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英智庫:美國宜促進歐洲對印太安全做出正式承諾

最新/南卡州共和黨初選 川普擊敗海理

新聞評論/蔡英文提名的大法官 只是政權護衛隊?

蔡英文總統提名的大法官引爭議。(記者許正宏/攝影)
蔡英文總統提名的大法官引爭議。(記者許正宏/攝影)

蔡英文總統任內最後一次提名大法官,名單一公布,隨即爆出被提名人尤伯祥曾教唆偽證的黑歷史,民進黨立委蘇治芬用「令人震驚」形容對此提名人選的感受。蔡總統過去選擇的大法官,著重政黨顏色、政治正確,如今連有妨害司法正義紀錄者都雀屏中選,「震驚」已不足以形容其駭人程度。

裹著「太陽花學運律師」的華麗外衣,尤伯祥獲提名為大法官,總統府對他的介紹稱:長期投身公共事務,參與人權保障、司法改革及轉型正義等民主深化工程,政治經驗豐富。過去他多次參與以司改為名的案件,以「人權律師」之名出任蔡政府這幾年的司改國是會議、促轉會等委員。但民進黨大概沒想到,向來被視為自己人的尤伯祥,竟曾在民進黨大力攻擊的雲林縣前縣長張榮味被起訴的雲林焚化爐案中,為同案共犯辯護,還被法官、檢察官指控他在該案辯護過程中教唆偽證。

尤伯祥雖以抹黑、人格謀殺回應質疑,但從當年判決書內容,明確點出證人在出庭作證前,先跟被告律師尤伯祥討論上法庭要問的問題、證人該怎麼回答,證人的證詞因而被認定是虛偽陳述而不可採。

對職掌解釋憲法、理應地位尊崇的大法官,蔡總統寧可捨其他擁有更高評價、在憲政論述上始終如一者,而選擇披著司法改革外衣,卻做出妨害司法公正的齷齪行徑者。難怪連曾起訴藍營政治人物弊案的檢察官也說,這等人品,一路透過訴訟案件的包裝,以及對於政治事件發生結果的正確判斷,成為大法官的被提名人,除了擲筆嘆息外,還是擲筆嘆息。更難怪法官論壇上有人感慨:一個被質疑有教唆偽證之嫌的律師,成為蔡總統眼中適合的憲政解釋者,是要多低的標準,才做得出這樣的選擇?

法官與檢察官們的一連串嘆息聲,道盡許多法律人對當今政權選擇大法官標準的百般無奈。更可悲的是,這樣的大法官人選,正好戳破蔡政府這幾年包裝在司改與人權下的虛偽,早已取代司法應有的清明公正價值。

大法官的提名任命,雖是總統之權,可以有其偏好,但蔡總統上任後提名的大法官,被外界質疑同質性過高、政治意識形態相近,因而在許多高度政治敏感性的釋憲案上,大法官如同成為執政黨毀憲亂政的最佳後援。不管是前瞻計畫、農田水利會等釋憲案,還是年改、黨產條例等小法官都覺得有違憲之虞而主動聲請的釋憲案,或是攸關民眾健康權、中央與地方分權之爭的萊豬釋憲案,在蔡系大法官們力挺下,全都作出符合執政黨最佳利益的釋憲結果。

最諷刺的是,蔡總統任內3度提名的大法官,選擇包括多位反服貿、聲援太陽花運動的學者、律師。這些人過去經常高喊重視程序正義、對抗威權、保護弱勢等口號,但擔任大法官後,卻都成為當權者最佳護衛隊,任由蔡政府日益擴權、專權,昔日的反威權者,如今服膺掌權者意志,更成為助長新威權的力量,如何不令人嘆息!

民主法治國家中的大法官,之所以重要,在於當國家憲政、法律發生爭議時,大法官是最後一錘定音者;大法官因而被視為是憲法守護者、人權保障者,更是法律人視為最高榮譽的職位。遺憾的是,大法官在蔡政府眼中卻宛如工具人,選擇標準只看是否符合黨意,而非對憲政理念、公平正義的堅持。這樣的名單,何止敗壞國家名器,甚至比威權時期還不堪,也難怪連獨派學者都批評,蔡政府早已變成民主大倒退、法治大崩壞的新黨國。(轉載自聯合報社論)

大法官 提名 民進黨

上一則

他家的神明廳有「雙貓」坐鎮 網友暴動想參拜:獻上罐罐

下一則

郭台銘兩度想角逐台總統大位 最後都成無言結局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