是因為他的父親丹佐華盛頓主演了這部電影。然而,父親的赫赫名氣並沒有讓他的生活過得更加容易,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更困難。

父親丹佐華盛頓(左)的事業成功,對約翰大衛華盛頓的童年和青春期都產生陰影。(取材...
父親丹佐華盛頓(左)的事業成功,對約翰大衛華盛頓的童年和青春期都產生陰影。(取材自豆瓣電影)

約翰大衛華盛頓八歲那年,丹佐華盛頓憑藉電影《光榮戰役》(Glory)獲得奧斯卡最佳男配角,次年又憑藉《黑潮麥爾坎》拿下柏林影展銀熊獎,再到因《捍衛正義》(The Hurrican)贏得金球獎最佳男主角,以《震撼教育》(Training Day)得到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千禧年時,丹佐華盛頓已成為好萊塢最具票房號召力、身價最高且獲獎最多的非裔明星。

父親在事業上冉冉上升,卻對約翰大衛華盛頓的童年和青春期都產生陰影,一旦有人知道他的父親是誰,人們稱呼他的方式也會產生變化,哪怕是他後來在橄欖球場上跑出了100碼,次日的新聞標題也會寫「丹佐華盛頓的兒子跑出了100碼」。後來為了避免被人追問,約翰大衛甚至開始編造父親的職業:「比如說他是個律師,是個建築工人,甚至說他在蹲監獄。」

約翰大衛華盛頓透過運動宣洩負面情緒,還曾經是一位美式足球業運動員。(取材自豆瓣電...
約翰大衛華盛頓透過運動宣洩負面情緒,還曾經是一位美式足球業運動員。(取材自豆瓣電影)

打美足/成為入行養分

成長過程中,環境的變化導致約翰大衛華盛頓陷入焦慮,之後他奔向美式足球,成為一名職業運動員,透過運動來宣洩負面情緒。

美式足球的賦予約翰大衛華盛頓團隊意識、自信以及獨立,「2013年那次受傷也很偶然,就是在一次為對陣紐約巨人隊的試訓中折斷阿基里斯腱,我因此告別了職業生涯,但是在美式足球運動中積累的信心幫助我以自己的方式進入了演藝界。」

而在運動中磨練出堅忍不拔的品格最終幫也助他的表演工作,無數次試鏡失敗對他來說不算什麼,他只會問自己怎樣才能做到更好,只要最終能得到適合發揮的角色——對於約翰大衛華盛頓來說,就是終於拿到美劇《好球天團》(Ballers)的常駐角色Ricky Jerret。HBO這部總共連載五季的美劇於2019年完結,之後約翰大衛華盛頓也無縫連接史派克李執導、最後獲得奧斯卡多項提名的電影《黑色黨徒》(BlacKkKlansman)。

約翰大衛華盛頓(右)以《黑色黨徒》男主角身分參加一堆頒獎典禮,並得到金球獎最佳男...
約翰大衛華盛頓(右)以《黑色黨徒》男主角身分參加一堆頒獎典禮,並得到金球獎最佳男主角提名。(取材自豆瓣電影)

約翰大衛華盛頓(右)演出《好球天團》的常駐角色,該劇連載五季後完結。(取材自豆瓣...
約翰大衛華盛頓(右)演出《好球天團》的常駐角色,該劇連載五季後完結。(取材自豆瓣電影)

扛男主 才能終獲認可

2018年的《老人與槍》(The Old Man & the Gun)改變約翰大衛華盛頓的職業生涯軌跡,雖然主演是即將息影的勞勃瑞福(Robert Redford),男二是剛拿下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凱西艾佛列克(Casey Affleck),而約翰大衛華盛頓只是一個鏡頭並不多的配角。然而,就在拍攝期間,他收到了一條簡訊:「嘿,我是史派克李,有空電話我。」

這條簡訊串聯起了約翰大衛華盛頓和史派克李時隔26年的緣分,從1992年的《黑潮麥爾坎》到2018年的《黑色黨徒》,史派克李的男主角從丹佐華盛頓變成了約翰大衛華盛頓,不變的,是永遠的非裔文化主題。

約翰大衛華盛頓雖然出生在加州,但他的家族來自北卡羅來納州,那是一個以農業為主的美國南部區域,種族歧視至今仍然非常嚴重,「我上的是私立學校,但放學休假的時候,我都和堂兄弟們住在北卡羅來納州,也曾經歷過種族歧視,這對我影響很大。」

《黑色黨徒》讓約翰大衛華盛頓以男主角身分參加數不清的頒獎典禮,並得到第一個金球獎最佳男主角提名,「我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等到上車才崩潰大哭。我想那些淚水已經代表了我一生所追求的——我終於感覺到自己作為藝術家約翰大衛被認可,而不是丹佐華盛頓的兒子。」

當打仔 訓練險吃不消

《黑色黨徒》在坎城首映的時候,克里斯多夫諾蘭就坐在史派克李正前方,看完電影,他被約翰大衛華盛頓的表演震撼:「對我來說,這就像是命運的安排,那是一場非同尋常的放映,觀眾對該片的反應感人至深,真是了不起。」於是,諾蘭決定邀請他主演自己下一部大製作電影《天能》。

約翰大衛華盛頓(左)演出動作片《天能》,遭遇高強度的訓練。(取材自豆瓣電影)
約翰大衛華盛頓(左)演出動作片《天能》,遭遇高強度的訓練。(取材自豆瓣電影)

在和克里斯多夫諾蘭合作之前,約翰大衛華盛頓從未見過如此複雜難懂的劇本,他花了將近五個小時才讀完。

離開華納辦公室之後,他以為自己已經理解這部電影的敘事架構,然而真正進入劇組時,他才意識到現場的工作比他想像的要複雜得多,「我花了大把的時間才跟上諾蘭的思路和故事的概念,當我徹底明白之後就有了信心。即便如此,我每天都要和劇本指導、導演核實一下我們處在電影中的什麼位置,因為這意味著我要對應怎樣的情緒處理。」

《天能》是克里斯多夫諾蘭第一次演動作片,就遭遇了高強度的訓練,作為一名保持美式足球衝刺紀錄的前職業運動員,他也有些吃不消,曾經在拍完一系列動作鏡頭後,一個月都跑不動,「有些時候甚至起不了床」。同樣的運動量,對於沒有專業背景的羅伯派汀森來說就更難了:「我大部分時間最主要的鍛鍊就是散散步,但在片場約翰大衛可以跑上一整天,這可真是世界上最不公平的事情。」

(娛樂新聞組整理)

電影 足球 奧斯卡

下一則

「喜福會」溫明娜、資深華星吳漢章 名留好萊塢星光大道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