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克拉斯尼奇摘柔道首金 科索沃史上奧運第2金

東奧/中國第3金 女子個人重劍孫一文奪冠

新聞評論/藻礁公投 不容任何一方打假球

70餘萬份珍愛藻礁公投連署書日前送入中選會。(記者陳正興/攝影)
70餘萬份珍愛藻礁公投連署書日前送入中選會。(記者陳正興/攝影)

「珍愛藻礁公投」成案,除影響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工程,也衝擊蔡總統的能源轉型政策。連日來,政府企圖透過各種手段動搖護礁環團意志,並動員親綠學者護航。30日在中興大學舉行的溝通座談,由農委會主委陳吉仲一手主導,即遭環團批評「親綠色彩」太重;而藻礁聯盟領銜人潘忠政將與陳吉仲會面,也遭質疑是否打假球玩弄公投。

這兩場以「溝通」為名的座談和會晤,其實是去年蔡政府跳票的溝通平台「狗尾續貂」,來得太遲,如今已加入了70萬連署公民的意志,絕非環團可以擅自撤回或妥協。

整個過程,最突兀的是陳吉仲的角色,他是以什麼身分介入藻礁協調?藻礁過去屬於農委會業務範圍,但「海洋委員會」成立之後,藻礁業務已移交給海委會,非農委會管轄。若論環境保護,藻礁是環保署的業務範圍;若論劃設藻礁保護區,則應由地方政府桃園市主管。在這種情況下,陳吉仲究竟有何資格主導藻礁公投議題的溝通?何況,以其處理農業事務的斑斑紀錄,面對萊豬進口是一味擁護開放美豬,面對缺水問題則一味強迫農民休耕,他何時堅定維護過弱勢農民的權益?

唯一可解釋的理由是,陳吉仲利用的是他入閣前的社運角色,以自己的「前身」和環團人士套交情,要對他們動之以情施壓。這樣的「變身術」,其實更凸顯了蔡政府的矛盾:執政者就要接受在野和民間的監督與檢驗,否則即失去民主制衡的作用。像陳吉仲這樣因「功在民進黨」而入朝為官,主管農業卻不能造福農民,還想撈過界利用學界和環團的力量幫民進黨粉飾太平。他個人到底有什麼真正的理想和追求?

在中興大學舉辦的溝通座談,就是由陳吉仲在他原來任教的大學推動,並和曾與他一起發起「反國光石化」的莊秉潔教授主導。檢視相關參與學者的名單,環團人士直批:「親綠色彩濃厚」。以過去民進黨的社運參與,確和許多環團或社運團體建立了緊密的互動,因而把這樣的聲援關係看成理所當然。但如果社運團體變質為政治上的「挺綠」、「親綠」,從而忘卻關懷弱勢、追求公平正義的初衷,那等於使自己淪為政治附庸,失去了主體性。試想,10年前陳吉仲和莊秉潔反馬政府的國光石化案,為的是保護芳苑濕地及白海豚;而今他們卻全力替蔡政府的中油三接護航,卻不惜犧牲千年藻礁海岸,這難道不自覺矛盾與雙標?

再說,環保人士若為了特定利益或特定人情而淪為政治的附庸,等於背叛社會運動,也塗銷了自己的正當性。對陳吉仲而言,他已無多少聲譽值得顧惜,只能繼續隨波逐流。但對於其他仍置身學界的人士而言,則應在政治強流中把持自己的專業良知,切勿步上詹順貴等人損失形象還被倒打一耙的後塵。同樣的道理,也要提醒藻礁聯盟的潘忠政等諸君子:公投走到今天的門檻,已經容不得誰被政治摸頭、誰能代表和政府談判妥協;走錯一步,便遺臭萬年。

如今,藻礁只能交由公投解決,不容任何一方打假球!

藻礁 公投 民進黨

下一則

認韓國瑜選黨主席機率近半 近韓人士:家人與擁護者拉鋸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