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AIT華府總部宣布 谷立言將接台北處長

法官的陪審團指示 可能改變川普封口費案結果

鮑爾今年施政 難逃大選壓力

川普已經開始在競選活動場合攻擊鮑爾。(路透)
川普已經開始在競選活動場合攻擊鮑爾。(路透)

2024年伊始,聯準會主席鮑爾的政治之路就遇阻;本來市場幾乎確信3月開始降息,但在多項意外的通膨數據上升以及經濟仍然具有韌性的跡象之後,這些預期現在已經完全轉變。現在爭論已經轉向聯準會是否會在6月開始降息,或者將這個問題拖到仲夏之後。

延後降息不一定會改變鮑爾避免經濟衰退和通膨復甦的根本使命,但卻會他與2024年的大選發生直接衝突。兩黨高層政治人物已經表現出準備影響鮑爾的想法。

最明顯的是共和黨的川普,直接點名表示:「在我看來,他試圖降低利率以為了讓某人當選。」

Potomac River Capital投資長、聯準會歷史學家史賓德爾(Mark Spindel)指出,長期以來,應對政治力量一直是聯準會職責的一部分,「鮑爾是逃不掉的。」但「聯準會的信譽」才是真正受到威脅的問題。

鮑爾面臨的挑戰將是駕馭選舉季的各種力量,包括難以預測的川普。川普在2017年任命鮑威爾擔任目前的職位,但之後頻頻對他發動攻擊。

史賓德爾說,「川普的作風是在摧毀聯準會的信譽。」

鮑爾在最近「60分鐘」節目中表示,「我們的決定不會考慮政治因素。」

源源不絕的經濟數據推動2024年延後降息的爭論。美國12月新增就業21.6萬個,代表勞動市場具有韌性;這只是讓聯準會降息時間開始出現問號的第一個跡象。

隨後1月11日發布的通膨數據高於預期,顯示控制物價的工作仍在繼續,從而支持了延後降息的理由。

這種模式在2024年的前7周一直持續。經濟依然強勁的諸多跡象與第二次通膨數據一起出現,進一步鞏固了聯準會2024年可能謹慎降息的態度。

通膨數據尤其引發人們的疑問:讓物價達到聯準會2%目標的「最後一哩」到底有多難。

聯準會官員在上周消費者物價指數(CPI)發布後的最新言論也凸顯出這種不確定性;該指數顯示1月漲幅超出經濟學家的預期。

似乎經濟還不夠複雜,鮑爾和他的聯準會同事一直在承受政治壓力,而這種壓力只會隨著時間而增加。預計川普將是最主要的壓力來源。

在最近接受福斯新聞採訪時,川普說鮑爾是個「政治人物」,並表示他認為他「將做出一些可能幫助民主黨的事情」。

鮑爾不太可能面臨來自拜登總統的公開壓力。現任白宮主人在任期內竭力避免公開評論貨幣政策。

但拜登的盟友可能不那麼在乎。如果聯準會能夠成功實現所謂的軟著陸,這對至今一直在努力推銷這個說法的民主黨人來說可能是件好事。

華倫(Elizabeth Warren)等一些激進民主黨人已經以住房成本為由公開敦促鮑爾降息。

薩姆諮詢公司創始人薩姆(Claudia Sahm)預測:「對聯準會來說,這將是痛苦的一年。」「它們已經陷入四面埋伏。」

鮑爾一再承諾消除噪音,並引用他自己在聯準會的兩黨記錄作為他可以做到這一點的證據。

共和黨出身的鮑爾先被民主黨的歐巴馬任命為聯準會理事會成員,然後被共和黨的川普提拔為聯準會主席,然後又被另一位民主黨人拜登要求繼續擔任聯準會主席。

薩姆和史賓德爾都預測,鮑爾未來幾個月施政將不會考慮政治問題,因為光是駕馭經濟就已是一個挑戰。

史賓德爾說:「我認為他是這份工作的合適人選,他的政治頭腦非常好。」

聯準會 鮑爾 降息

上一則

規劃退休的最佳時機總是現在

下一則

理財Q&A╱醫療費用付不起 怎麼辦?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