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蟲蟲危機 提燈蟲入侵紐約 恐重創觀光、農業

維權受阻 紐約亞裔學區缺音量

新聞評論/蔡政府跳棋式的接種政策 害社會矛盾百出

台北市造冊在醫事機構的第一類民眾,2日前往花博大型疫苗接種站,遵循醫護人員指引,施打第2劑AZ疫苗。(中央社)
台北市造冊在醫事機構的第一類民眾,2日前往花博大型疫苗接種站,遵循醫護人員指引,施打第2劑AZ疫苗。(中央社)

BNT疫苗進口,指揮中心決定先讓17到12歲學生族群優先造冊施打,再開放18至22歲登記接種。此舉,遭公衛專家批評是錯誤的政策,因為長者或高危險群更需要這些疫苗。對此,指揮官陳時中答稱,除非疫苗繼續到貨,否則「機會公平問題永遠無解」。把疫苗當成公平分配的議題,未免太過簡化問題,何況政府的疫苗分配並不公平。

在疫苗不足的情況下,政府接種的原則,應以降低民眾染疫致死或引發重症為首要考量。因此,各國的接種順序,才會由長者或重大疾病者優先施打。台灣的接種政策,卻因政府的某些私心摻入了特殊考量,導致第二類政府防疫人員的人數大膨脹。而唐鳳的預約接種系統,又因為衛福部的不斷介入,使得按照年齡順序上網預約的民眾屢屢落空,數百萬工作且納稅的青壯族群迄今還打不到第一劑。如今指揮中心突然飛象過河,跳過這些人,將十幾歲的青少年列為優先施打對象,當然讓人懷疑這樣的決策是否合理明智。

指揮中心將中學生族群列為首波優先施打對象,主要是BNT是目前全球唯一取得授權可對18歲以下青少年施打的疫苗,疫苗既然來了,就先給青少年學生接種。但指揮中心卻忽略了,BNT疫苗才首度登台,從未用在任何台灣成年人身上;在效果及副作用未知的情況下,就匆匆打進青少年體內,難道不嫌冒進?

全球各類疫苗,之所以對18歳以下青少年的接種採取保守態度,主要是青少年的身體還未發育完全,他們絕非「縮小版」的成人,所以對注射進他們身體的疫苗要格外謹慎。指揮中心如果先讓BNT在更成熟的青壯族群身上打過,熟悉一下相關的正副作用,再為青少年學生施打,豈不是更安全而穩重的做法?

事實上,相對於20到50歲間工作年齡的青壯年,中學生的活動環境相對單純,染疫後出現重症的比例也較低。權衡之下,政府急急要求中學生集體優先施打,卻像下跳棋般略過那些染疫機會顯然更高的青壯年,顯難稱是持平、理性的決定。同時,這也造成青壯世代的相對剝奪感,覺得自己是「被犧牲的一代」。

這種跳棋式的接種策略,其政策矛盾,立即表現在即將開學的大學校園。根據台北市訂定的《大學防疫工作建議指引》,大學教職員必須打完疫苗超過14天,才能進入校園,否則即需要提出三天內的PCR陰性證明,且每星期要更新重檢一次。事實是,許多大學青壯教授是政府「跳棋接種政策」的遺漏者,相關部門一度讓他們集體造冊,最後卻未同意他們施打。依此規定,他們連大學校園都不能進入,遑論返校授課。而且,醫院的PCR檢測經常大排長龍,教授每隔幾天就要跑醫院接受檢測,誰能受得了這種官僚鳥氣?

自詡「超前部署」的政府,弄到今天疫苗奇缺的窘境,實是咎由自取。陳時中說「機會公平永遠無解」,然而這並不是機會的問題,而是政府傲慢卻瞻前不顧後的短視心態,造成了國民的接種困境。深一層看,陳時中一味追求擴大「覆蓋率」,表面看似言之成理;但當變種病毒不斷製造各種「突破感染」,台灣許多接種第一劑的民眾都已超過合理時程,仍苦等不到後續接種第二劑的通知。隨著時日,他們身上的抗體,已漸不足以有效對抗病毒。在這種情況下,萬一病毒再度來襲,台灣恐將出現比5月那波還慘烈的本土疫情。

屆時,把疫苗當成政治棋子運用的政府,還會記得拯救人命優先嗎?

疫苗 台灣 BNT

上一則

新北寵物防疫旅館 17狗、7貓、3鳥入住 每天收費10美元

下一則

暖醫師過年值班送這四個人紅包 網友說感動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