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聖地牙哥母子從球場第3層看台摔落亡 警稱疑點多

加國兩個麥可獲釋 中媒:因病取保候審 案件中止審理

全球5000萬人 中產淪新貧

一場新冠肺炎疫情已將超過5000萬人逐出中產階級。(路透資料照片)
一場新冠肺炎疫情已將超過5000萬人逐出中產階級。(路透資料照片)

過去幾十年來隨著開發中國家的所得增加,數千萬人擺脫了貧窮,全球中產階級的出現已經成為近代史上最重要的經濟趨勢之一。但這場新冠肺炎疫情已將逾5000萬人逐出中產階級,從已開發國家的美國、日本和英國,到肯亞和印尼,許多人在疫後淪為新貧族。

美國佛羅里達州坦帕市居民巴雅科胡女士,在2020年2月失去了產品設計師的工作,她先生開Uber的收入,成為家中唯一的收入來源,只能勉強支付房租及維持基本生活開銷。但先生開Uber的收入也使他們無法獲得水電費等補助。疫情前,這家人已是過著節儉生活,積蓄非常少,巴雅科胡擔心下個月要怎麼過。

其他數百萬名美國人同樣因疫情而陷入財務危機,佛州皮內拉斯郡都市聯盟主席海恩斯牧師稱此族群為「新貧族」,他們處境艱難,能得到的幫助卻很少。聯合勸募(United Way)將這個族群稱為「愛麗絲家庭」(ALICE,意味資產不多、收入有限的受薪家庭),這類家庭的所得遠高於官方貧窮水平,但往往不足以積累儲蓄、保有應急資金,或支付所有帳單。

在英國,謝菲爾德市議會研究顯示,受疫情衝擊最嚴重者並不是最貧窮的人,而是所謂窮忙族(working poor),他們所受的打擊最大。該市公衛主任費爾說,受創最重的是這些窮忙族,他們需要外出頻繁接觸以謀生,「這個族群的傳播率要高出很多」。

窮忙族在疫情期間的困境,在開發中國家也隨處可見,數以百萬計人的生計變得更艱難。

住在肯亞首都奈洛比的安德卡女士,以前也遇過苦日子,但沒有像現在這樣。這位33歲寡婦和五個孩子的母親,原本靠幫人家洗衣服每天賺取微薄的2.5到4美元。疫情限制使她無衣可洗,她被迫把孩子送到家境稍好的親戚家中。她悲苦地說:「我別無選擇,你如何跟一個2歲幼兒說,沒有食物給他吃?」

住在印尼首都雅加達的山多斯,在疫情期間失去了廚師工作,這位有兩個還在蹣跚學步小孩的32歲父親,加入了印尼200萬名疫情失業大軍的行伍。 他無奈表示:「政府告訴我們待在家裡,但如果我真的困坐家中,我的妻兒將沒有食物可吃。」

疫情掏空了各國中產階級,致使許多人從經濟階梯往下滑。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分析發現,疫情造成的世界經濟衰退使全球中產階級減少了5400萬人,為1990年代以來首度萎縮,以南亞、東亞和太平洋地區最為明顯。全球貧窮人口也增加了1.31億人,由6.72億人增至8.03億人。

疫情 美國 印尼

上一則

理財Q&A/想要減輕稅負 如何不觸法?

下一則

英特爾:晶片 下半年缺貨達高峰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