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馬斯克買推特後...裁員、清假帳號、變西方版微信?

「嘿,停手」金山60歲男為阻偷竊 家門口遭槍殺

新聞評論/星展買下花旗消金 映出台灣金改難堪事實

星展(台灣)商業銀行宣布併購花旗集團在台消費金融業務,星展台灣總經理林鑫川表示,花旗卡友預計將陸續在2023年下旬開始換卡。(記者余承翰/攝影)
星展(台灣)商業銀行宣布併購花旗集團在台消費金融業務,星展台灣總經理林鑫川表示,花旗卡友預計將陸續在2023年下旬開始換卡。(記者余承翰/攝影)

美商花旗銀行去年宣布出售台灣消費金融業務,經九個月角逐,近日由新加坡星展銀行(DBS)以450億元(台幣,下同,約16.1億美元)得標。富邦、台新、國泰等本土金控雖都參與投標,但在價格決定論下,都敗下陣來。許多人對星展可能並不熟悉,它十年前才在台灣成立子行,十年來營收成長翻上二倍。如今接收花旗270萬信用卡用戶,如吞下大力丸,它將一躍成為規模最大的外銀。

星展買下花旗消金後,許多人都在問:它何以能在競逐中打敗眾多台灣金控和外銀,脫穎而出?其中原因,與其說繫於追問銀行本身的條件,不如說是銀行的經營戰略定位差異所致。簡單地說,星展最大控股者雖是淡馬錫,但它早就跳脫「國家銀行」的角色,改為以大中華、東南亞和南亞市場著眼的國際「區域銀行」定位,這與本土金控仍聚焦本土市場或台商市場的策略截然不同。也因此,星展搶攻台灣市場的企圖心,要遠大於本土金控。

這點,也就引起了另一層唏噓。30年前,我們政府就喊出「亞太營運中心」及「亞太金融中心」的口號;20年前,台灣風風火火地進行了兩次金融改革;近十年,又喊「打亞洲盃」及「新南向」政策。然而,動人的口號一次次喊出,卻因政策腳步無意或無法跟上,政策一直停留在「口號」階段,始終未能真正落實。即使在台商西進或南進最熱絡的時期,本土金融機構的配合腳步也是保守的。

反觀星展銀行,2003年果決地將原來的「新加坡發展銀行」改名「星展」,以反映它追求成為全球性銀行的角色變化。然後,它在各國四處伸展觸角,包括2008年以百億元從台灣「金融重建基金」(RTC)手中標下被接管的寶華銀行,2012年將台灣的分行升為子行,2014併購法國興業銀行在港、星的私人銀行業務,在2016收購澳盛銀行在台港星中印五國的個人金融業務。

換言之,星展運用它特殊的國際定位,默默實踐著扮演亞太金融的串連角色,那正是台灣「亞太營運中心」的未竟之志。購併花旗消金業務,即是星展對其台灣角色環節的再擴張。原因是,一方面,它看到了自己在台灣「新南向」中可以扮演更多的角色;另一方面,當兩岸關係在惡化,星展的第三國地位未來也許能對台商提供更安全保障。

這次的併購案,也讓外界回想起扁政府時代兩次「金融改革」的歷程。第一次金改,主要在打消金融機構壞帳,提高資本適足率,三年下來改革績效值得肯定。二次金改以擴大市占率、金融機構減半為目標,粗暴實施的結果,造成「賤賣公股銀行」及「以小吃大」的亂象;最遺憾的是,元大併復華爆出扁珍收受元大馬家2000萬政治獻金的醜聞。改革竟演成貪瀆弊案,二次金改因此無疾而終。三年多前,前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曾揚言推動「三次金改」,賴清德在閣揆任內也宣示要啟動「最完整、最全面」的金改;但不旋踵,這些改革大志都隨著人事異動灰飛煙滅。蘇貞昌任內,一次也沒再提金改。

從上述的故事,我們看到的不僅是國家發展目標的消蝕及空洞化,還有政府改革政策如何淪為政客貪瀆工具,乃至於人亡政息的輕易與殘酷。尤其,兩岸關係在政黨輪替之間的詭譎莫測,讓企業與金融機構不斷受制於政治的張縮,豈可能穩定發展?看星展銀行的布局,它不僅樂於和台灣中小企業往來,也勤於耕耘本土銀行疏懶經營的南向,它贏得花旗這標絕非僥倖。

新加坡 東南亞 營收

上一則

新北寵物防疫旅館 17狗、7貓、3鳥入住 每天收費10美元

下一則

中國國台辦:洪秀柱抵北京 將出席冬奧開幕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