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專訪/「尚氣」劉思慕:不完美的普通人 也能成為英雄

密州校園濫殺 兇嫌父母被控罪 雙雙逃逸 警緝捕

新冠肺炎疫情下 全球「箱」愁難解

貨櫃荒成疫情焦點。(路透)
貨櫃荒成疫情焦點。(路透)

3萬個鋁罐原應在7月由一個20英尺貨櫃送達。但幾個月後,它們還沒抵達,這讓倫敦精品糖果店Lavolio的聯合創始人杭特(SJ Hunt)開始恐慌。

Lavolio以裝有水果、堅果和果凍巧克力的客製化禮盒出名。杭特支付高昂費用以確保這些禮盒能從東亞製造商運送到英國薩福克港。

為這條航線租用一個貨櫃通常要讓杭特和他的合作夥伴達佛里歐(Lavinia Davolio)支付1500到2000美元。但如今他們被迫掏出超過1萬元,而且花了錢還沒見到東西出現。

杭特說:「總而言之,這是一場噩夢,我們真的是前所未見。」

在新冠疫情爆發大約18個月後,全球航運仍深陷危機中,在假日購物季高峰累積的貨品迫在眉睫。但只要看看貨櫃市場,就知道它很明顯不會很快恢復正常。

在疫情之前,企業可以相對輕鬆地租用一個20英尺或40英尺的貨櫃,以較低的成本運輸貨物。一個貨櫃在被回收用於低成本儲存或建材之前,其使用壽命約為15年。

但歐洲和北美仍遍布空貨櫃,而供應鏈延遲代表需要更多東西來完成訂單。與此同時,對商品的需求猛增,讓在世界各地運送商品的船舶、貨櫃和卡車後勤網路幾乎沒有時間趕上。

因此,貨櫃變得非常稀缺且極其昂貴。根據海事研究諮詢公司Drewry的數據,一年前,在中國到歐洲的標準航線上,公司只需支付大約1920元就能預訂一個40英尺的鋼製貨櫃。但現在,公司支出超過1萬4000元,暴漲600%以上。與此同時,直接購買貨櫃的成本實際上翻了一倍。

全球各地企業都在努力應對這個問題。家具巨頭宜家(Ikea)買進自有貨櫃,試圖緩解一些物流難題。但對於像Lavolio這樣的小型糖果製造商來說,這不會是個選擇,它正在重新考慮其擴張計畫,並且可能被迫提高售價,顯示供應鏈問題造成的全面傷害短期內不會消失。

★空櫃難回收 供應鏈大亂

數月以來,全球供應鏈已達到極限,引發從電腦晶片到麥當勞奶昔等商品的短缺。

貨櫃在這種混亂中更是重要角色。當疫情來襲,主要航運公司取消許多航線。這意味著在中國出口開始反彈之前,空貨櫃無法回收,全球對服裝和電子產品等消費品的需求激增。

由於疫情限制繼續阻礙港口和倉庫營運,加上運輸成本持續上升,空貨櫃、或業界術語中的「空箱」持續存在。

歐洲最大港口荷蘭鹿特丹港商業副總裁霍格斯特登(Emile Hoogsteden)說,「港口是否更加空曠?沒錯,的確如此。」鹿特丹不得不為貨櫃另尋額外的儲存地以作為「臨時解決方案」。

他說,一個關鍵點是從歐洲運回亞洲的許多貨物都是低價值材料,像是廢紙和廢金屬。隨著運費上漲,運用這些商品並不值得,讓許多貨櫃被閒置。

另一個問題是使用中的貨櫃一直被長時間占用,代表需要更多貨櫃來執行裝運,並避免進一步落後於運送計畫。

赫伯羅特(Hapag-Lloyd) CEO詹森(Rolf Habben Jansen)說:「仔細觀察貨櫃的使用情況,就知道需要更多貨櫃來運送相同數量的貨物,因為回收貨櫃的時間平均晚了15%到20%。」赫伯羅特是全球最大貨櫃航運公司之一。

與貨輪和貨櫃投資人合作的投資銀行Capstan Capital管理合夥人克雷布斯(Konstantin Krebs)表示,港口的積壓意味著目前船舶停靠和卸貨的時間會延長四倍。

「這些船現在已停靠七到八天,所有的貨櫃都在上面。」他說:「讓大量貨櫃無法回流市場。」

克服瓶頸一直是當務之急,但長時間的延後仍然存在,部分原因在於有大量貨物需要解決系統堵塞問題。根據CPB荷蘭經濟政策分析局的數據,全球商品貿易比疫情前高出約5%,而中國上月的貿易數字才剛剛創下新高記錄。

★預訂率創新高 成本飆升

貨櫃的短缺是購買或預訂貨櫃成本飆升的原因之一。

Drewry貨櫃設備和租賃研究主管福西(John Fossey)說,「預訂率創下紀錄新高,特別是現貨市場。」他指的是及時預訂遠洋航線。

但它不是唯一的原因。福西還指出,位於中國的貨櫃製造公司也須應對原料成本上漲。他說,貨櫃主要是由一種抗腐蝕的特殊鋼材製成,而且價格明顯上揚,支付勞工的成本也上升了。

福西說:「這是原材料成本、勞動成本增加和非常強勁的供需平衡的混合體。」

對於投資航運的金融家來說,貨櫃擁有穩健、穩定的回報,是一種備受歡迎的替代資產,目前的市場尤其有利可圖。光靠租賃就可抵消較高的前期投入成本,而那些出售貨櫃的人獲利更可觀。

德國漢堡貨櫃投資集團Buss Capital總經理鮑德維格(Dirk Baldeweg)說:「顯然現在的市場很有吸引力。」

他指出,由於現在取得貨櫃的成本更高,租賃公司要求承運人簽訂更長的合約。加上利率仍處於歷史低點,這可能會引進新的一類尋求穩定收入的投資人。

然而,對於那些希望短期租用貨櫃的人來說,這種情況令人頭疼。

甚至在二級市場上購買貨櫃用於儲存或零售空間的成本也飆升。英國利物浦香料和茶葉公司Spice Kitchen聯合創始人阿加瓦爾(Sanjay Aggarwal)表示,他為存放附近產品的空貨櫃支付以往費用的三倍。

這是自印度運送香料罐至英國正常費率的三倍。

阿加瓦爾說:「我們必須支數千英鎊,可悲的是,這只能歸結於運輸成本。」

★何時會降價 看不到盡頭

貨櫃業專家不確定價格何時會下降;但他們的確認同一件事:這種情況不會很快解決。

芬蘭貨櫃供應商O. V. Lahtinen總經理拉提能(Osmo Lahtinen)說:「這是非常具體計算出來的,整體貨櫃的生命周期。」「一旦周期被打破,之後就真的很難恢復正常。」

福西認為2022年2月的農曆新年可能提供一些喘息的機會,因為隨著工廠關閉,這將減緩出口步伐。但考慮到系統的備份程度以及仍有多少人購買,這一切都還未能下定論。

北美最大貿易門戶洛杉磯港執行董事塞羅卡(Gene Seroka)說:「這是一場由疫情引起的報復性購買,這是以前從未見過的。」他說,雖然這對全球經濟有利,但這可能意味著供應鏈問題將持續到2023年。

這也代表Lavolio和Spice Kitchen等小企業面臨更大壓力,它們現在被迫權衡是否對客戶提高售價以抵消它們的痛苦。

杭特說:「我們將被迫重新考慮,因為我們不能一再自行吸收這些成本。」

疫情 投資 供應鏈

上一則

稅務漫談/老闆不領薪避稅 要查

下一則

除了恒大 限電也可能重創中國經濟與全球市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