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破2407萬例 加州逾301萬

新冠變種病毒遍及加州 醫:疫苗急需擴大接種

新聞評論/促轉會劍指司法院 大法官後悔了嗎?

促轉會向司法院調用威權統治時期的九份大法官解釋及相關檔案,進一步主張司法院檔案應去除遮蔽,但引發是否侵害評議祕密的爭議。(本報資料照片)
促轉會向司法院調用威權統治時期的九份大法官解釋及相關檔案,進一步主張司法院檔案應去除遮蔽,但引發是否侵害評議祕密的爭議。(本報資料照片)

繼進入大學校園封存國民黨託管的檔案引發爭議後,促轉會近日劍指司法院,要求交出九份大法官解釋的全部檔案。司法官提交給促轉會的資料,隱去了所有人名,理由是大法官釋憲的評議過程依法應保密,這是維護獨立審判的核心價值。促轉會顯然不滿意這個解釋,特別召開研討會公開向司法院施壓,要求這些資料必須交出由檔案局典藏。

司法院遭促轉會如此施壓砲轟,為的又是當年大法官解釋檔案,不知道今日司法院大法官們看了作何感想?會不會有「來日自己若被追查」的心寒顫慄?諷刺的是,大法官上月底剛就《黨產條例》和黨產會之爭議作出跌破大家眼鏡的「全部合憲」解釋,對於「黨產會」以一介行政機關卻兼擁司法權絲毫不以為意,甚至曲意苟同。而如今,促轉會以同樣兼擁行政權與司法權的姿態向司法院叫陣,司法院卻振振有詞地抗拒,這樣的態勢變化令人啞然失笑。

「促轉會」和「黨產會」是蔡英文創造的一對雙胞胎,它們最大的神似,是都以鬥爭國民黨為宗旨;而兩者最畸形的構造,則是身為「行政機關」卻兼具「司法機關」的裁判權。身為行政機關卻兼具司法裁判權,所以權力無限大,可為所欲為;正因如此,兩個機關皆極易濫用手中權力執行特殊政治目的,淪為東廠。大法官針對《黨產條例》釋憲時,原應為這兩隻「雙重權力」的怪獸套上韁繩,予以節制;誰料,大法官卻選擇向總統屈膝,幫怪獸裝上翅膀,寧可扭曲法治精神也不願指摘《黨產條例》立法失當。大法官的輕率放縱,事隔一個月,報應立刻反射到自己身上。

促轉會向司法院索討的九份大法官解釋檔案,事關當年「萬年國會」的形成及「軍事審判」體制的建立,外界皆亟欲了解其間來龍去脈。因此,司法院以保護評議過程的「秘密性」是核心價值為由,隱去發言法官姓名,未必能說服所有大眾。但誠如大法官書記處長許辰舟所言,如何「回到過去那個時空」,去體會他們走過的路,也許是一個更好的理解方式。

不難想像,在1950年代的威權體制和內外交迫的環境下,當年的大法官也許沒有太多自主意識便呼應了威權統治者的倡議,對萬年國會和軍事審判作出同意的解釋。但時過境遷,當大家開始反省那個艱困年代的不合理決定時,台灣民眾有沒有意識到:即使在當今的民主自由體制下,體制內那種對元首唯命是從的心理,似乎依然不減。上月大法官對《黨產條例》和黨產會的合憲解釋,不就是對權力屈從的活生生例證?30年後,也許在另一種轉型正義氛圍下,這項釋憲和近年胡亂修改的一些惡法,難保不會成為被後人追查的對象。

大法官上月釋憲最大的錯誤,是把轉型正義所追求的「道德目標」和黨產會的「機構職能」畫上等號,以為透過黨產會或促轉會之手,即能回復時代正義。沒錯,轉型正義是一頂大帽子,戴起來冠冕堂皇,問題在,幫你戴帽子或扣帽子的人是誰,他們能否代表真正的公平正義?當大法官輕率認定黨產會和促轉會兼具行政和司法權時,他們其實是造就了一批權力怪獸,這是大法官的愚昧和懦弱。

促轉會劍指司法院,讓大法官後悔了嗎?當年是哪些大法官在為萬年國會擦脂抹粉,是民眾渴望知道的真相;今天是哪些官員在幫主政者遮羞掩醜,人們一樣很想知道。尤其誰把蔡英文升等論文列為30年不能解封的密件,不需要打開封印嗎?

大法官 國民黨 蔡英文

下一則

為爸爸圓夢!51歲兒子帶78歲父親成功單攻玉山主峰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