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上台首次軍事行動!下令空襲敘國親伊朗民兵組織

法新社統計:全球染疫死亡總數破250萬大關

電影世界/從《木蘭辭》看電影《花木蘭》

真人版電影的木蘭提早回復女兒身。(美聯社)
真人版電影的木蘭提早回復女兒身。(美聯社)

從小就知道花木蘭:國文課本採用的《木蘭辭》,來自南北朝時(420 - 589)北方的一首敘事民歌;崔小萍(1922 - 2017)製作的廣播劇,主題曲是悅耳的民俗古調;台灣新竹漫畫家陳定國(1923-1999)把花木蘭繪成鳳眼美女;各地戲曲以外,1964年凌波演的黃梅調同名電影。再往前:生卒年不詳的僧人智匠的《古今樂錄》;明代徐渭(1521 - 93)的《雌木蘭替父從軍》都描寫得有聲有色。新創有所本的故事,可延伸到性別平等、心理分析迪士尼公司出的動畫(Mulan,1998)與真人版(Mulan, 2020)引起的談論就更被擴大了。

雄雌難辨 提早揭曉

劇情開始有段木蘭策馬與雙兔奔馳,辨不出那對兔子的性別,是出於《木蘭辭》末句的典故:「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演出了古意。本來就像《梁山伯與祝英台》、和黃梅調那部《花木蘭》一樣,都是到了最後,再揭曉女扮男裝的事實。不過此片演到後半,因為要揮灑出「氣」來,木蘭毅然露出姑娘本妝,英雌巾幗秀髮飛飄。當然也犯了欺君之罪,被逐出軍營。好些支持#MeToo運動者對片中這過程特別激動。

真人版電影《花木蘭》由演員劉亦菲擔綱。(美聯社)
真人版電影《花木蘭》由演員劉亦菲擔綱。(美聯社)

花家住所顯然有別於古鎮、大院,製片取了「客家土樓」作場景,而且是色彩繽紛的圓形群居樓層。連媒婆(鄭佩佩飾)都是鄰居。此類建屋為了抵禦野獸、強盜;於內自足,對外自衛。問題是這種樓院多半分布在閩、粵,也就是中國的南方,魏晉前的文獻不存在土樓。此片混淆了時代和南北地域。不過幼年時代的木蘭,跳上瓦頂追家雞,練好飛簷走壁,方便成年後的木蘭(劉亦菲飾)追巫鷹,挺順理成章的。

片中的花府家人,有父、母、妹;沒有姊、弟。她凱旋返鄉時,不見詩中小弟「磨刀霍霍向豬羊」的鄉土地氣,也無法進行「舌尖上的中國」;還有假如外景按著《木蘭辭》裡的蒼涼去拍,是非常撼動人的 ,「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孃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不聞爺孃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讀者想像裡的山河奇景,說多浩瀚有多浩瀚!

華裔觀眾看《花木蘭》總有一份歷史情結。(美聯社)
華裔觀眾看《花木蘭》總有一份歷史情結。(美聯社)

漢朝以前 就有女巫

本片四個洋編劇愛把東方沾點玄奇。有華裔觀眾嗆說中國無女巫;然而查考漢代許慎(58–147)著的《說文解字》「能齋肅事神明者,在男曰覡,在女曰巫。」可見雖然洋人加油添醋,但是漢朝以前就有巫婆。後來南北朝的志怪,自然是中國人描述出的形體。《花木蘭》片中鞏俐的演法偏向迪士尼的《睡美人》或《白雪公主》裡面的女巫,她行巫為鷹,也會鑽入凡人之身招搖撞騙。片尾這個女巫受花木蘭精神感召,犧牲了自己。

鳳凰守護 動物勵志

換個角度看正面形象:迪士尼喜歡用小動物勵志:動畫片《花木蘭》中有蟋蟀跟木須龍,它們的造型像運動球隊的吉祥物,跟在主角身後幫倒忙,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真人版「有鳳來儀」:鳳凰是一個意義深遠的象徵,牠是科技與真人互動的綜藝,是花府塵世裡的守護神,也是美絕翩翩的飛禽。

本片的紐西蘭籍導演妮基卡羅(Niki Caro,1967-),2002年導過一部叫好又叫座的電影《鯨騎士》(Whale Rider)。紐西蘭被浩浩湯湯的大海環繞,觀眾會悠然感受到那種自然之氣。又如《星際大戰》,關鍵時刻來句:「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願原力與你同在),澎湃鏗鏘!可是中國人所謂的「氣」,片中好像只是練武時才出現。話說回來,人承天地正氣、浩然之氣、義氣還真不容易演繹出來。

木蘭(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美聯社)
木蘭(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美聯社)

男性軟弱 感情平淡

《花木蘭》中的男性都很弱,尤其是李連杰演的皇帝,最後被李截所飾的柔然可汗綑綁在宮廷之上,眼熟如西片落拓男子待救的樣子;洋片裡要是有華男,一定徵召馬泰軋角,馬泰這回演花家老爺,演技並未突破;飾董將軍的甄子丹也表現平平;男主角陳宏輝(安柚鑫飾)與花木蘭之間的情愫,類似動畫《花木蘭》的設計,毫無新意。

恩恩怨怨 俱成歷史

整體來說,花木蘭的軼事,是漢本位、抵擋外侮的事件。劇本提到少數民族柔然、突厥也模模糊糊,這兩遊牧民族在中土之外對打多年。我看完《花木蘭》後碰見一位塔吉克(The Republic of Tajikistan塔吉克斯坦)來的第二代移民,已經完全融入美國社會。她也知道自己的祖先在本片是反面人物,但是她無所謂,因為那都是過去的事了。

木蘭詩 / 木蘭辭

朝代:南北朝

作者:佚名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惟(唯)聞女嘆息。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願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

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旦辭爺孃去,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孃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不聞爺孃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勳十二轉,賞賜百千強。可汗問所欲,木蘭不用尚書郎,願馳千里足(一作:願借明駝千里足),送兒還故鄉。爺孃聞女來,出郭相扶將;阿姊聞妹來,當戶理紅妝;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牀,脫我戰時袍,著我舊時裳。當窗理雲鬢,對鏡貼(帖)花黃。出門看伙伴,伙伴皆驚忙(一作:惶):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真人版電影中,木蘭在軍營即提早回復女兒身。(美聯社)
真人版電影中,木蘭在軍營即提早回復女兒身。(美聯社)

花木蘭 中國 迪士尼

下一則

周湯豪戴氧氣罩 術後喊痛不欲生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