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消防隊員聲稱染疫卻跑去度假村 遭檢方起訴竊盜重罪

葛謨前部屬位居電視台高官 CNN面臨新聞道德質疑

新聞評論/扶植疫苗產業再重要 也不能拿人命賭

日本贈送的124萬劑AZ疫苗15日開放85歲以上長者施打。(中央社)
日本贈送的124萬劑AZ疫苗15日開放85歲以上長者施打。(中央社)

台灣新冠疫情及死亡率居高不下,而國際認證之疫苗嚴重不足,國產疫苗則僅完成二期解盲。在避疫的恐慌下,有錢有勢的人紛紛自尋特權管道接種,大多數普羅百姓則忿懣不平,社會氛圍瀕臨炸鍋。但國產疫苗卻引發諸多疑慮,據報導衛福部去年10月即決定免除國產疫苗的「三期試驗」程序;今年3月,更決定依二期試驗與AZ疫苗的「抗體濃度」比較,決定是否發給它緊急授權藥證(EUA)。我們呼籲政府必須三思,不能拿人民的性命當賭注。

衛福部先前對國產疫苗做出「不做三期」的決定時,台灣尚無本土疫情,每日只有零星境外移入。當時因台灣幾無病毒環境,所以臨床三期很難做;衛福部因而決定取巧抄捷徑,儘管決策邏輯頗有爭議,外界還比較能夠想像。問題是,在稍早無疫情的情況下,台灣民眾都不願接種AZ疫苗,遑論去接種國產疫苗。簡言之,在無疫情時,即使政府緊急授權放水,因接種人數不會太多,對台灣的成本也比較小。

但5月之後情況驟變,台灣已近有1萬2000人確診,死亡皆在雙位數。目前的情況是:一則病毒四散,三期臨床其實有更多執行的條件;二則民眾接種的意願提高,但因國際疫苗嚴重不足,將有為數不少的群體必須接種國產疫苗。如此一來,政府倉促放行的國產疫苗,將打在數十萬、數百萬台灣人身上。

我們關心的是,萬一程序跳躍的國產疫苗有風險,這就變成數百萬台灣人要共同面對的風險。所謂「無疫情即無風險」,國產疫苗不做三期,是政府在稍早「無疫情」時做的決定;但如今卻要應用在當下「疫情氾濫」的情況,這難道不是一個嚴重的決策盲點?

政府跳過三期臨床試驗直接發給國產疫苗緊急授權,顯而易見的風險有兩個。其一,高端所使用的S-2P蛋白質會不會產生重大副作用,從區區3000個二期試驗樣本,未必看得出來。假設這種活性蛋白有萬分之一的致命率,3000個樣本點未出現死亡,似很正常。一旦擴大施打到500萬人身上,其死亡數就是500。這是多可怕的人命成本?

其二,疫苗的保護力除抗體外,還要看T細胞。二期臨床試驗結果只看得到抗體,卻看不到T細胞。所以只檢查抗體就給予緊急授權並普遍接種,極可能產生許多「保護力不足」的接種者。如此一來,台灣的疫情可能拖長,各行各業都受傷,經濟成長將受到重大影響。

正當台灣疫情流行,國產疫苗不做三期試驗,政府即逕核發緊急藥證,其社會成本不可謂不小。這些情境發生的機率是多少,目前沒有人知道;可能是20%,可能是10%,也許有官員覺得可以「賭一把」。但必須提醒的是:萬一賭輸了,台灣將不僅損失幾趴的經濟成長,而可能是成百上千條人命,包括因爭搶疫苖而撕裂的社會,以及人民對政府的憤怒與挫折。

世衛組織之所以不願採取「抗體計算取代臨床三期」的橋接,正是因為人命關天,在人本關懷的前提下不能輕易妥協。台灣如果僅為「扶植本土產業」的下位考量,而輕易放棄人本理念,這會是蔡英文的選擇嗎?

質言之,蔡政府的盲點,就是搞混了「施打疫苗」與「疫苗產業」的目的。疫苗產業是為了培育「未來」可能疫情的自主防衛能量,但是疫苗施打卻是為人民免於「當下」的生命威脅。沒有當下,哪裡有未來?沒有生命安全,又何來產業前景?政府的當務之急,就是極力爭取國際認可的疫苗,絕不可本末倒置!

疫苗 台灣 疫情

上一則

疫苗團熱 輝瑞嬌生任選最高35萬

下一則

新聞評論/救命神器靠民間 陳時中還搶功?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