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俄羅斯軍隊集結烏克蘭邊境 兩國恩怨一次看

WHO:Omicron已38國現蹤 傳染力比delta強 0死

新聞評論/國家建設遭分贓 綠蟑螂何止寄生光電產業

台南市光電開發引起不少抗爭,圖為北門區蘆竹溝民眾與環保聯盟為了光電到市政府前抗議。(本報資料照片)
台南市光電開發引起不少抗爭,圖為北門區蘆竹溝民眾與環保聯盟為了光電到市政府前抗議。(本報資料照片)

蔡政府近年大推綠能,台南坐擁諸多重大開發案,成為全台最大光電熱區。由於開發利益龐大,除了企業建商爭逐大餅,各路黑道人物也前往插旗,或插手轉包圍標,或以環保之名結合地方人士強索回饋金。利益團體和派系黑道角力並非新鮮事,但發生在時尚光鮮的光電產業身上,可見民進黨執政並未使台灣的政經架構耳目一新,反而使新產業捲入惡性漩渦。「綠蟑螂」一詞之出現,即說明一切。

黑道與光電,不能不說是一個突兀的組合;再加上「綠蟑螂」,就更詭異了。這反射的正是台灣政經結構的現實:國民黨時代有過「黑金」政治,如今出現「綠黑金」也只是剛好而已,民主政治換湯沒換藥。深一層看,光電產業之所以招惹黑道及地方勢力覬覦,並不僅是利益龐大使然;而是整個政府的運作缺乏平衡而完整的法制配套,使得「發展綠能」的願景只剩下東切西割的占地及發包操作,更屢屢傳出當地居民利益遭到侵害的事件。

近年,台南市的「反光電」自救組織不斷冒出,在沿海的將軍、北門、七股、蘆竹溝四處存在。由此,人們即不難理解,中央力推的「太陽能光電」政策,到了地方如何因執行變質,而遭到當地居民的杯葛。發展「綠能」,當然是國家追求環境永續的必要手段;但一落到執行,必然會遭遇利益糾葛的問題,必須謹慎梳理。然而,新一代的民進黨執政者卻往往口號掛帥,或心存私念,藉此發展自己的周邊勢力。如此一來,龐大的利益瓜分不均,必然會碰到反彈。

更嚴重的是,政治人物或企業在利欲薰心的誘惑下,一些打著「綠能」為名的開發案,卻做出了侵害環境的惡行。即以台南所見的事件為例,像蘆竹溝即是政府以「地層下陷」為由,將當地畫為不利農業使用,而允許被開發作為電場種電。然而,許多人世代在此養蚵,他們是漁民而非農民;土地一被開挖作為電場,勢必造成水域汙染,居民因而組織自救會抗爭。再如七股沿海,有業者使用欺騙手段迫使漁民離開,有業者不遵守約定任意砍樹,破壞當地潟湖濕地林相。這些劣跡,都是假開發光電之名行破壞環境之實,但政府對此毫無約束,只能任憑當地居民自力救濟對抗。但從光電開發商的角度看,黑道圍事轉包工程,或「綠蟑螂」介入索討回饋金,均大大增加其開發成本並影響開發進度。

所謂「綠蟑螂」,其實是一語雙關:一層是指假藉「環境保護」為名,以仲裁者的身分協助索討回饋金的特定人士;另一層,則是指打著民進黨旗號,在不同利益圈穿梭牟利的人。這種現象,近年並不罕見。在蔡政府任內,不論是如火如荼推動的風電及光電建設,以及8年8800億台幣(約313億美元)的前瞻建設計畫,都是金額驚人而鮮少受到有效監督的國政建設。當這些肥沃而甜美的大餅,被切割成一個個工程往下招標發包時,必然引來各種蠅蟲群聚爭食;只要主其事者手稍一偏,利益會落入誰的囊袋之中,幾乎是可以預料的事。

當國家的建設願景被政商團體解構成分肥,當招標被簡化成發包,分贓圍事就是必然。也因此,台南的光電產業遭到黑道勢力和綠蟑螂圍噬,也就不是太令人驚奇之事。這和政府的宣傳標案大量流入綠營周邊文宣公司,以及高端疫苗受到不當的呵護,並無二致。說穿了,當執政者的信念蕩然,官員心中只有黨派之私,不再有國家體制與廓然大公精神,綠蟑螂橫行勢無可免。

綠能 民進黨 台灣

上一則

新北寵物防疫旅館 17狗、7貓、3鳥入住 每天收費10美元

下一則

波蘭捐贈台灣40萬劑AZ 運抵桃園機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