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殺死東三省人?中國東北的「暴力硬停電」風暴

中加人質外交落幕 美最大收穫:加拿大歸隊了

新聞評論/疫苗打出「階級破口」貧富愈發撕裂

在台灣沒錢人在家等本土疫苗,有錢人出國打國際疫苗。 (本報資料照片)
在台灣沒錢人在家等本土疫苗,有錢人出國打國際疫苗。 (本報資料照片)

中國大陸有段順口溜:「沒錢人養豬,有錢人養狗;沒錢人在家吃野菜,有錢人酒店吃野菜;沒錢人在街上騎腳踏車,有錢人在家裡騎腳踏車;沒錢人裝有錢,有錢人裝沒錢。」這些對仗,在台灣還得加兩句:沒錢人在家等本土疫苗,有錢人出國打國際疫苗。

這場新冠疫情,惡化了台灣的階級矛盾,富人和窮人的選擇迥然不同。對照最近發表的綜所稅高低差距,最高的5%族群平均所得507萬元,最低5%平均所得僅3.9萬,真是天堂與地獄之別。

台灣的全民健保制度廣受全球讚譽,主要是健保制度對基本醫療需求具有「階級中立性」,對關係到基本健康及診療需求,幾乎全都涵蓋。任何投保的國民不分貧富,只要繳交少許掛號費,即不必擔心疾病拖垮全家。誰知,這張全民防護網,卻在新冠疫情侵襲下破功。

新冠肺炎危及國民健康,因此接種疫苗是重要的保護手段。政府雖宣布注射疫苗免費,但因疫苗數量嚴重不足,迄今到貨的疫苗僅600多萬劑,遠不足以供政府公布的前九類人施打。再加上邊境管制疏漏、篩檢過度草率、藥物儀器不足,讓爭打疫苗成為全民的集體焦慮,從而衍生出「出國施打」的怪象。

台灣65歲以下的人口近2千萬人,其中正當經濟主力的青壯族群將近千萬;他們如果規規矩矩地按順序排隊,大概要等到地老天荒,才有疫苗可打。就算等到了,也可能只剩未做三期試驗而不被國際承認的國產疫苗可打。也因此,出國打疫苗的「疫苗旅遊」,成為富人的當紅選項。對富有階級而言,2、30萬元的旅費並不貴,只要有錢,就能早一步到美國、關島或大陸等地施打疫苗。如此,打疫苗就出現了「階級破口」:沒錢在家等國產,有錢人出國打合格的國際疫苗。

各國都觀察到,新冠疫情對中下階層的衝擊,遠較對上層富裕階級為大,台灣當然也不例外。三級警戒下,受衝擊最大的就是餐飲、攤商等面對面的服務業。這類從業人員,大多不屬富有的上層階級;他們居住的環境可能比較擁擠、多半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常與不特定群眾接觸,染疫風險當然比政府官員、企業經理人或電子新貴為高。現在,他們只能眼巴巴看著有錢人出國做「疫苗旅遊」。尤其,疫情期間百業受創,唯獨股市繼續飆漲,有錢有閒、有內線的權貴持續獲利大發。如此點點滴滴積累的階級相對剝奪感,非常強烈。

如果疫苗是新冠肺炎的救贖,我們的全民健保制度原可彌補這種階級不公。但偏偏蔡總統、前副總統陳建仁把「扶植本土疫苗」當成使命,當成比人民生命還重要的信仰,硬要將1千萬劑美國不苟同的免疫橋接疫苗打在人民身上。就是這樣的「偉大」政策,讓台灣健保的「階級中立性」土崩瓦解。

民眾喜歡施打外國疫苗,而不願打國產疫苗,並不是崇洋媚外,而是因為相信科學。但蔡政府的疫苗審查部門放棄專業,胡亂自創先進國家不認同的「免疫橋接」。抗體只能減少或阻斷病毒感染,但總會有病毒突破防線侵入細胞;這些被侵犯的細胞能否被清除,才是疫苗效度的關鍵。國產的棘蛋白疫苗能否做好上述清除工作,光靠抗體的數據並無法呈現。這些道理並不難理解,但衛福部卻無法釋疑,這才是國產疫苗不被信賴的主因。

辜負了弱勢群體的不是我們的健保制度,而是蔡英文、陳建仁與陳時中自私而愚昧的防疫政策。「苛政猛於病毒」,正是弱勢階級的深沉怨歎。

疫苗 台灣 健保

上一則

食藥署「施打率169%」 挨批特權

下一則

黑白集/從疫苗到防疫 阿中的「黑箱成癮症」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