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英央行反向購債 道指反彈548點

眾院接力 共和黨議員提台灣政策法案

新聞評論/潦草熄燈 邪惡平反 促轉會爭議難息

曾惹出「東廠」爭議的促轉會30日拆牌走入歷史,促轉會的表現遠不及當初人民對它的期待,它帶來的爭議更是久久難消。(本報資料照片)
曾惹出「東廠」爭議的促轉會30日拆牌走入歷史,促轉會的表現遠不及當初人民對它的期待,它帶來的爭議更是久久難消。(本報資料照片)

成立4年的「促轉會」30日走入歷史。熄燈前,促轉會積極趕業績,除提出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建議,刑事撤銷了520農運、美麗島等14個案件,並提交177萬字的總結報告。但數量不代表質量,促轉會的表現遠不及當初人民對它的期待,它帶來的爭議更是久久難消。

在最新一批「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名單」裡,包含了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然而,施明德對自己被「平反」,卻重話批評是「邪惡作法」。他認為,促轉會不盡本分釐清歷史真相,反利用「假平反」當業績交差了事,形同再次羞辱反抗者是罪犯。施明德自認是「政治良心犯」,不需任何平反;他也直指促轉會的失敗,在於「動機不正,人選不對」。

曾任民進黨主席、也是台灣繫獄最久的政治犯,施明德的批評一針見血。不同於其他美麗島世代同志在朝任官,施明德淡出綠營十多年,與民進黨已無政治或利益瓜葛;他對轉型正義的看法,實直指蔡政府盲點。

施明德所指的「動機不正」,確實是促轉會難以自圓其說的問題。台灣自國外引入「轉型正義」的概念,但落到執行層次,不斷因政治考量而變形走樣。尤其,蔡政府近年來陷入「黨國不分」的泥淖,完全忽略了轉型正義在台灣應有的宏觀歷史視野。在首任主委黃煌雄去職後,促轉會即淪為低層次的執行機關,只看民進黨黨意行事,旨在削弱國民黨統治正當性。因此,也就嗅不到「轉型」或「正義」的氣味。

四年前副主委張天欽的「東廠事件」,是促轉會失去正當性的主要轉折點,也暴露促轉會一開始即因用人不當而結構歪斜。正因蔡政府對促轉會的「動機不正」,遂有「人選不對」的問題,從而引發促轉會的形象敗壞,最後則因認知褊狹而一路崩塌。蔡政府雖兩度讓促轉會延任,但已積重難返。

促轉會內有所謂「除垢派」與「和解派」的路線之爭,但在一批相同史觀、相同政治立場的人把持下,無論哪一派得勢,其實已無太多差別。試問,被少數人論述壟斷的正義,怎可能是真正的正義?一味追求民進黨意識形態的史觀,又如何還原歷史真相?

在旗幟鮮明的政治立場下,促轉會的運作亂象不斷。以促轉會最引以為豪的「平復司法不公」為例,幾乎做到「只要涉及政治,就撤銷司法判決」的地步。因此,被促轉會「平反」的「政治受難者」,多人竟也名列中共「烈士」名單,豈不荒謬?至於要求「移除兩蔣銅像」,不但地方政府有意見,連中央部會的國防部、退輔會也不埋單。類似爭議,層出不窮。

若堅持是出於擇善固執也就罷了,但促轉會明顯存在雙重標準。例如,對於檔案解密,促轉會一直將矛頭對準情治系統,卻不願要求有權解密的蔡總統下令。為了獲取所謂「政治檔案」,甘冒大不韙進入政治大學「封存」相關檔案;但對於民進黨前主席江鵬堅、台南市長黃偉哲、立委黃國書等人過去是否為「威權政府的臥底」,促轉會卻左閃右躲,支吾其詞。它想幫民進黨遮掩什麼?

促轉會的設立,原是為「落實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事實上,它卻成為台灣回歸憲政體制後最大的「違章建築」之一。在走入歷史後,促轉會的業務將由行政院的「人權及轉型正義處」承接。以蘇貞昌的剛愎和僚氣,當他說會「承擔責任」時,帶來的是更多的疑慮。促轉會並未實現正義的落實,而掌權者仍可以繼續藉口轉型正義來打壓人民,鞏固政權。

民進黨 國防部 國民黨

上一則

一洲焦點/校園槍案再現、拜登有失言嗎?初選看川普實力

下一則

台確診反彈「疫情下降沒這麼快」估7月底單日跌破萬例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