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今秋大學申請 僅4%校要求SAT、ACT成績

歐盟官員:習近平坦承清零引民怨 「學生充滿挫折」

越洋會診新冠肺炎 欣喜有了好結局

內人的台中初中同學高女士,在同一班上同窗僅有一年的時光,經過半個世紀失聯,因為COVID-19把兩個分隔地球兩端,而源於台灣的兩個家庭,非常緊密的重新連接,箇中五味雜陳,因新冠病情起伏,加上中西文化差異和家庭成員價值不同,在兩個高度不平衡的醫療制度下,我們向高女士提出建議,實在是很大挑戰。

大學醫科畢業後,內子和我赴美國深造,訓練結束後決定落腳洛杉磯。高女士和夫婿老V在台灣結婚後,15年前隨夫婿遷居克羅地亞。

去年11月22日從LINE上傳來訊息;高女士夫妻皆同時染上COVID,夫妻倆皆未打疫苗。老V低燒體溫,略微疲倦。來信請教該如何應對。我回答先買一個手指血氧器,監測血氧濃度含量,確保在92%以上,若低於90%則要去醫院。

11月23日,老V含氧95%,心速、高燒40度、咳嗽。高女士的妹妹住在德國,她寄來一共八包從台灣郵購的中藥。據說專治新冠。高女士用來餵老V,但老V不領情,斷斷續續服用。我建議他應該去醫院看病。不過當時已很晚了,他們說再看看。我要求知道更多關於老V的細節,並想知道更新生命徵象、心跳速率/呼吸次數/體温/血壓/咳嗽程度,和呼吸困難度等。

24日老V仍高燒40.2度、血氧93%、呼吸18。後來血氧下降至89%,體溫上升40.4,咳嗽更厲害。我建議該馬上送醫。高女士說,必須先要和他的姐姐商量才可以做決定。老V的姐姐、姐夫和兒子皆是牙醫師。我介紹現在在加州。可以到醫院急診室接受Regeneron注射治療。姐姐說在歐盟才剛核准使用此藥品,但在本地還沒有貨,加上價格不菲無能為力。

高女士說,本地醫院設備人手不足,如果晚間送去,最可能被放在一個角落無人照顧,或做檢查一直至天亮。因此還留著家裡由自己照顧。

25日老V情況如下:體溫40.7,血氧93%,他73歲,曾吸菸,但已戒了30年。沒有高血壓、糖尿病史,現在咳嗽更重。我重申他必須要去醫院,但高女士仍拿不定主意,同時她還繼續讓老V服中藥。

這個時候我開始擔心時間不多。我開始不客氣的警告高女士。假如現在還不採取行動,你可能會失去了丈夫。她說必須先要説服他的家人同意才可。

經過多番折騰,終於請來救護車。此時老V血氧93-94%,體溫37,咳嗽稍緩。救護人員認為不符合送院之條件遂即離去。高女士繼續餵他中藥,此刻她也筋疲力竭,LINE下線,上床休息。

26日,他們全家商量並和家庭醫師討論,家庭醫師同意該將老V送醫院治療。住院期間,接受漫長奮戰,除了藥物外,輸氧是最重要的一環。在病情項目上也多加了兩條新的診斷:一是胃酸逆流,二是睡眠中止呼吸症候群。

老V經過院方精緻治療,接受復健體能訓練,終於在12月20日平安出院。家人發現老V有了一些新變化。除了急促行動會引起呼吸困難,他現在變得喜愛講話,記憶力也較病前更好。以前忘記的許多往事現在可侃侃道出,不需深思。這個和一般所知卻是相反。

老V最近在LINE上說:「假如我晚了一天去住院,後果真不堪設想」。我們慶幸能在半個地球外面,盡了醫護人員本份,並得到好的結果。

高血壓 LINE 加州

上一則

一洲焦點/國會進攻周年 2黨各有盤算、Omicron帶來曙光?

下一則

一洲焦點/拜登重推投票法案? Omicron高峰已過?檢測優先、通膨40年最高 物價驚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