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洲焦點/校園槍案再現、拜登有失言?初選看川普實力

快看世界/大辭職潮未退 專家:年底前換工作可能吃虧

新聞評論/以勝利者姿態寫民主記憶 另一種威權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日前在松山文創園區舉辦「我們的明日公園-中正紀念堂園區轉型設計展」。(本報資料照片)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日前在松山文創園區舉辦「我們的明日公園-中正紀念堂園區轉型設計展」。(本報資料照片)

儘管批評聲浪不斷,本月底即將結束任務的「促轉會」,仍決定把中正紀念堂改為「民主歷史記憶館」。促轉會原本想要更名為「反省威權歷史公園」,而今將「反省威權」改為「民主歷史記憶」,似乎企圖以「正面表述」降低分歧。儘管如此,其實換湯不換藥,都不脫民進黨以自己為主角來書寫台灣民主歷程的勝利者心態。

比起「轉型正義」或「反省威權」,「民主歷史記憶」名稱相對中性。但從促轉會對「民主歷史記憶館」的說明,宣稱是要搭配「反省威權歷史公園的園區整體改造」,使中正紀念堂成為「見證威權及反省威權的歷史教材」。由此可見,促轉會要凸顯的仍是「選擇性的」民主記憶罷了。

首先必須辨正一個觀念:「民主化」是一個流動的過程,而非靜態的黑白二分。觀諸各國民主化的歷程,都是從有限的公民參與、有條件的人權保障和不完備的法治基礎,走向更全面的民主、人權與法治社會。在此過程,因各國經社條件不同,會有正向發展,也會發生逆流,「完美的民主化」其實並無終點。而談民主歷史記憶,必須將這些過程全部納入。

但促轉會的民主歷史記憶紀念館要納入的,卻僅限於它認定的「威權時代」,且屬於「對民主產生負面價值」的某段歷史,這是偏頗而侷限的。綜觀中華民國的民主進程,即便在威權時期,並非毫無民主進展可言;諸如地方自治、立委及國大代表的增補選等,都在此時期完成。這些演進,較諸日據時期的高壓統治,或軍政、訓政時期的中華民國,都不可同日而語。促轉會認定的威權時代,台灣被世界譽為「自由中國」,這些記憶可以一抹而黑嗎?

相對的,「後威權時期」的民主歷程,則完全不在促轉會的思考之列。台灣經歷解嚴、修憲、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等過程後,民主制度堪稱完備;但其後,斲傷民主的逆流及負面發展不絕如縷,卻不在促轉會認定的民主歷史範圍中。例如,台灣全面民主化後,李登輝主政時期發生黑金、地方派系與政商掛勾,影響之深迄今仍無法根除。又如首度政黨輪替後,扁家和民進黨爆發的一系列貪腐事件,對民主的深化亦產生極大傷害。另外,馬政府時期發生的所謂「公民覺醒」運動,對民主的影響究竟是正面或加深民粹仍可爭論,當然也應該是「民主歷史記憶」的一部分。這些若不反思,台灣的民主反省即難有清澄之日。

再看,民進黨當前的一黨獨大,可謂進入台灣民主化後最大的「逆流期」。一黨獨大造成的法制、行政權的濫用,以國安之名任意限縮人民權利,儼然是昔日在反共訴求下的「威權翻版」。難道不也是另一種應被記錄、並陳的民主歷史?但促轉會對這些混沌的民主歷程顯然毫無興趣,或者以為無助歌頌民進黨勳績的均應予略過?促轉會委外的設計案有一案取名「羞愧的良心」,有另一案叫「威權的凝視與主體的自覺」,針對的皆是威權時期。說穿了,與其說是「反省威權」,基本上就是「清算蔣中正」,「翻轉中華民國政府統治的正當性」罷了。

促轉會所提的「中正紀念堂轉型方案」,宣稱是要打破威權象徵,卻以特定政治立場,利用選擇性取材,創造另一個威權象徵。這個新的威權象徵,與和解、正義無關,要鞏固的也不是民主,而是民主進步黨的政權。不管如何包裝,這種由勝利者姿態書寫的「民主歷史記憶」,皆難脫塑造新威權的本質。

民進黨 中華民國

上一則

飼主未讓貓結紮 近親繁殖2隻變47隻 滿屋屎尿味

下一則

快篩劑擠牙膏釋出 藍轟政府玩「飢餓遊戲」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