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高油價短期難緩解 物價全面上漲 美經濟陷入衰退陰影

美公布印太經濟架構前夕 戴琪再提對中競爭

美元霸權不再 升息未必升值

美元匯率升到2020年3月來高點,且正邁向2015年以來最強勢美元高值,主因是市場認定聯準會(Fed)劇幅加息縮表,可抑制超級通膨及拉高美元強勢。

當俄烏衝突增添歐洲區域經濟地緣政治風險,美元又變成國際投資市場的主要避險貨幣,顯露其一枝獨秀的強勢。美元指數在美國州際交易所交易,由美元對六個主要國際貨幣(歐元、日圓、英鎊、加幣、瑞典克朗、瑞士法郎)進行加權幾何平均計算,得以映現美元匯率強弱勢發展指向指標。從當前現貨及期貨的美元指數態勢,國際外匯市場因Fed劇幅加息縮表而一面倒看好美元強勢前景,也看好全世界資金繼續大份額流入美國金融市場。

但是從今天現貨及期貨美元指數近乎已無差距的現實狀況,也映現了另外一面悲觀美元前景的黯淡看法:似乎俄烏衝突迄今2月,美元指數就發現已觸頂,升息未必升值。

1971年8月15日尼克森宣布,美元和黃金脫鉤,而以「石油美元」做為美元霸權的關鍵支柱後,美元就再也不能稱之為「實質美金」,而是以國家負債多寡,決定虛擬價值高低的「債務美元」,特別是歐巴馬起頭的「量化大寬鬆」,及至川普與拜登「金融大印鈔救市與財政大撒幣」的金融財政大赤字,已逾70兆美元;使美國成為舉世最空心化的「虛空美元」貨幣大國。在現代經濟管理學或財務管理學看,不從虛空中直墜下貶,卻還能強勢上漲,豈非極其荒誕不經的「50年來怪現象」:負債愈高國家的貨幣愈值錢?

而自國際大份額資金流量流向看,拜登原算計:拱火俄烏衝突,攪亂歐洲安定性,國際資金勢必悉數流回美國;可現實卻是:俄烏衝突甫開打,流回美國資金量額都很低,不足撐三天以上股匯市行情,而今戰事持續,流出歐洲資金,流向美國的,不到15%,其他絕大規模資金都流向亞洲,更使人民幣及國債實質大漲。

在這情勢下,投資人還能一看到美國大加息,就閉眼「盲目押注美元」?一年多前看衰美元,最具代表性的前摩根士丹利亞洲區總裁Stephen Roach,當時大看好人民幣前景,卻長期看衰美元;這是否能稱當今世界金融經濟箴言?

指數 貨幣 拜登

上一則

一場雙方失算的爛「仗」 如何收場?

下一則

科技大公司 恐讓民主枯萎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