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耶魯華生命案警發通緝令 潘勤軒正式被列為兇嫌

川普重返舞台 否認建新黨 「將3度擊敗他們」

認識30年…親子天下CEO何琦瑜 在老同學面前盡情純真

親子天下執行長何琦瑜(左)、童書作家劉清彥(後)、城邦總經理林福益(右)三人相識30年。(記者曾原信/攝影)
親子天下執行長何琦瑜(左)、童書作家劉清彥(後)、城邦總經理林福益(右)三人相識30年。(記者曾原信/攝影)

這是親子天下執行長何琦瑜在公司的一天:一早參加媒體社群例會,在會議中提出對親子社群的建議,接著趕去討論公司創新創業的規畫,兩會間匆忙上廁所的空檔,遇到一個長期合作的作者來訪,何琦瑜馬上過去打招呼:「老師~好久不見。我最近剛好想到你,你要不要來寫一本…。」幾分鐘內談成了一本書。下午何琦瑜要錄Podcast,中午先和久沒見面來錄音的朋友吃飯。

決策果斷 帶領品牌向前衝

每天滿檔的行程,但是何琦瑜面對不同業務、部門、合作對象時,卻能快速轉換,給出適合的決策和建議。「她的腦袋裡好像有好多個抽屜,遇到你就找到屬於你的那個抽屜,馬上跟你討論工作。」曾經和她工作好幾年的某個員工這樣形容。

聰明專業、主動積極、前瞻有想法,這是多數人對何琦瑜的印象,這樣的她,使得親子天下雜誌從2008年創辦以來,10年間發展成一個品牌,衍生出親子教育社群需要的書籍、活動、實體及線上課程…,成為一個年營業額5億,員工近200人的公司。

同學聚會 內向寡言犯迷糊

這個在親子教育領域叱吒風雲的何琦瑜,回到大學同學的聚會時,卻成了那個迷糊沒主見、懶散隨興、內向寡言的「小玉」。

何琦瑜畢業於政治大學新聞系第51屆,藝人陶晶瑩、王馨平(本名王傳音),經濟日報總編輯費家琪、童書作家劉清彥、城邦媒體集團總經理林福益都是她的同學。

同學納悶 為何可當執行長

念新聞的人人能言善道,同學聚會時話題快速流轉,何琦瑜永遠插不上嘴,「好不容易插進去,但是大家的話題早就已經過了。」聊到往事她又記不得細節,時不時問坐在旁邊的同學:「那次我有去喔?」「原來我是8號?」有次聚會,何琦瑜又犯迷糊,好同學非常認真看著她的眼睛說:「小玉,我真的不能理解,為什麼妳可以當上執行長!」

人至中年,聚會的方式也變健康了,林福益(前排左一)、何琦瑜(中排左二)和大學同學...
人至中年,聚會的方式也變健康了,林福益(前排左一)、何琦瑜(中排左二)和大學同學去爬山。(圖:林福益提供)

「我們常常質疑她到底是怎麼當執行長的啊!」城邦媒體集團總經理林福益哈哈大笑:「同學在一起時,工作以外的性格都會完全展露出來。這裡很安全放心,可以盡情展現情緒。」林福益從高中念師大附中時就跟何琦瑜同班:「她跟我小時候認識的小玉是一樣的。」

暫拋職場 回到微小的自己

對何琦瑜來說,人到50歲,在職場上幾乎都承擔著不小的責任,必須扮演著有擔當、值得倚靠的「成熟的大人」,「但是我們這個年紀很需要有某些時刻回到那個『微小的自己』。」在從小就認識的同學面前,何琦瑜不用思考組織的成長,沒有人記得她執行長的頭銜,她可以放心的幼稚、安全的耍廢。工作時並不成熟的情緒、不足為外人道的處境,都在這裡被理解、得到療癒。

政治大學新聞系第51屆明年就畢業滿30年,今年的聚會大家最常討論的話題是,要如何舉辦明年畢業滿30年同學會。

童書作家是至交 耶誕送餅乾  

認識30年是什麼感覺?

童書作家劉清彥說,認識夠久,就會像家人。大學時的劉清彥是班上學霸,每學期都第一名,筆記做得好、字又美,每次考試前,同學都在比誰是劉清彥好朋友,「好朋友可以拿到A拷貝的筆記,我就是會拿到A拷貝筆記的那個。」何琦瑜簡單說完她和劉清彥的交情。

後來劉清彥因為一場大病,沒有踏上老師同學以為的學術路線,反而開始做餅乾、在教會為孩子說故事、創作童書、主持兒童節目,有接不完的演講和翻譯邀約,成為童書圈的全能創作者。不變的是,每一年的耶誕節,劉清彥都會親自做餅乾送給好朋友們。何琦瑜的一對兒女從小就期待清彥叔叔耶誕節時送來的造型手工餅乾,成為一種節慶的儀式。

班長蛻變成型男 大家的活google

何琦瑜和林福益認識更久,從高二同班一直到大學畢業,「我從他還沒發育就認識他了,哈哈哈哈…」現在身材健美的型男,何琦瑜初識他時還是個乾扁瘦小的男孩。林福益綽號「董哥」,是永遠的班長,畢業30年了,還可以記住每個同學的座號、姓名、生日,誰和誰是好朋友,誰又和誰吵架,「他是我們的活體google。」

人生低潮或如意 朋友都懂你

超過30年的相識相知,他們看見彼此的生命歷程、人生的低潮轉進、自我認識等等。人至中年,朋友還是一樣的,但是這個階段對朋友的期待已不同。不再需要朋友很多、看起來人緣很好,而是有一群即使不常見面也了解和接納你的人。

例如何琦瑜生性迷糊、心思不細膩,甚至為了記住結婚紀念日還特地選在生日那天結婚。她從不記得林福益生日的確切日期,也從來不知道回送劉清彥什麼禮物;有時候坐計程車去找林福益卻發現自己沒帶錢包,林福益只好去付錢,把她從計程車中「贖」出來;常常讓劉清彥請客,偶爾會海派宣告:「今天我一定要請你!」然後發現:「我沒帶錢包。」

若遇到不理解的人,何琦瑜可能換來貪小便宜的評價,但是老朋友完全接受這樣的她。劉清彥說:「我都很習慣了。」林福益則聳聳肩:「這就她的個性。」

50歲的同學會 如20歲歡聚

畢業工作30年,各自都在不同領域中轉進探索,「如果遇到以前小時候的朋友時,會特別有安心感。」何琦瑜剛從財經記者轉戰童書出版領域時,就找了劉清彥弄清楚台灣的童書出版脈絡;幾年前親子天下要有獨立的業務部門時,早早轉進行銷業務領域的林福益,也協助她建制業務團隊。

畢業25年後的同學會,內向的何琦瑜(靠牆右二)也感受到新活力。(圖:林福益提供)
畢業25年後的同學會,內向的何琦瑜(靠牆右二)也感受到新活力。(圖:林福益提供)

時光悠悠往前走,雖然現在同學聚會話題隨著年紀已經轉變到老花眼、退休、吃藥、看病,甚至出現靈骨塔了,但是熱絡起來依然吵吵鬧鬧,50歲的同學會帶他們穿越了長達30年的時光隧道,仿若20歲的歡聚。

親子 社群 耶誕節

上一則

追思「民主論壇」洪哲勝 中國民運人士悼台獨前輩

下一則

馬雲跌落神壇背後 分析:仇富情結與監管改變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