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大選變天 社民黨以1.6個百分點險勝梅克爾政黨

美西各州醫療瀕崩潰 被迫選人治「康復率大優先」

國安vs人權 守住界線免淪政治打手

新黨青年軍王炳忠(右4)、林明正(右3)等人涉犯國家安全法案件,台北地方法院28日一審宣判,判5名被告都無罪。(中央社)
新黨青年軍王炳忠(右4)、林明正(右3)等人涉犯國家安全法案件,台北地方法院28日一審宣判,判5名被告都無罪。(中央社)

新黨被控違反國安法發展組織罪,檢察官起訴稱是防國家安全被危害;然而台灣身處特殊政治環境,主張統一、獨立,各擁支持者。檢察官維護國家安全,要清楚畫定叛亂與集會結社自由界線,才不會背負政治打手罵名。

台北地院合議庭依憲法高度,判決新黨案被告全部無罪,判決所指的「中共政權未放棄武力統一台灣」是事實;但換個角度思考,如果主張台獨勢力擴展,把台灣帶到戰爭邊緣,為了國家安全,檢察官該怎麼「辦」?

檢調偵辦新黨案,解密陸生周泓旭的電腦、手機存檔資料,認定新黨成員收取中共資助、幫中共在台建立人脈、發展組織。但檢察官堆砌出的「犯罪事實」,有其他佐證?還是看圖說故事?

危害國家安全是何其大的指控,檢察官動用偵查權,須有真憑實據。當檢方起訴的依據,僅是電磁紀錄轉檔而成的書面證據,查的又是在野黨,難免讓人質疑是思想檢查;如果欠缺足夠事證,就可能落得羅織入罪的評價。

民主法治國家,最忌諱以司法權干預人民思想自由等。北院的判決,特別從憲法高度論及國安法「發展組織罪」的適用準則,須對國安有「具體危險」時才可處罰,等於畫出紅線,也可供偵查機關在國安與人權間求取平衡。

台灣 中共 手機

下一則

新北寵物防疫旅館 17狗、7貓、3鳥入住 每天收費10美元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