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3承諾都失守…拜登預算案恐「險勝」 不利期中選舉

台灣東北部6.5大地震「強度堪比921」北捷停駛

「別再叫我加油了」書寫心情 他們反擊精神病汙名

暗黑療癒系作家張閔筑認為,要與憂鬱症共處,就得像游泳,要游得久,就要不斷調整呼吸。(記者劉學聖/攝影)
暗黑療癒系作家張閔筑認為,要與憂鬱症共處,就得像游泳,要游得久,就要不斷調整呼吸。(記者劉學聖/攝影)

「我只想自由、我只想痛苦被看見、只希望其他人別像我那麼辛苦。」

「我好想死」,黃靖茹曾在臉書上多次寫下類似字句,有時她細述割腕過程,或公開手臂滲血的照片。黃靖茹說,15歲遭網友性侵後,她長期出現嚴重幻覺與自殺意念。

「都是衝動下寫的,因為情緒來的時候太痛苦。」在黃靖茹的貼文底下,有人留言勸她看開一點,或鼓勵她尋求宗教的力量;黃靖茹反感回應:「不要給我灌心靈雞湯!」

黃靖茹從六年前開始,因「循環性情感症」接受輔導諮商、用藥。這病是躁鬱症的一種,發病時,她可能兩周躺在床上,只哭,不吃、不說,割腕自殘。

1999年出生,千禧世代的她習慣在臉書上書寫心情,連同她生命陰影—性侵、精神疾病之苦,一併揭露。「大家,我躁期來了!」至今她仍會在臉書上宣布,自嘲「躁期」聽起來像「經期」一樣理所當然。但在臉書上她少了許多衝動,多了與疾病共處的反思。

黃靖茹喜歡校舍樓梯間的陽光,她常在這裡拍Instagram上的配圖。(記者許詩愷...
黃靖茹喜歡校舍樓梯間的陽光,她常在這裡拍Instagram上的配圖。(記者許詩愷/攝影)

黃靖茹說,寫出情緒起伏,是她19歲以前唯一的抒發管道。但有親友責怪她「不尊重生命」。甚至有人咬定,她的性侵經驗只是一場幻覺;還有人勸告她前男友:「她病得那麼重,你最好遠離她。」這些回應都對當年的黃靖茹造成很大的打擊,她有時躲進衣櫃裡、桌下,盡力弭平自殺意念。

「我只想自由、我只想痛苦被看見、只希望其他人別像我那麼辛苦」。黃靖茹不後悔公開病情。她現就讀社會學系,今年開設臉書粉絲專頁,繼續寫文章反擊精神病汙名。但她形容,現身就像高空彈跳,曾因此傷痕累累、自我質疑,她也擔心求職受影響。說與不說,「你在乎的人,能不能繼續支持你?這是必須評估的。」

「就好像要過勞勞工喝蠻牛,而不是讓他們休息一樣荒謬。」

「在水裡,我才能夠呼吸、自由做自己。」張閔筑今年27歲,憂鬱症病史超過10年。水下的寧靜,能讓她暫時忘記外界的評價與指教,這是她鍾情游泳的原因之一。

憂鬱症病因是多重的,心理系畢業的張閔筑自我盤點:大腦血清素分泌不足、完美主義,加上不被理解—人們老要她想開一點,「就好像要過勞勞工喝蠻牛,而不是讓他們休息一樣荒謬。」

「為什麼樂觀才是正確的呢?」張閔筑試著接納悲傷,並在大學畢業前出版憂鬱症自述「別再叫我加油,好嗎?」。張閔筑不用筆名出版,以免親身經歷被視為虛構。然而用本名出書,對初入社會的她帶來不小的衝擊。

企業被張閔筑的履歷吸引,但人資看到她的著作後說:「妳抗壓性不好,無法勝任職務。」她原以為出書是一項成就,「書的版權甚至賣到南韓、中國」;但仍然不敵精神病汙名,連職訓局講師都勸張閔筑保密。張閔筑說:「我乾脆把出書的經歷拿掉,也不讓同事知道我寫這本書。」

「九成的企業不知道怎麼處理這樣的員工。」人力銀行前副總洪雪珍說,她不建議求職者公開病史。但企業應該加強對此的認識,「不要造成員工的二度傷害。」

雇主聽到精神病史,直覺產生此人「有危險性」或「不穩定」的聯想,事實上,病情在每個人身上有不同的樣貌。曾在康復之友協會協助精神病人就業的陳俊呈,他接觸的個案不乏台大畢業的高學歷者,但要替他們爭取到面試機會仍很困難,「順利留在職場比例也非常低。」他指出,個案的認知與行為多少有些退化,需要雇主調整職務;但是大部分職場只重視績效,支持有限。

三采文化副總編輯王曉雯是張閔筑的責任編輯,她得知張閔筑求職碰壁時,對於當初沒說服張閔筑用筆名出書感到懊惱。

「我們對憂鬱症的了解太少,」王曉雯反思,「要給予憂鬱症同事什麼樣的支持、如何與他們相處,這些都不清楚。」她表示,受憂鬱症所苦的人難以上班、社交,「可是他明明能力好,很符合這份工作的需求。」

憂鬱症 臉書 性侵

上一則

吳釗燮稱台灣在備戰 綠營不滿:挑釁引戰

下一則

雙十晚會移師新竹空軍基地 蔡英文:堅守民主前線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