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州一小學槍案 至少15死 據信槍手被警擊斃

世界OnAir/70載好味道 寶島肉鬆這樣代代傳承

新聞評論/政黨、派系操弄民調 攪擾選民視聽

擬代表國民黨參選基隆市長的謝國樑,因認為某民調虛偽不實,對製作民調的公司提出「恢復名譽」的民事訴訟。(本報資料照片)
擬代表國民黨參選基隆市長的謝國樑,因認為某民調虛偽不實,對製作民調的公司提出「恢復名譽」的民事訴訟。(本報資料照片)

民進黨正進行年底九合一大選議員初選民調,各地卻紛傳操弄民調或民調作弊的爭議。而民調亂選舉,不限民進黨,擬代表國民黨參選基隆市長的謝國樑,因認為某民調虛偽不實,對製作民調的公司提出「恢復名譽」的民事訴訟,更創下政治人物告民調公司的罕見案例;將民調爭議訴諸法律,雖未必正面,卻凸顯「民調之亂」的嚴重性。

民主國家選舉,對政黨、候選人或選民而言,民調都是探詢民意的重要工具。雖然對於選舉民調公正性、準確性的質疑從未中斷,但運用民調作為政治操作手段的情況,近年卻是越來越嚴重。各種難辨真偽、背後出資者不知是誰的民調,四處散播。帶風向操作民意,變成民調主要目的,可說本末倒置。

藉由民調進行政治操作,各黨皆有。慣用手法,是透過媒體發布所謂「政黨內部民調」,但民調細節往往高深莫測。而政黨發布的民調數字與「實際數字」,存在落差,也幾乎是眾所周知的祕密。然各政黨與候選人還是不斷發布各種有利於己、不利於對手的民調。

這種「被調整過的民調」已不再只是宣示「政黨民調」,而是由特定黨派成立或支持的民調公司進行,或由宣稱是「學術團體」、「民間組織」委託的民調,暗度陳倉。甚至連「網路民調」,亦被政治人物拿來當作宣傳工具。但這些都是試圖藉由民調影響選舉,製造民意風向。

謝國樑提告的基隆民調,只是這類亂象的縮影。該民調被發現是「未來民調」,公布與分析民調的時間,竟比民調進行的時間還早,而且幾乎找不到該民調公司進行過的選舉民調實例。此外,這家民調公司、分析民調的另一家民調公司負責人,也遭質疑與民進黨基隆市長被提名人蔡適應所屬派系「關係密切」。種種巧合,都不免讓人懷疑是政治操作。

類似情況,也發生在其他縣市,尤其是戰況膠著的重要選區。如民進黨、民眾黨亟欲營造「三腳督」戰局的台北市,就屢有民調公司做出「藍消白漲綠反超」的民調結果。國民黨內戰不斷、民進黨遲無人選的桃園,則有藍營選將拿「網路民調大勝陳時中」來大肆宣傳。

政黨初選更爆發「民調之亂」。民進黨屏東縣長初選,三位立委廝殺激烈。初選結果揭曉前,各種民調滿天飛,甚至以「黨內流出民調」、「測試民調」進行操作。參加初選的鍾佳濱就指控有「假民調公司」配合操作,認為如此亂象已嚴重妨害初選公正,呼籲民進黨應該正視問題,介入調查並嚴懲。

屏東縣長初選「民調之亂」,絕非特例。近來傳出民進黨負責做黨內初選的十多家民調公司,多與各派系關係密切,甚至「各有所屬」;其中一家還被質疑在初選前就展開電話訪查,有作弊嫌疑。政黨、派系將民調公司、公關公司、輔選團隊和網軍「四合一」成為標準配備,「選舉民調」向下沉淪,不在話下。

對這些亂象,執政的民進黨當然完全知情,因為民進黨就是操作民調的最大受益者。蔡政府常宣稱要打假訊息,假民調也是假訊息,對民主政治的斲傷當不遜於任何假訊息。民進黨卻是縱容甚至主導「民調之亂」,真是無限諷刺。

再看謝國樑狀告民調公司,結果如何雖不得而知,但如經訴訟手段,能得知是否假民調,是誰做的,是否涉及不當政治操作,雖不能匡正民調亂象,也應多少有些警惕作用。然而,政黨、派系和政治人物無下限地製造「民調之亂」,擾亂選民視聽,卻是台灣民主的悲哀。

民調 民進黨 國民黨

上一則

華視頻出包 民進黨推責公廣機制 藍:綠在野時要求

下一則

「學姊」黃瀞瑩自爆確診:早餐喝不到豆漿味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