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工會談判瀕臨破裂 紐約時報將迎歷史性大罷工

華社車禍統計 布魯克林日落公園72分局轄區最危險

新聞評論/當時代失去力量 小黨還要當政治色盲小綠?

時代力量前立委黃國昌。(本報資料照片)
時代力量前立委黃國昌。(本報資料照片)

台灣歷次選舉,除了藍綠對峙,不少小黨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但影響力則浮浮沉沉。以這次選舉為例,歷經分裂危機的時代力量,已失去吸引眼球的力量;相形之下,民眾黨則以新政黨姿態在若干地區與藍綠爭鋒。在新竹市,藍營重量級地方政治人物表態支持民眾黨的高虹安,喊出共同「下架民進黨」的目標;此舉能引發多少效應,頗值得觀察。

值得玩味的是,這次選舉民進黨的「黑金治國」形象意外浮出檯面,幾度揭露民進黨政治人物與黑道往來瓜葛的吹哨者,正是前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從江聰淵、蔡適應與黑道過從甚密,到警大校長陳檡文和角頭老大出入私人招待所,再到英系要角黃承國介入都更及違建爭議,都出自黃國昌之手。黃國昌並痛批,蔡英文助選時還高喊「終結黑金,贏回正義」的口號,根本是在侮辱台灣人民的智商。日前,黃國昌更現身黃珊珊的市長造勢舞台,並宣布「加入黃珊珊團隊」;此舉,讓綠營大罵他「背叛」。

與黃國昌的轉向形成對映的,則是宣布不再參選連任的無黨籍台北市網紅議員「呱吉」邱威傑。呱吉最近在直播中猛批,陳時中背後的團隊,是英系要角黃承國等一票黑道角頭及地方勢力組成,是民進黨「最邪惡、最黑暗」的集合,像蟑螂般讓人惡心。他用詞之辛辣,甚至超越黃國昌。所不同的是,一番義正詞嚴的批評之後,呱吉卻說自己的一票「一定投給陳時中」,這是痛苦的決定,希望英系這批人在蔡英文下台之後「自然消滅」。

黃國昌和呱吉都批判民進黨黑金治國,應該是基於他們的良知與正義感,覺得無法繼續坐視。黃國昌加入黃珊珊團隊,究竟是他個人的選擇,或者如某些人解讀的「黃白橘聯盟」成形,仍有待觀察;至少,目前仍未聞時代力量對此表態。至於呱吉的反應,則更讓人不解:他分明看到了民進黨的墮落,卻又決定以身相許,這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作祟嗎?最莫名其妙的是,當過議員的人竟說出希望邪惡蟑螂「自然消滅」之語,這算什麼智慧之言?

時代力量對於黃國昌加入黃珊珊團隊遲未表態,或許是過於意外而不知如何反應,或許是已與黃國昌漸行漸遠,而覺得沒有必要回應。無論如何,時代力量近年來的分裂危機從未停止,癥結一直是在「當小綠」及「不當小綠」之間拉鋸內訌,政黨方位感幾已錯亂。這也正是時力最大的軟肋,儘管某些人、如現任主席陳椒華在立法院仍有些專業戰鬥力,但時代力量初成立時所企圖標舉的「時代」和「力量」之雄心,如今已潰不成形。2020年的立委選舉,時代力量席次從五席掉為三席,退居國會第四大黨,加上徐永明涉弊、退黨潮不斷的打擊,這個黨早就失去了撐起一個新時代的理想。

四年前柯文哲與民進黨割席,應該也是受不了民進黨把他當成「小綠」支使的霸道。問題在,民進黨高舉著抗中、本土、民主先行者等神主牌,又有完全執政的大權襯托,自主意識薄弱的小綠無法掙脫這些政治迷幻,就只能盲目地跟隨,即使眼睜睜看著它違背民主自由原則也毫無警覺。那些執著以「小綠」自居的時力成員,包括痛斥黑金卻堅持投綠的呱吉都是如此,他們在長期的藍綠標籤下,失去了對真實信念的追求,變成了沒有現實知覺的政治色盲。

這次選舉很乏味,因為就連在野黨都提不出認真的改革訴求。當時代已經失去力量,還有人要「含淚投票」,豈不愚昧!

民進黨 陳時中 蔡英文

上一則

華府智庫:台今年和2024選舉 民進黨掌握優勢

下一則

減肥者瘋搶「瘦瘦筆」 25萬糖友苦缺藥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