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250萬劑莫德納到台灣 蔡英文感謝美國「患難見真情」

美贈台疫苗╱凌晨2:30拿到疫苗 外交戰背後的一群人

新聞評論╱抗旱無能!經濟部卻還在「慣老闆」

經濟部長王美花。(本報資料照片)
經濟部長王美花。(本報資料照片)

入春後旱情持續嚴峻,經濟部宣布桃、竹、苗地區自來水進一步管制,由夜間減壓八小時擴大為全天減壓供水。此舉,至少影響一百萬人的生活。中央抗旱應變中心端出升級版抗旱大餐,引起民眾強烈反彈,不滿政府眼睜睜看著旱象惡化卻毫無作為。

去年台灣沒有颱風,除七月下過一場稍具規模的梅雨,中南部無雨的情況已持續甚久。媒體引為乾旱指標的日月潭「九蛙疊像」,九蛙早已全部露出,旱象一覽無遺。不僅如此,日月潭因蒸散作用強烈,上周湖底鰱魚王的老巢竟被掀翻,近二十條超過五十台斤的鰱魚王成了漁家莊的珍饈。久旱之害,不僅民眾深受其苦,連魚類和環境都難逃災厄。

這些絕非趣聞,因為全台乾旱還在持續。新竹以南七座主要水庫告急,包括新竹寶二水庫,苗栗永和山、明德、鯉魚潭水庫,台中德基水庫,南投霧社水庫,台南曾文水庫,均進入蓄水量「十%保衛戰」。其中,曾文水庫歷史悠久且功能卓越,如今水庫乾涸見底,泥土裸露龜裂,讓人怵目驚心。

由於缺水,政府一再要求農田停灌休耕,將水留給工業和民生。目前全台由北到南,停灌面積已高達七・四萬公頃,占總灌溉面積的四分之一。去年至今,政府已發出七十多億元停灌補償經費,還填不完這個旱象無底洞。更扯的是,由於停灌補償辦法訂定得不周全,農田地主與代耕業者爭搶補償金的糾紛一再發生,鬧得不可開交。

險峻的旱象,迫使經濟部長王美花上第一線,發表「經濟部傾全力防止台灣出現缺水告民眾書」。洋洋灑灑的長篇大論,旨在說明政府過去一年抗旱的努力,並信心喊話說經濟部有能力應對後續局面。問題是,民眾要看的不是政府的抗旱宣示,要看的是政府的實際對策,以及減壓供水要到何時才能解除。但是,只要看到水利署官網上密密麻麻的停水公告,民眾會相信旱情有望紓解嗎?

台灣地區的水資源情況「多雨貧水」,受限於地形、氣候,能夠截流利用的部分不多。除了降雨、地上水、地下水、河川伏流外,不可能有其它來源,因而水資源管理必須嚴守量入為出、謹慎調度原則。在王美花的抗旱宣告中,提出取消地下水引用限制、開放鑿井等措施救急,這些調度並非不可行,但我們向老天預支各種水,日後老天都會要回去的。

我國的水資源管理本來有一套完整制度,早年中央制定「台灣地區綜合開發計畫」,從上到下分層規範,由綜合開發計畫主導下,透過區域計畫、都市計畫等落實在國土管理上。這套國土規劃制度,卻因民選縣市長各行其是自訂地方發展計畫,造成國土綜合管理的崩潰。二○一五年,奮戰二十餘年的《國土計畫法》在立法院三讀,原有機會逐步導正這個大問題;卻因立法院不敵利益團體壓力,相關計畫一再延宕,實施及落實也變得遙遙無期。

水資源管理的另一大盲點,是政府過度照顧工業,輕忽農業。農民都很認命,願在缺水時要讓水給工業;但過度「重工輕農」,卻造成政府對整體水情掌握的漫不經心,以為隨時可奪農民之水供應工業。工業用戶則有恃無恐,以為隨時可花錢買水來用,而不願費心投資加強廠區用水的再淨化及再利用。

蔡總統上月巡視石門水庫「北水南調」工程,說要調水支援竹科。但有些大老闆根本不把這些水放在眼裡,一聽到要減壓供水,就說要派水車另外買水。這不正是經濟部寵出來的「慣老闆」?

台灣 日月潭 投資

下一則

宏碁北美據點遭駭客攻破勒索5000萬 調查局立案追查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