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通膨壓力仍在 一元店拓展生鮮食品吸客

一洲焦點/拜登國情咨文、美國與世界分享中國氣球內情

大屋頂下/義務役使國防面對民意 難比以色列 不作烏克蘭

義務兵役將改制至一年。我認為,其意義尚不只在軍事備戰的層面,更重大的效應是將使得我們的國防政策與民意及民主發生更密切與真實的聯結。

每次有關於兩岸戰爭的民意調查時,就會出現類似以下的問題:你願不願為中華民國而戰?你願不願為台獨而戰?美國會不會介入?台灣能撐幾天?你支不支持美國的「刺蝟」戰略?你支不支持兩岸和平交流?你覺得台灣在巷戰有勝算嗎?你贊成止戰避戰比備戰迎戰重要嗎?林林總總。

在戰爭看不到影子時,可用直覺回答這些問題。但當為了迎對極可能發生的戰爭而延長兵役時,觸動了國人更深刻的思考,就須嚴肅地用鐵與血來回答問題,其效應就是使得我們的國防政策較有可能直接面對民意的檢驗。

大家當兵,大家參與國防,大家對國防有意見,因此就影響了國防的內涵。

二○一三年七月發生的洪仲丘事件,可稱是歷來所見兵役問題與民意聯結的最重大事件。促生了「八月雪運動」,並引爆多次巨型街頭遊行示威活動,以白衫軍自命,接著導致軍隊內部多項改制,甚至將「陸海空軍刑法」的偵審體制移交司法機構承理。

各方迄今對洪仲丘事件的評論不一,但這無疑是兵役問題與民意的真實聯結。而洪案只是因一軍中懲罰事件而觸動,則未來在兩岸隨時皆可能爆發戰爭的陰影下延長兵役,將牽涉到上至「為誰而戰/為何而戰」的形而上問題,下至「誰作刺蝟/如何巷戰/代理戰爭」的實戰爭議,若非也能經過民意及民主的錘煉,這樣軍隊恐怕沒有投入戰場的基本條件。

因此,當家家戶戶的子弟皆將進入軍隊,且愈來愈有可能面對戰爭時,我們的國防政策及兵役運作勢將受到民意與民主的檢驗。

延長役期是勢在必行。一、這是美國的主意。美國在公開及私下皆要台灣延長兵役以「自我防衛」,蔡政府躲不過去。二、若不延長兵役,中共更不相信台灣在備戰,因此作也要作給中共看。三、若不延長兵役,台灣人民也不相信蔡政府在備戰,因此作也要作給大家看。所以,勢在必行。

然而,僅僅延長役期至一年,顯然也只是擺出一個不能不作的姿態。因為,依據各方的預言,兩岸一旦開戰,極可能會一路朝向「巷戰/不對稱戰爭/決戰境內/戰至一兵一卒/刺蝟」的極端發展,則若僅以一年役期的兵役備戰,當然尚未窮盡台灣的可能,恐也難有勝算。

以各方對未來兩岸戰爭實況的想像來看,台灣的備戰,不能僅只是延長一年役期,而是必須建立一個「軍民一體/平戰一體」的系統架構。也就是說,應朝以色列模式思考。

以色列,青年滿十八歲,男服役三年,女服役兩年。往往先服役,再上大學。服役期間,除培訓軍事技能,也因材施教各種專業才能。因而兵役不但與國防聯結,也與社會經濟發展及個人生涯發展聯結。軍隊的人際關係往往成為未來職場組合的基礎,以色列所以成為十分成功的「新創事業」王國,軍隊即是孵化器。以色列人皆視兵役是人生的恩典與光榮。

再者,兵役也是以色列型塑國民意識的重要歷程。在哭牆前共同思考以色列「亡國/復國/衛國」的血淚歷史,成為更團結的國家及更堅強的軍隊。這樣的國防,已與民意及民主深度聯結。

以色列以兵役為整個國家的整合機制,台灣至少不要因兵役而使國家及個人的發展反而出現破壞及碎片化。

尤其,新制兵役不知是否仍有「莒光日」(這個名稱本身就是一個爭議)。當整個國防趨向「平戰接軌」時,在平常社會都不能得到解答的「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的爭議,未知能否在軍隊中得到比較趨同的答案?

以色列的例子提醒大家:台灣如果沒有以色列那樣「平戰一體」的國家意識,恐怕就沒有打這場兩岸戰爭的條件。但是,以色列能,台灣也能嗎?

台灣不是以色列。兩岸關係與以阿關係不同,台灣的內部政治也遠較以色列複雜。以色列最重要的國防基礎在堅實的國家意識,但台灣政治的現狀卻是:中華民國國軍一方面唱「風雲起,山河動」的黃埔校歌,另一方面蔡政府卻四出去拆「國民革命軍之父」蔣中正的銅像,豈不矛盾?又,蔡英文一方面說青年是「天然獨」,另一方面卻要強制延長「天然獨們」在中華民國國軍的「義務」役期,莫非笑話?

如何平戰一體?我們在民間社會中以台獨撕裂了這個國家,將如何奢望能用中華民國來整合軍隊?我們總不能以「因台獨而分裂的民間社會」加上「用中華民國而整合的國軍」,來迎對這一場兩岸戰爭吧?

台灣最大的平戰衝突是:民間社會因台獨而嚴重撕裂,但在國防上台灣卻絕不可能成立一個以台獨為目標的台獨軍隊,而終究仍必須以中華民國軍隊來捍衛中華民國。此一平戰衝突必須解決,如果在民間社會做不到,至少必須在軍隊做到。

這些疑問,很可能隨著戰爭的警訊升高、隨著役期延長,從千家萬戶進入了軍隊。而未來世代的青年,他們經過「洪仲丘事件/太陽花事件」的衝擊,對國是的看法比較分歧,對國民權利義務的概念也比較細緻。比如說,往年軍隊曾規定超過攝氏卅二度即停止出操,就是對「民意」的回應。

然則,在義務役新兵將成為部隊的主體後,當他們用「洪仲丘意識/太陽花思維」來品評軍隊與國防的高深運作,而不止是攝氏卅二度是否出操,勢必帶進來許多民意與民主的元素,而將相當程度地影響到國防與國家的方向。比如說,為誰而戰?為何而戰?大家當兵,由大家回答。

平戰接軌,絕不僅指軍事戰備的平戰一體,尤其是指國家意識的平戰一體。

當義務役男拿起槍桿準備與對岸打仗時,必須有人告訴他們的「義務」是什麼:到底是為中華民國而戰?為台獨而戰?或為作為美國刺蝟而戰?

何況,台灣為什麼突然走到要延長兵役、準備戰爭的今天?台灣有無止戰避戰的方法?若有,卻如此翻天覆地,只為了擺出一副將準備作一隻刺蝟的姿態給大家看,這難道符合台灣民意及民主的期待?

說到底,一個操弄台獨的政府,若要大家為中華民國而戰,有無正當性?大家當兵,由大家回答。

面對兩岸戰爭,台灣應有兩個高度覺悟:一:台灣不能作烏克蘭。二、台灣作不到以色列。

以色列 中華民國 中共

上一則

今年雙十慶會創3個首例 京都橘高校表演獲好評

下一則

英國QS亞洲大學排名 台灣大學唯一闖入前20強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