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上周才剛大漲 股指再度走低

錯把放煙火當槍響 紐約同志遊行爆踩踏事故

新聞評論/陳時中想把「清零」當成參選伴手禮?

在Omicron繼續肆虐但漸趨「流感化」下,不少國家紛紛宣布解封。以往嚴控疫情的韓國政府,已在月初宣布放棄疫調;被譏為「岸田鎖國」的日本岸田政府,也宣布三月將重新開放邊境。台灣則還在「清零」和「與病毒共存」之間拉鋸,等待政治來決定疫情曙光。

儘管疫情指揮官陳時中喊出「要有與病毒共存的準備」,並預告全面開放商務客;但從他持續封鎖邊境及各項管制作為看,走的仍是「清零路線」。陳時中堅持清零的背後,其實涉及其選戰布局;如此,他才能以「防疫英雄」的形象華麗轉身投入首都市長選戰,但也恐將使經濟付出嚴重代價。

疫情爆發迄今已兩年多,這波Omicron傳染力雖然強大,但感染者多為輕症或無症狀。根據指揮中心的統計,國內到二月初累計五百多例Omicron本土病例,其中無症狀比率是卅八%、輕症六十一.八%,兩者合計超過九十九%,僅一例死亡。輕症者中半數有咳嗽、喉嚨症狀,其餘多為發燒及流鼻水。依此看,本土病例確實已流感化。

各國陸續解封,除為活絡經濟,主要也是考慮到社會大眾兩年來已承受太多壓力;病毒不斷變異,防疫管制不可能無止盡地持續。而今,Omicron感染者多數症狀輕微,追求清零不但不切實際,且耗費龐大社會資源。以台灣而言,國人普遍已有戴口罩的習慣,接種兩劑疫苗者已超過七成六;但政府的隔離政策卻嚴格如故,並不合理。春節期間,疫情雖然還在熱點上,但許多餐廳、景點都已擠滿了人,顯示民眾早已防疫疲乏。

在這種情況下,指揮中心不放棄清零,地方政府則採取嚴格追蹤匡列。其中,尤以高雄市株連式的匡列法最為誇張,動輒全棟居民送往隔離,乃至封巷或勒令停工。如此,不僅導致民眾與商家抗拒實聯制,也賠上龐大經濟代價,遑論違反人權。

這種不符比例原則的匡列法,為何政府能有恃無恐地蠻幹下去?關鍵在於,兩年多來台灣因為執行嚴格的圍堵及隔離政策,初期因成效明顯讓蔡政府賺盡政治紅利,陳時中更是最大獲利者。正因蔡政府不斷消費「嘉玲」,又極度吹噓防疫神話,使民眾習慣於零確診的氛圍,無法忍受染疫者大幅增加。因此,民眾覺得「只要不匡列到我」、「不影響到我生計」,多半會支持政府的霹靂手段,卻不思索背後的合理性與比例原則。

但疫情迄今已兩年多,新冠病毒歷經數代的演變,已漸漸趨向流感化、輕症化。此時,若仍維持高強度的社會管制及邊境封鎖,即顯得相對不合理,社會壓力及經濟壓力也難以承受。在各方呼籲下,陳時中終於鬆口三月將放寬邊境入境檢疫從十四天縮短為十天,並開放商務客入境,下半年國門非開不可,坦言這是「時勢所逼」。

但如果要「與病毒共存」,政府做了什麼醫療、公衛與社會面的準備嗎?人們似乎並未看到。說穿了,所謂「與病毒共存」,不過是陳時中為他個人投入市長選戰所做的鋪墊,以防招來「半途落跑」之譏。

政府目前一邊喊著要與病毒共存,一邊卻繼續執行清零政策,顯然是自相矛盾的。究其實,陳時中不願放棄清零政策,更多是出於個人政治算計。過去兩年多來,陳時中手握權柄呼風喚雨,民眾都不敢「逆時中」;因此,要繼續採取高強度管制,方能維持他的權力不墜。也唯有頂著清零成功、防疫英雄的光環投入選戰,對他最為有利。但為了個人的政治利益,讓全民付出龐大代價,有何公義可言?

陳時中 疫情 防疫

上一則

台灣9歲童呂柏霖鋼琴曲創作 美國比賽小學組亞軍

下一則

記載台灣命運翻轉 澎湖「沈有容退紅毛番碑」列國寶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