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洲焦點/拜登先不撤美中貿協、疫苗誰先打、大選謠言怎分辨

紐約首批疫苗12月中到位 葛謨:願第一個注射

新聞評論/民進黨執政 反美豬社運進入休眠期

當年帶領反美豬美牛最力的「台灣農村陣線」,要角陳吉仲已入朝為官,坐在農委會主委位子。(本報資料照片)
當年帶領反美豬美牛最力的「台灣農村陣線」,要角陳吉仲已入朝為官,坐在農委會主委位子。(本報資料照片)

蔡總統宣布開放美豬美牛進口,她對自己前倨後恭的髮夾彎表現似乎不以為忤。同樣令人納悶的是,當年在馬政府時代曾一面倒反對美豬美牛的社運團體,如今絕大多數竟都選擇噤聲不語,彷彿他們的意志和存在目標已隨著民進黨執政而消散了。因此,社運界目前僅剩主婦聯盟和消基會等少數消費者團體發起抗議行動,其他多作壁上觀。

民進黨一執政,社運團體便進入寒冬期開始休眠?那下一次政黨輪替,這些團體會復甦再起還是就此沉寂?這是令人好奇的問題。社運界對美豬的沉默,從政治角度看並不難理解。主要是當年帶領反美豬美牛最力的「台灣農村陣線」,其要角陳吉仲已入朝為官,坐在農委會主委位子。此刻他忙著安撫憤怒的豬農,忙著幫蔡政府的決策粉飾,忙著搶修內外矛盾雙重標準的法令。他忙著幫蔡政府護航都來不及,怎麼可能發起抗議或表示歉意?

挺農民的社運領袖搖身變成挺權力的下臣,這不是陳吉仲首度背叛初衷。入閣之後,他全力護航北農高薪實習生總經理吳音寧,槓上柯文哲,到了有失農委會副主委角色的地步。去年行政院長蘇貞昌「大赦」農地違章工廠,陳吉仲對農地良田遭侵犯未挺身維護,反推稱是經濟部和地方政府的責任。今年7月,民進黨立法將法人組織的水利會強行改為公務機關,侵犯農民組合私有財產;陳吉仲也宣稱他未曾感到不安,「沒有睡不著覺」。既然對農地、農民、水利組織都可以如此不在意,陳吉仲迎合上意跟緊上級開放美豬的腳步,想必也是同樣坦然。

在「當官」和「社運」之間,角色轉換調適得如此平滑順暢,陳吉仲的表現令人刮目。這也正是蔡英文喜歡「農陣」的原因:農陣先後有曾旭正出任國發會副主委,蔡培慧擔任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吳音寧出任北農總經理。無論如何,能有一人像陳吉仲如此勇於效死支持美豬,蔡政府對農陣的「投資」就太划算了。

環保署前副署長詹順貴,也算是蔡總統對環保社運界的一大投資。這項投資一度取得不錯的報酬率,詹順貴在重啟深澳電廠的環評會議上投下關鍵的一票,讓重啟電廠的案件順利過關。誰料,後來閣揆賴清德為挽救民進黨的新北市長選情,驟然宣布深澳電廠停建。這個大耳光打在詹順貴臉上,逼得他只能悻悻然掛冠求去,留下「環保鬥士投降」的惡名。

比起詹順貴,陳吉仲應該算是更「成功的政治人物」?或「變節的社運領袖」才是更準確的形容?值得大家關切的,不是一個詹順貴的一時失心,也不是一個陳吉仲的靈巧過人,而是社運界如此脆弱鬆軟的體質。社運團體這麼容易被「摸頭」,這麼容易被「收編」,只要一人應召入朝為官,社運團體積累多年的力量和意志似乎即一夕瓦解,從此只顧著看上級臉色,只唱呼應順從的調子,不敢再有不同的意見。這麼荏弱的社運界,反映的不正是台灣民主的墜落?

長期以來,民進黨的確勤於在耕耘不同的社運領域,不論是基於在野制衡或夥伴聯盟的戰略需要,都促成民間社會的多元奔放。但民進黨二度執政後,蔡政府僅利用引介少數社運領袖入閣,即輕易讓許多社運團體失去聲音、失去活動能力,這不能不說是一件難堪而危險的事。難堪的是,這些社運團體意志如此脆弱,失去自主意識不知如何自處;危險的是,民進黨一方面大肆收編民間團體,另一方面又不斷自我擴權,民間的活力遭到蠶食不說,連台灣的民主都將遭吞噬。

民進黨 台灣 投資

上一則

蘇喊話一條心…嘉義市長:源頭不管 要政府做什麼?

下一則

黑白集/美豬只是起手式 下一個出賣誰?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