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北加屋崙校園大規模槍擊 6人中彈 4校封鎖

巴拉圭籲台投資10億穩邦交 人民需「實實在在的好處」

新聞評論/人命正流逝…蔡政府仍惜藥 指揮官漠然

從「零確診」到單日9萬人確診,指揮官陳時中在記者會上的聲調很少變化,總是行禮如儀地報告數字。4月迄今,已有近600人染疫死亡,其中18%在確診當日即死亡,14%在確診次日死亡,9%死後才查出確診,計有六成五死者是在確診五日內亡故。前疾管局長蘇益仁質疑,從確診到死亡的時間這麼短,顯示防疫和醫療都有問題。對此,陳時中冷回,他不認為這與投藥太慢有關。

陳時中因應外界質疑,一向擁有殊異的才智。例如,他說「不快篩,就不會確診」,所以醫護人員可以繼續加班;對於疫情來得快又急,他說「要怪就怪病毒」。對於案底甚多的小吃店變身生醫公司奪超級快篩標案,他說「大公司都賣過小東西」;對於唾液快篩率先給了高端關係企業獨家代理,他說「那有什麼關係」。基本上,這是一種「不在乎」的氣質,不在乎醫護及基層的負荷,不在乎自己的責任,不在乎公私利益的分際,不在乎民眾的疾苦乃至人命的流逝。

蔡政府一再宣傳,Omicron有99%以上都是輕症,甚至「無症狀」。但對於眾多確診者在短短五天內死亡,這類「都是輕症」的宣傳,不嫌誤導嗎?不僅如此,政府準備的快篩劑數量不足,又遲遲不採認「篩陽即確診」,迫使每天有數萬民眾必須到醫療院所排隊做PCR採檢,從而又造成醫療體系的過度負荷。這一步步遲緩決策與落後部署,在在都造成疫情加劇,並導致確診者因求助無門而快速病亡。對此,陳時中依舊漠然以對。

再看,確診者的治療也是問題多端。指揮中心宣稱,台灣抗病毒藥物有80多萬劑的存量,看起來庫存算是充裕。但實際上,醫療體系每天開出的藥量,卻只有1000人份上下。以5月12日為例,醫療院所的開藥率僅0.55%;到了5月19日,單日確診數已飆破9萬人,開藥率仍僅1.7%。看著人命在眼前快速流失,政府卻仍在「惜藥」,不肯給藥;這些人的腦袋結構,難道真缺了「同理心」的一角?

追根究柢,這又與衛福部的規定繁複有關,使得醫院和醫師無所適從。例如,有些醫院從未被配發抗病毒藥物,有些醫院宣稱門診不能給藥,有些醫院推稱急診不能給藥。試想,若連醫師對規定的認知都南轅北轍,病人哪裡搞得清楚?更糟的是,衛福部的給藥指令有許多額外限制。以口服藥Paxlovid為例,規定體重40公斤以上病人才能使用;輝瑞藥廠規定限用於12歲以上病人,但指揮中心卻要求必須是65歲以上長者才給。民眾在政府的條條框框裡被推來推去,許多人從未取得藥物,即告不治。

台灣前兩年自命「防疫模範生」的光環,已在這波疫情被徹底沖垮。但這並不表示,失去光環之後,我們面對尚未到來的疫情洪峰就能掉以輕心。觀察近日的變化,單日死亡案例平均超過50人,其中包括了幼童、長者和年輕人。更值得擔憂的是,中重症的案例,正以每天200多的數字累增。如果政府不快速改善投藥給藥及治療政策,這些數字,極可能意味著我們在洪峰時刻要面對更可怕的死亡數;那對台灣而言,將是無比沉重的社會及心理衝擊。

先前疫情沒那麼緊迫時,陳時中提到確診死亡者,往往以一句「有慢性病史」自我釋懷。最近,陳時中在報告死亡數時,則新增了死者「DNR」(不實施心肺復甦術)的註記。然而,死者的DNR註記,能舒緩政府防疫不力的愧疚嗎?他們都是人家的家人啊!

陳時中 疫情 防疫

上一則

台灣第一AV女優登BBC 吳夢夢:覺得錯卻無法克制

下一則

一洲焦點/校園槍案再現、拜登有失言嗎?初選看川普實力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