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新冠確診增75例 三級以來首降百位以下

蔡英文悼念拜登愛犬 男星向佐罵「舔狗、為難我們家」

新聞評論/徐永明現金案的羅生門和法律門

時力前黨主席徐永明的300萬元台幣到底是否向交通部長林佳龍「借貸」,檢調仍在釐清。圖為2013年徐擔任台灣智庫民調小組召集人時,邀請時任立委的林佳龍參加記者會。(本報資料照片)
時力前黨主席徐永明的300萬元台幣到底是否向交通部長林佳龍「借貸」,檢調仍在釐清。圖為2013年徐擔任台灣智庫民調小組召集人時,邀請時任立委的林佳龍參加記者會。(本報資料照片)

立委收賄案傳出「案外案」,竟比本案更曲折離奇。檢調從時代力量(時力)主席徐永明家中搜出的300萬現金(台幣,下同),究竟出自誰之手,連日來交長林佳龍和台數科董座廖紫岑的「友人們」不斷放話帶風向,形成了劇情羅生門。更令人困惑的是,檢察官當場未扣押這300萬元,又在聲押書上輕描淡寫認為非犯罪所得,使得徐永明獲交保而未被羈押,也導致調查人員對檢方態度感到難以釋懷。這點,則是司法遇政治即轉彎的法律門。

先談拿錢送錢的羅生門。徐永明稱300萬借自「學長」林佳龍,作為支付黨工薪水之用,當日廖紫岑也在座但先離去。林佳龍起初駁斥報導為渲染影射,兩日後,方才否認與徐永明有借貸關係。隨後,廖紫岑友人又代為「還原現場」,稱300萬是廖借給徐永明,林佳龍只是陪客並先離去。經過這些「風聲」的吹拂,「貸方」已從林佳龍變成廖紫岑,主客關係易位;但在外界來看,這個過程其實並未釋疑,反而引起「隔空串證」的議論。

正本清源,這筆錢到底是不是「借款」,仍有很大的疑問。第一,如果時力真的財務拮据到不足以支應黨工薪資,為何這筆錢從去年11月至今仍放在徐永明家中,分文未動?第二,徐永明的財產申報並未登錄任何借貸資訊,這是遺漏或申報不實?第三,在野黨主席向企業借錢並非光榮之事,徐永明卻邀執政黨閣員到場,似難言之成理;林佳龍在此案中究竟是什麼角色,這300萬元借貸的目的究竟是什麼?第四,國家發給時力的政黨補助款5000多萬元,今年2月已經進入黨庫,徐永明為何遲未將錢歸還當事人?

上述諸點,皆在質疑這300萬元現金是「借款」的說法,顯示徐永明或其他二人的說法並未釋疑。至少,從政黨運作及社會正常借貸模式看,他們透過友人的說法未能解釋此一事件的原委。這些,都有待檢調查個水落石出;否則,檢方僅用借款的說法,民眾恐怕不會接受。

檢調追查SOGO經營權案,查獲跨黨派立委集體收賄,並槓上開花查出趙正宇涉及陽明山殯葬業開發案,成果相當豐碩。然而,同一搜索行動查獲徐永明保險箱的300萬現金,是否只因當事人供述是向內閣政務官所借,承辦檢察官便變得態度曖昧,認定這筆錢與SOGO案無關,不屬於犯罪所得,因而毋需扣押。這樣的判斷,未免輕率,也難怪隨同偵辦的檢調人員感到不服。尤其徐永明身涉兩案,卻唯獨他不必遭到羈押,更難杜悠悠眾口。

檢調偵辦立委集體收賄案固然獲得社會不少掌聲,但其中也出現一些疑點,讓外界感到不解。這些疑點包括:第一,SOGO案已偵辦四年餘,各種跟監跡證早已到位,檢方卻遲遲不發動搜捕,原因何在?第二,由於搜捕行動延宕,主要涉案人蘇震清甚至已知悉自己遭到調查,因而開始向行賄者李恆隆匯回賄款,並偽造還款證明;這必然是內部有人洩密,檢調能查清楚嗎?第三,檢調原本計畫在高雄市長補選後才採取搜捕行動,但司法偵查刻意配合選舉的政治時程,不知是基於什麼考量?第四,徐永明的300萬現金案,檢方未當即傳喚林佳龍查證,卻事後才以「就訊」或透過「管道」方式求證;如此顧慮多端,是司法追查真相的正常作法嗎?

立委集體收賄案固然辦得漂亮,但檢調對於徐永明「案外案」的瞻前顧後,不免大大減損了檢調辦案的光采。尤其遺憾的是,承辦檢察官處理徐永明現金案的特殊作法,讓參與辦案的200名檢調人員感到難以苟同,除了影響團隊士氣,也必然損害相關案件的最後公信。三名現金案當事人或透過友人的說法頗似羅生門,未能盡釋外界之疑;而檢調辦案標準歧異的法律門,則讓外界看不透門後玄虛。

保險

下一則

台灣AZ新冠疫苗22日開打 蘇貞昌將帶頭接種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