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香港蘋果日報周五停運 當天出版100萬份 告別26年歷史

楊安澤承認敗選:將繼續為紐約市更好的明天奮鬥

拜登大搞基建 堪比邯鄲學步

最近總統拜登在新冠疫情逐漸消退之際,又大筆一揮,提出2兆元基礎建設計畫,試圖把美國打造成一個類似中國的基建狂魔。此語一出,各界人士議論紛紛,筆者也想對此議題做個粗淺解析。

首先,我對拜登的雄心表示敬佩,但對此動議的遠期效果,歸結為四個字「不了了之」。事情的根源還是在於美國體制,美國現在是民主選舉體制,是世界的燈塔,政客為撈取選票,早就開始以各種強制性的勞工福利來收買選民,企業主招收員工必須為其購買醫療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而最低工資非由市場決定,而是政客以惡霸的形式立法規定。

在種種逆市場操作下,如今業主雇用一個工人最低成本,也要每小時30元左右,一般業主在小五金、服裝鞋帽、雨傘口罩等行業早已生存不下去,轉到中國和東南亞去了,基礎建設是個勞動密集型產業,以現行的法條法規嚴苛要求,哪個業主可以承受?除非他從中國找來便宜又懂技術的勞工。

30年前我父親退休後,曾為一家來中國的美國公司打工,那個公司的老闆有一次說漏嘴,把實情揭了底,雇用一個同等水平的高級工程師,中國的費用是美國的1/20,所以說在美國搞基建,成本高得離譜,各種法條法規一限制,工人工會再一罷工,有多少錢也得賠進去,個人陋見,此次基建的款子,最終也會被層層剋扣而不知所終。

第二,美國的體制決定了無論政府做什麼事,效益必定極低。因為聯邦把權利下放給了州縣人民,而面對同一個重大工程,不同的人從不同的利益點出發,必然形成許多花樣百出的相關要求,誰也不替國家長遠利益著想,結果幾乎很難圓滿。

舉個例子,2008年歐巴馬上台開始推動美國高鐵建設,彼時加州通過相關法案籌集40億及聯邦政府的35億開始徵地施工,但由於牽涉到各地人民的利益,這個工程直到2015年才開工,五年裡僅是修建中加州一段315哩高鐵,期間不斷追加預算,還是成為爛尾。

同樣也是從金融危機期間開,中國政府也大印鈔票發展基建,十幾年來建成了珠港澳大橋、杭州灣跨海大橋、北盤江大橋等等,建成高鐵3.5萬公里,以至於當今世界上70%的高鐵線路竟然鋪設在中國。對比之下,雲泥立見,如今的美國早已不具備動員群眾大幹快上的環境了。

拜登為推行他的全美基建計畫曾經疾呼:如果我們再不積極行動起來,就會證明中國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我聽了直想笑,美國現在全國上下真是沒有明白人了,體制不同,美國怎麼可能獲得中國政府那般基建效益?狂發福利,大撒公帑,以當今社會形態,美國雖寄希望大搞基礎建設以振興國力,但最終只怕落得個邯鄲學步、東施效顰的不倫不類結果。

美國 中國 醫療保險

上一則

紐約客談/市長選舉變數多 楊安澤的魅力與軟肋

下一則

拜登兩大罩門:大陸台灣、俄國烏克蘭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