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誤拔手槍射殺非裔 明州女警遭控二級過失殺人罪

一洲焦點/拜登猛打台灣牌的中國政策

李登輝武官少將 退伍皈依 做義工當「佛法小兵」

梁玉飛(右)除了當義工,還會在齋明寺擔任導覽員。(圖:梁玉飛提供)
梁玉飛(右)除了當義工,還會在齋明寺擔任導覽員。(圖:梁玉飛提供)

法鼓山齋明別苑義工梁玉飛年近7旬,身著40年軍服官拜少將,空軍出身的他曾駕駛F-5A戰鬥機,擔任飛行教官、赴沙烏地阿拉伯學習軍事外交,還曾是前總統李登輝的武官。

但與佛法結緣後的他,退伍後開始當義工,皈依佛門後從內而外更謙卑,自謙「在學佛法這條路,自己仍是個小兵」。

梁玉飛說,父親抗戰時期毅然從軍,以飛行員為目標赴戰場殺敵,但家中男丁三代單傳,祖母憂心安危不同意,只能改選地勤,而自己排行老二,梁家不再單傳,父親認為「我飛不成,兒子一定要飛」,取名「飛」,就是爸爸把當飛行員夢想寄託他身上。

他為分擔家中經濟,15歲就從軍,進入當時位於屏東的空軍幼校,三年的紀律、體格教育,再經空軍官校嚴明訓練,篩選後同期僅剩九分之一能當開戰鬥機的飛行員。22歲畢業後,當時兩岸關係緊張,他駕駛F-5A戰鬥機頻繁出任務,緊湊的軍旅生涯就是生活全部。

梁玉飛當時在第五聯隊擔任中尉飛行官。(圖:梁玉飛提供)
梁玉飛當時在第五聯隊擔任中尉飛行官。(圖:梁玉飛提供)
梁玉飛當時在桃園空軍基地指揮部擔任少將指揮官。(圖:梁玉飛提供)
梁玉飛當時在桃園空軍基地指揮部擔任少將指揮官。(圖:梁玉飛提供)

在空軍第五聯隊當了18年飛官,國防部前部長、現退輔會主委馮世寬也曾是他的長官,梁玉飛曾赴沙烏地阿拉伯大使館學習軍事外交、到美國空軍戰爭學院拿到碩士學位,並獲拔擢擔任前總統李登輝的空軍武官,身為總統與空軍密切聯絡的橋梁,也是他軍旅生涯最榮耀的巔峰。

他說,當總統武官就像貼身秘書,24小時隨傳隨到,還要時時察言觀色,之後任總統府侍衛室主任,再回故鄉任桃園空軍基地指揮官,領導2000多人的空軍部隊,2007年55歲時自少將退伍。

談到空軍養成,他說,要有高傲、無所畏懼甚至自我膨脹的性格,上戰場才能奮勇殺敵,有不畏困難的膽識。即便如此,面對軍機失事,同寢的好同學、好兄弟飛出去就沒再回來,他為正常出任務,只能選擇逃避,還曾為此一連搬了好幾間宿舍。

梁玉飛仍清楚記得,29歲那年,一次飛行操作時發生空間迷向,緊急在觀音跳傘獲救,他自行收傘,再請附近農夫幫他叫計程車搭回營區。但回首幾位同學殉職、重傷,自己卻幸運毫髮無傷,除了感嘆生命的脆弱,更不平「為何我可以,同學卻不行」。

為避免影響軍心、出任務表現等,軍中不容許公開表現宗教傾向,只能把信仰留在家,就算心裡有需求,也只能隱忍。他偶然間接觸聖嚴法師著作,明白其中因果,得到心靈上的平靜,也認為就算是軍人也要有安定了力量,卸下穿了40年的軍服,他到齋明寺、齋明別苑當義工。

「禪坐帶給我心靈平靜,收回傲慢、囂張的性格。」他說,現在更能用真心相待。如今,他每周至少一天到齋明別苑整理環境,也協助辦活動、課程,還會擔任齋明寺導覽員,退伍生活過得輕鬆自在。

他坦言,剛開始從少將換當義工,一時身分真的不好轉換,軍人性格出現時,會爭執寺方辦事效率,但法師的慈悲令他慚愧,也自省應更應謙卑處事,更笑說「在學佛法這條路上,我確實只是個小兵」。

梁玉飛說,禪坐帶給他心中平靜,收回傲慢、囂張的性格,心靈上也平靜,待人處事更謙卑...
梁玉飛說,禪坐帶給他心中平靜,收回傲慢、囂張的性格,心靈上也平靜,待人處事更謙卑。(記者曾健祐/攝影)
梁玉飛(右2)軍旅生涯40年,退伍後皈依佛門,退休生活過的相當充實。(圖:梁玉飛...
梁玉飛(右2)軍旅生涯40年,退伍後皈依佛門,退休生活過的相當充實。(圖:梁玉飛提供)

沙烏地阿拉伯 美國 國防部

上一則

錢復:蔣經國自認「一生一無可取」 曾拒美國學者寫傳

下一則

馬斯克推文暗示不受晶片短缺影響 特斯拉股價漲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