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紐約單日新增確診近6000 染疫人數破60萬

川普同意啟動政權交接 總務署已致函白登

新聞評論/粗暴關中天 鄭南榕也該怒吼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審查中天新聞台換照申請案,對中天新聞台做出不予換照處分。(記者曾原信/攝影)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審查中天新聞台換照申請案,對中天新聞台做出不予換照處分。(記者曾原信/攝影)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以四大理由否決中天新聞台的換照案,專斷地關閉了這家言論立場與民進黨相左的電視台,也粗暴踐踏了台灣的新聞自由。正當萊豬爭議漫天、網軍治國燎原、諸多政務廢弛之際,NCC仍然下重手對中天割喉,足見蔡政府已經失去了節制和反省的能力,才會讓這種箝制言論的倒退行徑公然上演。NCC的粗暴,反映的其實只是蔡政府集體墮落的一隅;當年為爭取言論自由而自焚的鄭南榕看到這幕,也會從墳墓裡發出怒吼吧!

檢視NCC否決中天換照的四大理由,不僅均屬技術性問題,論述也欠缺專業,以致外界看到的全是「欲加之罪」。第一,中天之所以遭到最多檢舉,正是民進黨長期將它渲染為「紅媒」並發動圍剿的結果。中天的原罪其實不在於「紅」,而在拒絕阿附綠色政權,乃至在選舉中竟幾度煽起「韓流」,讓民進黨驚懼。第二,中天的「內控機制」或許不夠完善,但比起NCC扮演政府打手這樣的「社會控制」,從民眾的角度看,至少前者還能保留另一種呼吸空間。第三,台灣怪力亂神、手法低俗的電視頻道比比皆是,NCC卻獨挑中天下手,這不是甘扮民進黨的馬前卒嗎?

NCC委員以7比0的一面倒比數決議關掉中天,絶非偶然。它不僅完美表達蔡政府的主觀意志,也清晰映照了蔡政府的思維向度。簡言之,與其說這是NCC委員做出的獨立決定,不如說是根據蔡政府的旨意執行這次的「死刑宣告」。儘管府院都宣稱尊重NCC作為「獨立機關」的決定,但行政院長蘇貞昌對NCC的干預和插手,外界已知之甚詳;事實上,蔡總統對於「關中天」,也非全然置身事外。這點,從5月間外洩的總統府密件,即可看出端倪。

在那份外流密件中,總統府副秘書長劉建忻寫到總統和蘇揆會面議題,有關NCC人事部分,三名新任委員中兩人為媒改學者,「致達說,兩人偏綠,可以配合處理中天。」所謂「致達」,指的是蘇貞昌辦公室主任黃致達,今年5月已被拔升為行政院政委;所謂「兩人偏綠」,指的是中天稍早要求迴避的林麗雲和王維菁。至於「可配合處理中天」,說明蔡英文對此事並非不知情,但知情而未導正,等同縱容,非蘇貞昌隻手操控。

從此一脈絡看來,這次中天的關台即更讓人感到可悲。若只是七名NCC委員的一時暴衝,至少顯示體制的崩壞只是局部;但今天NCC作此決定,等同整個民進黨面對創黨理想傾頽卻無人試圖阻止,蔡政府面對執政形象及治理正當性的受損仍一意孤行。如此一來,民進黨將如何面對失落的自己?蔡政府又如何面對被自己背棄的人民?

從近數月的萊豬開放、許多政務會報經年未開、丁怡銘事件、中天關台等連串風波看,蔡政府內部有幾個傾向讓人感到不安與憤怒。第一、是獨立機關的從屬化:NCC原應獨立行使權力,不受政黨或行政機關指揮,現在卻完全沉淪。同樣的情況,也見諸黨產會、促轉會、中選會的失衡,完全聽從政府指令行事。第二、是學者專家的政治化:七名NCC委員立場一致地打壓言論自由,成為政治的幫凶,這是學術良知的墮落,也使得原本公平開放的遊戲規則毀於一旦。第三,是國家機器的政黨化:稍早行政院發言人及幕僚和綠營網軍的相互供輸呼應,顯示國家機器已被民進黨當成專屬工具在用,非僅完全不講究黨政分際,甚至擺出「嘸你嘜安吶」的姿態,不知民主制衡為何物。

放任NCC關掉中天,是民進黨拋棄了自己早年追求過的言論自由理想;不在乎留下打壓的形象,則是蔡政府棄守了以「恥」為度的道德界線,選擇了墮落。一個沒有異議的社會,是不配稱民主的。我們呼籲:民眾絕對不要甘於沉默,媒體也絕對不要被七名NCC委員奪去自己發聲的權利,大家要從各個角度繼續發出批評之聲。蔡政府關掉中天的麥克風,人們要用更多麥克風把話說出來!

NCC以四大理由關閉了言論立場與民進黨相左的中天新聞台。(記者邱德祥/攝影)
NCC以四大理由關閉了言論立場與民進黨相左的中天新聞台。(記者邱德祥/攝影)

民進黨 台灣 蔡英文

上一則

卡位中天遺缺 NCC主委下指導棋喬頻道

下一則

新聞評論/密件預知關中天 驗證府院互鬥心機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