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Delta新冠病毒病例占比激增至31% 秋季疫情恐再起

紐約長島市街邊垃圾起火 華生看直播驚覺自家寶馬燒剩骨架

新聞評論/乾旱嚴峻 蔡政府「超前部署」全是空話

南部最大的曾文水庫目前蓄水量不到兩成,從空中俯瞰已經快要乾到見底。(記者季相儒/攝影)
南部最大的曾文水庫目前蓄水量不到兩成,從空中俯瞰已經快要乾到見底。(記者季相儒/攝影)

台灣旱象日益嚴峻,各地水庫蓄水量持續探底,五座主要水庫已降至一成以下,其中德基水庫僅剩3.5%。中部地區已實施「供五停二」的限水,下一步可能「供四停三」;桃園也全日減壓供水,高雄則拚命開挖鑿井。更令人擔心的是,用水短缺將引發產業危機,衝擊台灣的「護國神山群」。

蔡政府宣稱,自去年10月起便為缺水進行連串「超前部署」,結果呢?大甲鎮瀾宮辦了祈雨法會,蔡總統也分向大甲媽、白沙屯媽祈求降雨,經濟部長王美花則臨渴鑿井,忙著到處找水、調水,呼籲節水。對此,民眾到底該怪老天無情,讓台灣面臨半世紀以來最大旱情,還是追究政府的「超前部署」空話連篇?

追根究柢,政府失能的問題,還是大過天候。這場乾旱的根源,就是政府對全球氣候變遷及台灣水資源管理的輕忽所致,一則未能在事前積極部署,二則面對危機又缺乏敏捷的因應能力,一誤再誤。蔡政府最擅長的就是「大內宣」,以文宣攻勢轉移問題焦點;但遇上硬碰硬的旱象和缺水問題,就算有再強大的網軍,能變出水來嗎?

美國風險戰略專家迪爾曼在他和雅各比合寫的《敏捷》一書中直言,面對前所未見的挑戰與生存威脅,「敏捷」是最佳對策。就組織而言,敏捷是一種基於明確目的、果斷與必勝的決心,有效地去偵測和回應環境變化的能力。這種能力,源於三項智能:一是全盤思考各種風險與不確定因素,並找出對應之道的「風險智慧」;二是遇到挑戰時,能以最適切方式即時行動的「決斷力」;三是針對眼前任務所需,迅速動用所有資源與能力的「靈活執行力」。

表面上看,敏捷似乎是一個理想化的概念;但即如二戰「諾曼第登陸」那樣高複雜性、風險無數、眾多參與者的事件,都能因為實現敏捷而獲得勝利。何況,旱災的複雜程度,遠遠不及戰爭的威脅。

台灣的缺水問題,主要是去年沒有颱風登陸,這和全球氣候變遷多少有關。但雨水不足的風險浮現時,一向缺乏「風險智慧」的政府卻不曾正視,既拿不出「決斷力」為缺水的中部地區預為籌謀,也未如台積電般以「靈活執行力」將缺水視為風險管理的一環,並積極推動強化用水效率等水資源管理。結果,當科技大廠紛紛「自力救濟」,派出水車四處找水時,政府才拿出後見之明:兩手一攤,請他們自己鑿井解渴。

蘇揆還不忘吹噓,由於政府超前部署,所以直至4月才採取限水措施。如此大言不慚,有助於紓解旱象嗎?不管政府部門捧出多少計畫書,證明自己並非無所作為;但誠如艾森豪所言:「計畫(plan)不值錢,規畫(planning)才是一切」。當外在環境變化快速,靜態計畫所能提供的對策就會失靈;所以政府不只要有計畫,更要有規畫。亦即,必須站在因應氣候變遷與水資源管理的制高點上,提升早期偵測能力,並理性推估可能缺水的區域和機率,及時提出動態的因應措施。更重要的是,領導人要有負起政治責任的決心與魄力,時時督促水資源的調度管理,才能使民眾和企業免於缺水之苦。

諷刺的是,政府迄今仍心存僥倖,認為這波旱象可因一場及時雨或颱風而得救。蘇揆去年埋頭忙於防疫,根本不把旱象當一回事;要求農民休耕只要提高補貼即可,但高科技工業缺水及民生用水不足,政府解方何在?(轉載自聯合報社論)

台灣 氣候變遷 美國

上一則

濫權法官 把女助理當按摩師、使喚幫女兒找家教…

下一則

台2機師染疫 不排除本土感染 發病前曾赴美執勤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