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今秋大學申請 僅4%校要求SAT、ACT成績

歐盟官員:習近平坦承清零引民怨 「學生充滿挫折」

失控的美元 世界的麻煩

美國聯準會(Fed)官員多次宣示: 不惜犧牲經濟成長也要壓制通膨決心。堅持激進升息作法,不但讓美國股市全倒,也讓其他國家貨幣軟腳。英鎊兌美元曾經觸及1.0349美元,跌破1985年創下的歷史低點;歐元也出現20年來,頭一遭與美元一比一平價水準,也跌到歐元歷史新低。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更是跌破7.2,創2019年來新低。強勢美元,挾帶Fed鷹派立場支援,升值幅度銳不可擋。但如果我們對失控美元升值不加警惕的話,有可能反而遭受到池魚之殃。

首先隨著美元指數飆升,以美元計價大宗商品對於多數海外買家來說更昂貴,更多國家無力負擔,加大其財政壓力(據國際貨幣組織統計,全球大約四成交易都以美元進行)。低收入國家尤其擔憂,因食品和能源價格高企阻礙,這裡增加的生活成本對最脆弱群體來說,帶來的是饑荒威脅。

為了應對持續走強的美元與不斷疲軟的本國貨幣匯率,今年以來新興經濟體每天平均有20億美元外匯存底被消耗,但依然無法阻擋美元升值腳步,這使一些新興國家蒙上「拉美化」的陰影。外匯存底是各國用於抵禦經濟危機的儲備,但美國通過貨幣戰瘋狂吸血,一面從利息大幅上漲中獲利,一面榨乾各國外匯存底。各國不僅要面對危機,且因外匯存底乾涸或將失去挽救能力,只能任美國宰割;後期不僅優質資產被美元廉價收割,同時國家經濟與金融主權也將讓渡華爾街大行。

而本國貨幣突然貶值,許多國家可能被迫削減醫療、教育等開支,償還債務。為因應美元強勢升值(今年比索對美元匯率下跌近30%),阿根廷將利率提高到75%,就是為了遏制加劇的通膨並保衛比索。

同時期發達國家也不好過。由於俄烏衝突持續,再加上歐洲能源危機愈烈,愈多跡象表明經濟正放緩,通膨壓力日漸上升。另外,在能源和食品等價格持續上漲推動下,歐元區通膨繼續走高。經濟疲弱加通脹高企,加大歐洲經濟陷入滯漲風險,歐元持續走弱。由於美元指數中過半權重為歐元,歐洲經濟疲弱為美元指數進一步走高提供有利條件,促使美元再升值。

此外,最近日圓大跌,令日本在債券與匯率兩大市場面對危機。如果日本央行不能穩定日圓匯率,日圓不僅將徹底失去國際避險貨幣角色,同時還將遭受國際資本圍獵,日本大機率將爆發危機,即使日本央行能夠穩住市場,也要付出慘重代價,日本的外匯存底將快速流失。

Fed利率調整,對全球資本流動產生巨大波動,形成所謂美元「潮汐」現象。每當Fed進入降息周期,以華爾街為代表的全球資本會在局部區域製造經濟騰飛和資產價格繁榮假象。例如,上世紀70年代拉美國家,80年代亞洲四小龍均屬此類現象。當美元進入新的加息周期,美元潮汐開始退去,這些曾一度繁榮均遭巨大衝擊,上世紀80年代初「拉美債務危機」和1997年爆發「亞洲金融危機」,均屬此類現象。挾持著世界第一大經濟體與世界最大買家國,「美元永遠是美國的貨幣,但卻是世界的麻煩」。

貨幣 匯率 日本

上一則

紐約客談/深夜吃中餐 美好記憶褪色

下一則

何立峰接替劉鶴 20大經濟政策更左?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