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白宮籲加油站降價 貝佐斯再開砲:簡直是誤導

美國人平均220萬元淨資產可算富有 加州要求遠高於此

蔣經國哪裡只是「反共保台」

最近台灣又掀起「經國熱」,蔡英文在「經國七海文化園區」揭幕式致詞時強調,經國先生是「反共保台」,引起藍綠雙方熱議。我想提醒世人注意:經國先生主政的十六、七年間,他的施政是「反共保中」:中華民國的中,而不單單是保台!明證之一是鮮為人知的「厄利巴新外交模式」。

經國先生說過「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的名言,在行政院長任內(1972-78)以及總統任內(1978-88)不遺餘力提拔省籍菁英(「催台青」),這表示他對台灣這片土地和人民的認同和期許,絕非對台灣獨立有任何幻想。

他和蔣中正在外交上最大的差異在於,失去了美國的外交承認後(1979年),他改變了「漢賊不兩立」原則,改採「漢賊兩立、只做不說」的外交方針。因此,您如果從未聽過,在厄瓜多和利比亞這兩個國家首都,「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使館」和「中華民國商務處」曾共存許多年,也就不足為奇。

「經國外交」的核心就是「善用資源,低調行事」,即使打了勝仗,也不宣揚誇耀。或許這也是北京容忍此模式的原因吧。

我在台北擔任「中華民國外交記者聯誼會」六屆會長(1979-1985),後擔任中央日報及華視駐歐洲特派員(1985-1991),奉派至奧地利和德國,親身經歷那段外交上「流淚灑種的,必歡呼收割(詩126:5)」的歲月。

我的認知是,「經國外交」的特色之一,就是以「中華民國」名義在無邦交地區設館,如果礙於形勢而不能如願,則以雙方可接受的名稱設館,但名稱中絕無「台灣」二字,我特別舉幾個例子,可以看出當時外交形勢的艱辛以及中華民國所受的委屈與堅持。

中華民國與厄瓜多於1946年建交,1971年斷交,1977年4月12日在厄瓜多設立「中華民國駐厄瓜多商務處」,即使厄瓜多於1980年與北京建交,商務處仍不改名,直到2017年才改為「台北駐厄瓜多商務處」。也就是在厄瓜多「漢賊兩立」了近40年。

利比亞於1978年8月與北京建交,但中華民國於1980年3月19日,於首都的黎波里設立具大使館功能的「中華民國駐利比亞商務辦事處」,外交人員享有部分外交人員待遇。但自1992年利比亞遭聯合國制裁後,利比亞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壓力下,通知辦事處自1995年9月停止辦理領事業務,1997年5月規範辦事處不得從事政治活動。外交部以該處功能有限,報經行政院核准後於9月12日關閉。在利比亞「漢賊兩立」了17年。

此外,於1977-2005年在中東的無邦交國巴林設立「中華民國商務代表團」、於1980-1990年在無邦交的新加坡設立「中華民國駐新加坡共和國商務代表團」。

經國時代面對形勢比人強的狀況,中華民國駐外單位的名稱千變萬化,但就是不採用「台灣」,以免惡化兩岸局勢:在奧地利稱為「中國文化研究所」、德國是「遠東新聞社」、日本是「亞東關係協會」、丹麥是「自由中國新聞處」、法國是「法華經濟貿易觀光促進會」、比利時及歐盟是「孫逸仙文化中心」、希臘是「遠東貿易中心」、美國是「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駐美代表處」,後多改名為「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這些,是辛酸還是創意?您說呢?

回顧經國時代外交,能用中華民國的決不放棄,不能中華民國,則打落牙和血吞,經國先生及那個時代的台澎金馬,是「反共保中華民國」,請不要只說他「反共保台」。

中華民國 北京 邦交

上一則

一洲焦點/大法官退休 影響亞裔入學案?美撤使館家屬 中方先放話

下一則

一洲焦點/治安太壞、CNN執行長辭職、美增援烏克蘭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