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捍衛戰士2」阿湯哥飛行夾克 再現中華民國國旗

中國移民管理局:沒剪綠卡 但不鼓勵個人出國旅遊探親

我看「心跳法」

德州州長新簽署的「心跳法」,規定懐孕六周以後不准墮胎,包括強暴和亂倫。這引起全國婦女遊行怒吼聲援德州姊妹的墮胎選擇權。既然男人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還有什麼資格對女人的肚皮指指點點、說三道四,甚至立法掌控下指導棋,好像女人笨到不知道如何處理自己的身體。

如果「痛」分十等級的話,女人生產的痛楚是第十級。有位婦產科的女醫師,對接生時產婦的哭叫覺得不可思議,她問旁邊助產的護士「有那麼痛嗎?」後來她自己懷孕生產,據說她的淒厲嘶吼,整個醫院都聽得見。由此可知,甚至女人也要在身歴其境後才真正了解陣痛的痛,男人怎麼可能了解?正是夏蟲不可語冰,蟪蛄不知春秋。

前幾天有三位聯邦國會女議員不惜揭露自己數十年前墮胎的隱私,痛陳當年艱難的抉擇,這麼多年後,她們仍然認為墮胎是當時自己最好的選項,至今一點也不後悔。

女人決定墮胎時,「鬧出人命」的男人通常腳底抹油,逃之夭夭不知所蹤。女人決定墮胎絕不容易,除了血淋淋的墮胎手術造成身體的痛楚,而且終止胎兒生命更是對女人母性的折磨。這些,男人懂嗎?憑什麼男人對女人的身體子宮有話語權?

既然男人對女人墮胎的痛苦完全不可能理解,何況女人對自己的身體當然有自主權,用不著那些食古不化的法官州長諸「公」,來告訴女人應該怎麼做最好。所以,如果需要墮胎立法,男人應該全部靠邊站,由女性法官和女性議員做最符合女性利益的裁決。

墮胎 德州 遊行

上一則

一洲焦點/從哈佛中文班到美中台局勢、最老太空人返航

下一則

一洲焦點/憂傷聖誕供應鏈、拜登基建預算案本周能過?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