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州疫情漸退燒 紐約市仍處高風險

國殤日長周末嚴打酒駕藥駕 紐約州增設隨機檢查站、出動便衣

新聞評論/游錫堃還記得憲政 蘇貞昌只記得權力

行政院長蘇貞昌。(本報資料照片)
行政院長蘇貞昌。(本報資料照片)

行政院前發言人丁怡銘因哏圖造假下台,不旋踵,又被行政院長蘇貞昌悄悄請回行政院擔任顧問;如此欺瞞公眾的行徑,引起輿論大譁。更可議的是,在府院黨討論四大公投案是否提對案時,因立院和政院意見不同,藏身政院的丁怡銘竟致電立法院長游錫堃辦公室興師問罪,質問其幕僚是否向媒體放話洩密。一個踐踏政治道德紅線的慣犯,行徑如此囂張,恐怕都是仗著蘇貞昌的寵幸而自以為不可一世。

檢視丁怡銘開嗆游錫堃辦公室的過程,政府內部協調運作的紛亂,也赤裸裸攤在太陽下。此事曝光後,行政院發言人羅秉成第一時間否認傳聞,稱國會全力支持行政院,雙方幕僚交換意見相當平和,他還要求媒體報導「自律」。誰料,游錫堃隨後一段公開談話,即間接證實此事。游錫堃說,立法院和行政院都是「憲政機關」,應該互相尊重,有什麼事應該循「正常管道」,才能避免無謂紛擾。

游錫堃這段軟中帶硬的談話,說明了四件事:第一,丁怡銘確曾去電游錫堃辦公室興師問罪,且姿態甚高;第二,丁怡銘代表行政院去電,在游錫堃看來,不認為是兩院間溝通的正當方式;第三,游錫堃的談話無異打臉羅秉成,證實他稍早否認此事是在向公眾說謊;第四,游錫堃以「立法院、行政院都是憲政機關」,提醒蘇貞昌必須對等尊重立法機關,也暗示對方的做法太超過。

多虧游錫堃還記得「憲政」這件事,若非他重提,整個蔡政府恐怕早已忘記了它的存在。近幾年,蔡政府「黨政不分」的情況日趨嚴重,尤其政府機關和公營事業用人不僅「唯綠是問」,更到了民進黨派系輪流分贓的地步。民進黨除「寄生國家」,憲政的五權分立也不斷向黨傾斜;而民進黨立委在國會扮演的都是「護航」行政部門的角色,鮮少監督。區區一個丁怡銘,都敢隨便打電話到游錫堃辦公室開嗆,即可知,民進黨立院黨團把自己當成「橡皮圖章」有多久了。

再數一下最近發生的事:「促轉會」是兩年期的任務編組機構,行政院要一延再延,立法院只有在野黨表示反對,綠營立委何曾發過一語?獨立機構NCC關掉中天電視,還指定繼任電台,民進黨團也覺得只是剛好而已吧?嘉義一男子在路旁向總統車隊揮舞國旗,竟遭逮捕,並依「公共危險罪」送辦,民進黨立委為此表達過任何不妥的意見嗎?

無論如何,游錫堃還記得「憲政」,記得立法和行政是分立的機構,但對自傲自慢的蘇貞昌而言,除了緊抓手中權力,他還記得什麼?蘇貞昌的起心動念之間,如果還有什麼服務人民、貢獻國家的理想,為何身邊只少了一個網路文宣高手即惶惶不安,非要將他從後門偷渡進來以便貼身使喚?而如果丁怡銘在下台的三個月有任何反省,他怎會一回到政院就故態復萌,敢於跨院去向立法院長辦公室嗆聲?如果羅秉成還記得丁怡銘的前車之鑑,如果還知道政治品格的重要,政府發言人怎能信口向公眾說謊而面不改色?

蘇貞昌對丁怡銘的寵溺與包庇,乃至游錫堃此際的回槍反擊,都被外界放在「派系鬥爭」的框架下檢視,認為這與黨政人事拉扯和派系奪權有關。這種情況,對照游錫堃提到的「憲政」原則,更顯得格外諷刺。國家的憲政機構,被蔡總統依派系分贓打造成恐怖平衡的架構,只有派系失去平衡時,才又傳出回歸憲政的吶喊,這是多麼可悲!但無論如何,蘇貞昌的徇私、護短和霸道,至此也圖窮匕現了。

民進黨 偷渡 公投

下一則

新北寵物防疫旅館 17狗、7貓、3鳥入住 每天收費10美元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