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對北京新戰略 中媒:高度警惕這三點

疫情下逾半華裔遭遇歧視 8成保持警惕

名家觀點/轉左轉右 還不如左右混合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人們除了辛苦抗疫、謀求最基本的生存權外,期待政府能給予經濟支持的願望也是前所未見的強烈,從2020年末美國總統大選由訴求「重建美好未來」的拜登勝出,到2021年德國大選由中間偏左的社民黨以微幅差距勝出,都標誌著政壇往左走的風向;不過,最引世人矚目的焦點,仍是挾「共同富裕」、進一步向左傾的中共政權,其核心訴求除了收入平等之外,為了與眼下的世界局勢接軌,當局者也把部分市場經濟的概念納入,美其名可謂別具特色,實務上則是現實考量,畢竟政治光譜不論左右,開出的支票都要能兌現才行,也因此經濟上的左派右派,其實大多是混合式的組合。

可是,重平等的左派要求政府介入干預,重效率的右派要求讓市場自由化,本質上就像感性與理性一樣、是互為矛盾的兩端,怎麼融合便是藝術了。多數人心中真正的選擇其實是視時代背景而波動的,例如疫情讓經濟深陷泥沼,ㄧ般民眾要走出困境得一定程度上仰賴政府的轉移性收入,但關鍵在於獲得補貼後,是否可以重新起身、加入市場,接受市場效率的洗禮,尋求經濟的自主。

這一過渡似乎很難獲致全面性的成功,美國在疫情期間給予的失業救濟金在今年5月後慢慢退場,直到9月初全面結束,就曾被右派的共和黨人以無益就業市場抨擊之,對此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曾對此進行調查,發現停止請領失業救濟未必與勞動市場的復甦畫上等號,倒是因此擔憂生計的民眾比例大幅走高,公共政策的善意反成醞釀道德風險的溫床了。

如同今年以來國際貨幣基金會(IMF)在幾次「財政監測報告」提出層次漸進的觀點,後疫情時代研究機構、金融市場看待財政風向的眼光其實都各自有些質變,或多或少與當初挾人氣當選的執政者立場已有不同。

以IMF報告立場為例,今年1月強調各國政府的支持至關重要,4月時進一步呼籲政策須因地制宜、致力於縮小人們在獲得高質量公共服務的差距,到了10月則是要求加強公共財政的公信力,這期間政府債務的價格上上下下,各國轉左的經濟政策不僅在國內引起了公共債務爭論的白熱化,在投資市場上也面臨了挑戰。

於是,最新消息顯示美國總統拜登將「重建美好」支出法案的金額降至1.85兆美元,較原先規劃縮水了四成;至於歐洲,近期歐盟針對「穩定與增長協定」啟動了公開徵詢、擬修改財政規定的工作,這對目前財政權仍掌握在各國手中的實質意義雖然不大,然卻是疫情下經濟左傾的實證之一。

此外,上月傳出美國白宮將提名康乃爾大學法學教授Saule Omarova為美國貨幣監理署(OCC)署長,市場以Omarova曾鼓吹雖蘇聯時期的經濟體制,擔憂其所推動的銀行改革可能會不利華爾街的「大銀行」;然相較於財政轉左,貨幣風向不見得也須如此,下屆聯準會主席的人選、以及負責監管業務的副主席出現空缺,搞不好也會被拿來用作制衡左派的設計,畢竟能夠像現任財政部長、也是前聯準會主席葉倫左右通吃的人選不多,一個能夠混合左右兩派的主席或許更是一時之選。

美國總統大選 疫情 貨幣

上一則

美股撐住連三周漲勢 別指望科技大咖財報超標再掀漲勢

下一則

稅務漫談/出於使命 教會賣房免稅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