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南加內陸警方打擊非法大麻 7華裔被捕

真正讓經濟痛苦的不是聯儲會減碼 是財政版減碼

叛逆小說家七等生81歲辭世「作品讓世俗得到靈魂提升」

小說家七等生因癌症辭世,享壽81歲。(本報資料照片)
小說家七等生因癌症辭世,享壽81歲。(本報資料照片)

小說家七等生24日因癌症辭世,享壽81歲。七等生生前低調,要求身後事不打擾人,家屬依其遺願不辦公開告別式,近日舉行海葬。作家陳芳明認為七等生是「非典型現代主義小說家」,創作是「為了讓自己的靈魂得到解放」,透過小說「讓世俗的東西都得到靈魂的提升」。

七等生本名劉武雄,1939年出生,苗栗縣通霄鎮人,畢業於台北師範學院藝術科,曾任小學教師多年。他1962年在作家林海音主編的「聯合副刊」發表第一篇短篇小說「失業、撲克、炸魷魚」,開啟寫作生涯,創作橫跨小說與散文,代表作包括「來到小鎮的亞茲別」、「沙河悲歌」、「我愛黑眼珠」等,2010年獲國家文藝獎。

七等生小說多描寫底層或隱遁人物,成為現代主義小說抗議社會壓力的象徵。小說形式怪誕、文體奇特,尤以1967年發表的「我愛黑眼珠」為代表,出版後引發爭議,被認為是台灣戰後最難懂、最受爭議的小說家。評者有人認為其小說離經叛道、違背倫常;也有人認為他是先知與天使,洞察人性的美醜。

1997年寫完中篇小說「一紙相思」後,七等生便封筆不再寫作,23年來他沉浸於音樂和電影世界。他受訪時曾告訴記者「寫作是為了了解自己」,封筆代表對自己有了理解。

陳芳明表示,七等生創作是「為了讓自己的靈魂得到解放」,並不求外界理解。陳芳明每當在大學教授台灣文學,現代主義必從七等生教起。在七等生的作品中,撿骨師擦拭遺骨彷彿擦拭藝術品,歌舞團的音樂彷彿來自國家音樂廳,「所有世俗的東西都得到靈魂的提升」。他認為,讀七等生必須「緩慢仔細地閱讀」,加上想像,「才能貼近、理解他的生命一點點。」

小說 台灣 癌症

下一則

新北寵物防疫旅館 17狗、7貓、3鳥入住 每天收費10美元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