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聯大2758決議50年 布林肯籲各國挺台有意義參與

家得寶與百思買宣布下架兩家中國品牌監視器產品

新聞評論/號稱資訊大國 蔡政府數位治理卻落伍

台灣徒有資訊大國之名,政府數位治理的腦袋卻是一片空洞。圖為
立法院之前舉行的「台灣如何面對數位主權」座談。(本報資料照片)
台灣徒有資訊大國之名,政府數位治理的腦袋卻是一片空洞。圖為 立法院之前舉行的「台灣如何面對數位主權」座談。(本報資料照片)

最近全台民眾一再被捲入數位亂流。5倍券的數位綁定,亂象頻傳;同時又爆發高中生申請大學入學的「學習歷程」,竟有2萬多筆檔案資料因工程師按錯鍵而人間蒸發。外界難以想像,號稱「資訊大國」的台灣,政府竟帶頭鬧出一連串資訊管理的低級錯誤,顯示主政者根本罹患了數位治理的大腦萎縮症。

2019年新課綱上路後,教育部規定,每個高中生從高一起都要建置學習歷程檔案,每學期上傳到政府的資訊庫平台,作為申請大學入學的重要軌跡依據。這項政策上路兩年多來,已成為第一線教師、高中生及家長的共同夢魘。

教改的核心精神是鬆綁,新課綱精神更強調要讓學生有獨立思考能力,因此降低了高中必修學分,以便讓學生有更多探索與實作的空間。但檢視學習歷程檔案的要求,就與課綱精神完全背道而馳:不僅規定上傳的項目和手續繁多,包括學生成績、學習成果、幹部經歷等七本名冊,只要一步錯就得全部從頭再來。學生們為應付這些形式項目,幾乎無法專注於課程學習,更遑論自由探索跨領域事務。繁瑣的形式主義,大開獨立思考的倒車。

建置學習歷程檔案政策上路後,已弄得民怨沖天;但教育部堅不廢除,卻也不思修改使其簡化。教育部既如此看重學習歷程檔案,對學校上傳的檔案要求鉅細靡遺,理應謹慎維護才對。但事實卻非如此,去年底,即曾發生教師在上傳過程中遇到系統大規模故障事件;重新上傳後,又與中央課程代碼連不起來。此外,教育部的公版模組容量極小,也遭批十分「落漆」。教育部顯然未由此得到教訓,才釀成這次更難收拾的災難。

學習歷程檔案制度,是四年前教育部從南韓取經而來;然而,台灣政府複製海外經驗卻只學了半套。南韓是成立國家級的「國家教育研究中心」,負責建置、維護系統與檔案;但到了台灣,教育部因不懂資訊科技,又想便宜行事,只用少許經費委託給單一大學執行,再由大學外包給業者。如此廉價轉包下,當然難以維持系統的穩定。這次檔案消失事件,固是人為疏誤;更難想像的是,這麼重要的檔案竟沒有異地備份,教育部也渾然未覺。

出了如此嚴重的差錯後,教育部長潘文忠一味甩鍋給工程師和負責維運系統的暨南大學團隊,彷彿自己毫無監督責任。這種「推諉術」,堪稱是蘇內閣的標準風格:火車出軌一律推給包商或人為操作不當,斷橋推給機關權責不明,防疫破口則推稱沒有會議紀錄可追。如此善於推諉的政府,官員怎會有責任倫理?

政府的數位治理亂成一團,一再出醜,讓人搖頭。從口罩實名制到簡訊實聯制,從疫苗預約到三倍券及五倍券的領取,沒有一次不發生系統爆量塞車或運轉失靈的問題。更可笑的是,實聯制耗掉民眾無數時間,但累積的大量資訊因檢索困難而無用武之地;五倍券的數位綁定,竟連基本資料填錯都無法修改,徹底戳破唐鳳神話。尤其,這些預約平台系統皆由泛官股占四成的關貿網路公司得標;果然有了「官帽」保證,系統再難用、出包再多次,都能繼續得標。

台灣擁有傑出的資訊產業和人才,政府將科技運用在國家治理上,理應駕輕就熟。然而,近年不斷上演的數位之亂,卻暴露政府的數位治理落伍蒼白,只有急就章的發包委外思維,以致一遇公共事務的管理就亂象叢生。台灣徒有資訊大國之名,政府數位治理的腦袋卻是一片空洞!

教育部 台灣 南韓

上一則

張亞中爆朱立倫當面問他:你不會選高雄市吧?

下一則

張亞中談與朱立倫對話 盼下次選舉別再操作亡黨、棄保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