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5.9%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增78例本土確診、死亡6例 陳時中:雙北高風險

新聞評論/水利會官派鬧出大旱 鄉鎮長還要官派?

台中市主要自來水源德基水庫目前水庫底完全裸露,蓄水量不到一成。(圖:讀者提供)
台中市主要自來水源德基水庫目前水庫底完全裸露,蓄水量不到一成。(圖:讀者提供)

蔡英文以主席身分赴彰化參加黨務座談,黨內建議將鄉鎮長改為「官派」,蔡英文裁示行政院研議處理。藍綠陣營對此議題正反意見都有:支持者認為,官派有助於推動台灣「全面直轄化」,政府行政效率可提高;反對者則認為,官派首長往往視民意如空氣,國家的民主基石也將受到侵害。以近年蔡政府「集權」無底線的傾向,人民要不要再交出手上最後的權利,這是個大哉問。

支持「官派」者理由不外三點:第一,可讓縣市首長權力更集中,更好做事,也更有效率;第二,六都直轄市「區長」已改為官派,縣轄市人口僅占全台四分之一,鄉鎮市長仍要選舉,這變成「一國兩制」;第三,鄉鎮市長及代表會選舉要花掉上百億元經費,不如省下來。目前持官派論調者,多為有意角逐縣市長的政治人物,如彰化的魏明谷和邱建富、桃園的鄭運鵬皆在其中。

這些理由固然堂皇,但仔細檢驗,卻未必言之成理。第一,縣市長權力集中固然更方便做事,但若落到無德無能的縣市長手裡,即後果堪虞,地方利益可能更輕易被犧牲變賣。第二,六都僅168名區長改為官派,16個縣市則有204個鄉鎮市長、2000多個鄉鎮市民代表要選,人口比例雖小,卻涵蓋原住民等更多元的地方色彩,難以一概而論。第三,鄉鎮是憲法明訂的地方自治單位,政府只為節省經費而廢棄選舉,這和「因噎廢食」有何兩樣?

在支持「官派」的理由中,最不具說服力的一點,就是宣稱鄉鎮長官派可以「提升行政效率」。鄉鎮長改為官派,固可以讓縣市首長更方便做事,但把「方便」和「效率」畫上等號是一件危險的事。尤其,在人們看過那麼多政治人物貪瀆濫權的醜行之後,民眾大概很難苟同「權力集中」是好的民主設計。

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最近台灣旱象嚴重,7萬多公頃農田被迫休耕停灌,科學園區廠商也面臨缺水。這場台灣幾十年來最大旱象,就正巧發生在蔡政府強將各地農田水利會由「法人組織」改為「公務機關」之際。去年10月1日,水利會才正式被併入農委會農田水利署,水利會長改為「官派」;到了10月中旬,農委會就發布了桃竹苗二期稻作停灌的命令。今年1月,農委會宣布停灌的農田面積擴大,休耕一路擴及台中和嘉南。

從這樣的脈絡看,「水利會長官派」與「台灣旱象」呈平行發展,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反讓國內的旱象問題受到忽略,甚至愈形惡化,但人們看得出「行政效率提升」的痕跡嗎?完全沒有!那段期間,人們看到的是農委會主委陳吉仲不斷為萊豬辯護,不斷安撫本土豬農,不斷飭令停灌的農田不可復耕,卻未曾關注過旱象如何紓解的問題。

蘇內閣也許會辯稱,水利會改制和旱象純屬巧合,並無因果關聯。但水利會長改為官派之後,農民渴求灌溉的發言被消音,民間尋覓解方的管道被堵塞,地方彼此支援運籌的武功被廢。面對乾渴的田地,農委會只會動用大筆國家經費補貼,來封農民的口。試想,若水利會長仍是由農民自己選舉,大家會在那裡坐以待斃嗎?民間會像農委會那樣對乾旱視而不見嗎?

蔡政府近年來不斷攬權,派系不斷把手伸入各個部會和公營事業,已到了吃相醜陋的地步。在水利會長官派後,它食髓知味,連鄉鎮僅剩的自治權都要剝奪。如此無饜的胃口,台灣人民真有辦法滿足它的欲求嗎?

台灣 蔡英文

下一則

台灣AZ疫苗開打首日 蘇貞昌打第一針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