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名校畢業名企工作 華女離奇失蹤近一周

美要求返校先接種 台留學生驚覺AZ不被認可

新聞評論/「被金錢豢養的家臣」何止這幾人?

檢方偵查立委涉賄案,經濟部商業司長李鎂證稱,有立委長期以要求經部業務報告、開協調會等方式施壓。圖為時力前立委徐永明(圖左)曾與民進黨立委蘇震清(圖右)在委員會爭辯程序問題。(本報資料照片)
檢方偵查立委涉賄案,經濟部商業司長李鎂證稱,有立委長期以要求經部業務報告、開協調會等方式施壓。圖為時力前立委徐永明(圖左)曾與民進黨立委蘇震清(圖右)在委員會爭辯程序問題。(本報資料照片)

蘇震清等跨朝野立委涉嫌收賄案,台北地檢署經過一個多月偵辦,昨天宣布起訴四名立委、助理及中間白手套等人。北檢痛批,蘇震清等人淪為太流董事長李恆隆等以金錢「豢養的家臣」,利用立委權勢鞭笞、恫嚇公務員使之屈從,危害國家公平正義及吏治廉潔,建議法官從重量刑。幾個李恆隆們,竟能搞倒四名立委和一個黨主席,可謂金權政治終不敵法網恢恢。然而,立法院內被豢養的家臣,難道只有這幾人?

這次的立委收賄案分涉兩個不同事件,一是SOGO經營權案,一是陽明山變更土地案。兩案共同之處是,企業和財團利用錢財誘使立委為其關說,以軟硬兼施手段迫使行政官員更改執行認知,或鑽取法律漏洞供企業獲取暴利。立法委員號稱最高中央民意代表,卻為了數百或數千萬元不義之財,賤價出賣自己的名譽和權柄,除了可鄙,更是醜陋。尤其不堪的是,財團拋出金錢釣餌,包括民進黨國民黨、時代力量到無黨籍立委等不分藍綠黃白競相爭食;可見,立院歪風如何盛行。

立法委員游走在錢與勢之間的穿梭遊戲,又有「言論免責權」護身,一向偵辦不易。這次,若非有人檢舉,檢調經過長達四年多的跟監取得多方明確跡證,並利用立院休會期間發動突襲搜索,否則難以畢其全功。過去四年是由蘇嘉全擔任立法院長,而其姪蘇震清則是收賄案「最大咖」,計收取了2000多萬元賄款,為其他立委的十倍之多。試想,如果不是蘇嘉全已離開立法院轉任總統府秘書長,檢調要發動搜索蘇震清及其他立委,其艱難可想而知。

即使如此,這次檢調偵辦行動事前也已外洩,也因此,蘇震清等人皆已開始製造「假還款證明」以為自保,幾危及後來的起訴行動。檢調發動搜索後,若干綠媒名嘴並刻意帶風向影響判案,稱「一定不會起訴」、「什麼事都不會發生」,目的就是要破壞檢調的心理防線。至於是哪個環節洩漏檢調偵辦行動,法務系統必須仔細清查,否則留著這樣一個不明的黑洞,將是政府清廉永遠的膿瘡。

觀察這次立委的收賄操作,都透過辦公室主任、助理、公關公司人員等白手套在隱密地點層層轉手,甚至用「借款」作為推託;可見,民代收賄避險及製造斷點的意識和技巧都較過去提高了許多。換言之,檢調愈來愈不容易取得「人贓俱獲」的破案,偵查的時間和人力成本也將愈來愈高。包括前時力主席徐永明家中搜出的300萬現金,究竟用途是借款或賄款,前手是林佳龍或台數科,檢調迄今似乎仍未完全釐清,或者因有政治顧忌而不敢深查,都令人感到遺憾。包括同樣是收賄,為何前立委陳唐山能免於被起訴,徐永明則起訴卻未收押,標準不一,都讓人難解。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檢方起訴四名跨黨派立委,除譴責他們成為財團豢養的家臣,更從「依法行政」的觀點切入,指責他們以權勢對公務人員不斷騷擾恫嚇,迫使他們必須曲解法令以遂所願,這是對吏治廉潔的嚴重破壞,也是對公平正義的危害。這個切入點確實比單純關注哪個立委收了多少錢財重要,也更深刻折射了台灣民主的沉淪。試想:一個企業家隨便撒點錢,就能叫得動多名立委幫他跑腿開公聽會修法案,幫他施壓政府官員更改地目;而當今的立法院,人們已有多久不曾看到立委幫受到冤屈的市井小民呼喊不平,或對抗地方惡霸?

此案一口氣起訴了四名立委,這可視為對所有朝野立委的一記嚴峻警鐘。說來可悲,近年來立法院的表現堪稱頹廢,在民進黨席次優勢下,幾乎完全向行政部門臣服,莫非是因為失去了從政的理想與自主性,所以這些立委只好拚命以權謀私、以權斂財?

民進黨 台灣 國民黨

下一則

江趙結盟? 連勝文:若此事為真 國民黨將再次分裂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