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罕見回應川普歧視言語攻擊 趙小蘭:足以透露他的淺薄

拜登挺香港 延長保護在美港人不被驅逐兩年

大屋頂下/嚴肅面對「中國方案」(中) 兩個中共的自我革命

本文(上)篇論及,中國以大國與強國之姿立足國際,必須對人類文明及世界歷史提出「中國方案」。

中國方案除了落實治理效果,也必須維持道德高度。亦即,不能只經營中國的「特殊國情」,也應在「普世價值」上建立起文明風範。

「馬列主義基本原理」也許可以維持在中國「特殊國情」的專政,但絕無可能成為「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道德旗幟。

中共堅持「馬列主義基本原理」,已成國際間疑懼及敵視中國的主要原因,因此絕無可能成為「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方案」。

中共自詡為21世紀的馬克思主義者,但難道整個廿世紀馬列主義對全世界及全中國的教訓還叫不醒你?不可思議。

2017年的影集《人民的名義》是為中共19大鋪墊,今年1月的《零容忍》也有為20大鳴鑼開道的用意。兩片皆呈現許多奇貪巨腐的事蹟,反映出中共在「馬列主義基本原理」專政治理下的真貌,嘆為觀止,不禁驚詫於「中共竟然腐敗到這種地步!」;然後,再炫耀中共倡廉反貪的鐵腕,除惡誅奸,又令人不禁讚嘆「中共真有肅貪反腐的決心!」

這正是中共左手打右手的專政循環。

黨的18大以來,以近年被指為「野蠻生長」的阿里巴巴、滴滴出行等平台經濟、「無序發展」的教培產業,及演成爛尾的房地產問題來說,無一不是中共曾經標榜的政績,其原因主要是專政體制所形塑的權錢勾結所成就。因為,除了中共的專政,中國絕無任何其他力量能夠使情勢「野蠻發展」至此境地。

同樣的,螞蟻金服在香港IPO前夕突然退場、滴滴出行轉眼紐約下市,教培產業斷崖跳水等,也只有中共的專政才能對自己一手造成的「野蠻發展」加以如此「野蠻懲治」。

中共的專政不但壟斷了如何造就「野蠻」的特權,也壟斷了如何定義及懲治「野蠻」的特權。

因此,今天是萬民景仰的民營企業明星「馬爸爸」,明天就成了千夫所指的「叛徒/吸血鬼」。

這就是野蠻的左手打野蠻的右手。

其實,這只是「文革模式」的一再翻版。毛澤東塑造了「兩個中共」,一個是他代表的無產階級中共(甲中共),另一個是劉鄧等「走資派」的黨中央(乙中共),毛澤東以他的甲中共打另一個乙中共。砲打司令部,左手打右手。

《人民的名義》及《零容忍》,亦是異曲同工。駭人聽聞地揭露出一個「野蠻腐敗的中共」,然後當局再以「打撃野蠻腐敗」的「另一個中共」自居,以「好中共」打「壞中共」,取悅社會。

問題是,善惡的標準如何決定?完全靠「四個意識/兩個維護/兩個確立/不可妄議中央/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來決定。

專政壟斷了惡的特權,也壟斷了善的特權。這當然是專政的力量,卻也是專政的風險。

這套善惡標準,反貪裡面藏著肅反,在法庭上公然進行,儼然成了中共權力鬥爭機制的新發明,也就不必訴諸毛式公審了。

專政產生腐敗,腐敗支撐專政。中共一方面不肯交出必然造成腐敗的專政,尤其另方面更不肯交出制衡腐敗的權力,亦即不肯將懲治貪腐交給民主。

因此,「自我革命」成了新的高頻詞。自我革命,就是拒絕在中共建制外存有監督與制衡的力量。正如《人民的名義》及《零容忍》中的懲貪情節,不可能出自民主及獨立司法的制衡,或出自自由媒體的吹哨,而只能出自中共的政治選擇,亦即出自權力與利益鬥爭的選擇。

自我革命,就是一個自我標榜的「好中共」,去「革」另一個被標籤化為「壞中共」的「命」。例如,毛澤東既然是善,劉少奇、鄧小平就必須是惡。

這不但可能斷送了社會的生機,也必定扼殺了黨的活力。當「反腐」演成「換腐」的循環,也就成了「甲中共」與「乙中共」權力及利益反覆鬥爭的周期率。這其實是一套鬥爭模式,卻成為一套治理機制。永遠執政,就成了永遠鬥爭。

最後只能用「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來凍結鬥爭。

一次的「唱紅打黑」,孕育下一次的「紅黑換位」,然後再來一次「唱紅打黑」。循環往復,這就是中共炫耀的「自我革命」?

其實,中共改革開放獲致重大成就,無人可以否定華國鋒等人在懷仁堂臨門一腳的千古功勛,更因出現了「小崗村式」冒死違反當局的民意,也更因黨內出現了像胡耀邦主張「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那種推翻「兩個凡是」的多元思考。甚至,無可否認,六四風潮也絕對是將中共推向大步改革開放的重要動力。

由此可見,改革開放的成功,主因可謂就在朝野一同「妄議中央/妄議馬克思與毛澤東」,亦即成功自黨內及民間的思想解放與多元參與。

毛澤東的「惡」不能靠專政而永續維持,改革開放的「善」卻是因多元及民主而深植人心。

如果把馬列主義切成一段一段,當然在個別段落中能找到道德依據或治理處方。但這個以國家、政府、政黨、階級最終皆必將趨於消滅的烏托邦,卻以無產階級專政與階級鬥爭為「過渡」的政治手段,可證從系統結構來看,馬列主義根本是一個自相矛盾、自欺欺人的騙局。中共難道想要玩弄千秋萬世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

說到底,中共主張「馬列主義基本原理」,主要是作為一黨專政的依據,但這只是自說自話,不可能為專政增加任何正當性。尤其,中共若對外標舉「馬列主義基本原理」,更不可能成為「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道德號召。

中國如今因全民在改革開放上的努力已取得舉足輕重的世界地位,中共即應以更高的文明表現來回饋中國人民,並應當建立起一套能夠支撐起「普世價值」的道德風範以匹配中國的世界角色。

必須先完成「中共的自我救贖」,始有可能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中共若能走上正路,中國就能走上正路。以中國的體量,中國若走上正路,就必有可能引領世界走上正路。

如此,對中國人民才是報答,世界也才會歡迎中國的崛起。

「自由是人性的本質/民主是文明的方向」。中共雖不能一蹴而至,卻應當心嚮往之。

這應當是「中國方案」不可或缺的內涵。中共不要畫地自限,不要糟蹋了中國。

中共若以「馬克思基本原理」作繭自縛,如何奢言自我革命?

中共 滴滴出行 六四

上一則

「解凍格陵蘭」紀錄片紐約首映 台灣團隊極地直擊

下一則

世界OnAir/人間正是「鬼地方」台作家陳思宏寫家鄉羈絆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