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為何激起「白紙革命」?烏魯木齊延燒出反封控之怒

不見得是長春藤?讀這些大學 進矽谷大公司機率高

新聞評論/譏地方叫不動醫院 衛福部看好戲?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王必勝指地方叫不動醫院,是平常沒打好關係。(記者蘇健忠/攝影)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王必勝指地方叫不動醫院,是平常沒打好關係。(記者蘇健忠/攝影)

4月疫情爆發至今,台灣已逾80萬人確診,244人死亡。這段期間,政府政策拿捏不定,民眾要快篩沒快篩,病患要藥物沒藥物,陸續有幼童和長者在求醫途中喪命。在此時刻,衛福部醫福會執行長王必勝竟大打雙北市的官腔,說與高雄、桃園相比,雙北明顯叫不動地區醫院和大型教學醫院,只能靠市立聯合醫院體系苦撐。此話一出,不僅惹怒雙北市長,民眾更是罵聲不絕。

2年多來,蔡政府指揮地方防疫,總是一副高高在上之姿,甚至對藍綠縣市採取差別待遇。例如快篩試劑的發放,明明雙北才是重災區,需要重點防控,卻偏偏是高雄獲得2倍的試劑量。這波災情,雙北因人力物資均告吃緊,不斷提出各種放寬篩檢認定及居隔模式的建議,卻不斷遭到陳時中打槍。台灣疫情瀕於失控,和中央把雙北「置之度外」的態度不無關係,影響所及,整個北台灣都連帶失守。

王必勝譏諷雙北「叫不動」地區醫院和大型教學醫院,言下除充滿上對下的不屑,更帶有「看好戲」意味,令人反感。事實上,從行政權責的事理檢視,這恰好證明衛福部的推諉怠忽。第一,調度大型教學醫院的資源和人力設置大型快篩站,本來就是中央的職責;衛福部遲至疫情爆發1個多月後才發動,當然是失職。第二,衛福部不協助地方部署也就罷了,竟還冷嘲熱諷,難道蔡政府管轄的國土不包括雙北?第三,防疫成效良好時,蔡政府就逕自居功稱「超前部署」;擋不住疫情時,就把責任推給地方政府防疫不力。天下有如此便宜的中央執政嗎?

人們尚未忘記,王必勝去年底才爆出婚外生女的緋聞,當時他靠著陳時中的力挺,船過水無痕地繼續任職,繼續指揮防疫。這次,他藉機指責雙北部署不力,無論是「知恩圖報」或僚氣未改,都讓民眾感到怒不可遏。不僅如此,健保署長李伯璋去年底也傳出與乾女兒的緋聞,亦因陳時中護短而不了了之。衛福部對待高官的私德,縱有一套異於社會的標準;但看在民眾眼裡,誰不對如此官緘敗壞而又官官相護感到可鄙?

近日,柯文哲為了快篩確診者給藥的問題,與健保部門發生了一場奇特的口角。柯文哲說,政府如果規定要PCR陽性才能給藥,台灣一定會死很多人;他不客氣地說,「台灣醫界被健保局控制住」。不料,健保署反嗆柯文哲罵錯人,稱自己並非權責單位,口服藥是「疾管署」管轄。對此,柯文哲直白回應:「管你是健保署或疾管署,反正都是中央政府的事」。以衛福部的推諉慣性,各單位如此推來推去,就是沒有人想解決問題吧!

這些現象,在最近的快篩試劑進口審核中,已經一目了然。首批唾液快篩3000萬劑的獨家代理,衛福部送給了「高端」家族的「福又達」公司,毫不避嫌。至於其他鼻咽快篩試劑的核准進口廠商,名單更不可思議:除有「小吃店」變身的高登生醫公司,有「電玩遊戲」業者變身的因思銳,還有「動物藥商」變身的弘朗生技,公司地點設在屏東潮州的一家農舍。其中多家都是資本額僅數百萬的公司,卻獲得數億元標案;一被揭發,立刻棄單。

如此劣跡斑斑的衛福部,推諉卸責是常態,私德敗壞若無睹,靠著互相包庇就能瞞天過海。在百姓性命交關之際,高官對藥物及試劑的審核竟還涉嫌徇私圖利「綠友友」,放任無品業者得標;一轉身,卻對地方政府大打官腔。如此僚氣薰天的衛福部,讓人不敢置信!(轉載自聯合報社論)

健保 疫情 防疫

上一則

台灣第一AV女優登BBC 吳夢夢:覺得錯卻無法克制

下一則

一洲焦點/校園槍案再現、拜登有失言嗎?初選看川普實力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