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社車禍統計 布魯克林日落公園72分局轄區最危險

紐約法拉盛農曆新年遊行 1月21日登場

美國企業內吹哨人爆料風 成科技巨頭最大制衡力

美國近年有愈來愈多科技業員工舉發企業內部問題,成為科技巨頭最大制衡力。Meta旗下社群平台臉書,因離職員工提供資料揭發企業內部問題,引發社會質疑與政府調查。圖為11月1日Meta一景。中央社
美國近年有愈來愈多科技業員工舉發企業內部問題,成為科技巨頭最大制衡力。Meta旗下社群平台臉書,因離職員工提供資料揭發企業內部問題,引發社會質疑與政府調查。圖為11月1日Meta一景。中央社

美國近年有愈來愈多科技業員工公開舉發企業內部的問題或質疑商業道德,他們有人成為吹哨人、有人組織活動,以所見所聞和洞察力,迫使科技巨頭面對公眾責任或為錯誤道歉。

網路媒體Vox今天報導,幾年前,科技公司的員工不管是高階或基層員工,很少人會挺身而出揭發企業內部問題。科技溝通專家費茲傑羅(William Fitzgerald)認為,「趨勢改變了」。

當科技公司發展成科技王國,愈來愈多人擔心科技巨頭缺乏監督制衡,這些科技巨頭需有效地被規範。科技公司的員工扮演最獨特的監督角色,他們是少數了解那些平台、應用程式幕後複雜運算和內部政策的人。

許多立法者和監管單位坦承面對科技業的問題,缺乏相關專業,更凸顯吹哨人證詞的重要性。尤其大公司的對外發言權掌握在少數高階主管的手中,有員工挺身而出、直言不諱,能產生一股對科技公司制衡的力量。

外界對吹哨人的批評多為「追逐注意力或名聲」,但這些爆料員工付出的代價並不小,包括失去工作和原本穩定的財務,甚至有損心理健康。即使被爆料的企業極力壓制這股風氣,但來自新創科技公司與科技大公司的吹哨人近年來前仆後繼出現。

日前Meta旗下的社群平台臉書(Facebook)因為前員工郝根(Frances Haugen)洩露資料給華爾街日報和美國政府,今年引爆全球國際媒體跟追臉書的隱私保護和假消息管控不足等問題,引發廣大使用者的憤怒情緒,政府部門也介入調查。

郝根說,沒有人想當吹哨人,並認為那是恐怖的經驗。

另一位曾效力臉書的前資訊科學家張蘇菲亞(Sophie Zhang)對外發聲、提供證據,指出臉書未能有效阻止一些極權政權設立假帳號、濫用社群平台。

在那之後,她經常失眠。張蘇菲亞在員工聯絡平台發表的備忘錄,後來被媒體公開,她寫道,「我已置於一個不可能的境地,陷入對公司的忠誠與對全世界的忠誠之間」。

張蘇菲亞說,當一個吹哨人最難的是道德的負擔。

谷歌(Google)工程師瑞佛斯(Rebecca Rivers)在企業內部抗議谷歌與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BP) 合作,她認為此舉不符合谷歌的道德原則,且移民單位侵犯人權。

2019年瑞佛斯遭到解僱,同期被解僱的共5人,過程中的法律糾葛,她形容「筋疲力竭」。又因她宣布出櫃,加上離職後的壓力頗大,有時她會出現自殺念頭,直到去年8月,她落腳新工作才好轉。

吹哨人的經驗如臨地獄一般,若再讓她選一次,瑞佛斯仍會這麼做。她說,「不只是針對谷歌,而是對整個科技業和勞工運動產生影響力」。包括蘋果公司和電商龍頭亞馬遜都有員工以匿名形式,公開討論職場歧視和騷擾等問題。

臉書 谷歌 社群

上一則

美股撐住連三周漲勢 別指望科技大咖財報超標再掀漲勢

下一則

熱鬧+公益 亞特蘭大素食漢堡店暴紅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