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21世紀中國史學泰斗」余英時辭世 享耆壽91歲

「花鼓歌」亞裔元老演員 吳錦華突破性染疫去世

「種族滅絕」說 反而鞏固中共

華盛頓給北京貼上「種族滅絕」標籤,乃至西方國家自1989年六四後首次聯手制裁中國,顯示拜登政府一再宣示對華政策三大特徵,即以人權民主為核心,強化同盟體系,提升實力同中國對抗。

不過,拜登政府初次和中國交手即拿新疆開刀,雖合民主黨政府一貫重視民主人權的理念,但把北京對新疆的處理手法說成「種族滅絕」,還是出乎公眾尤其中國民眾意料之外。

前國務卿龐培歐這麼說很多人都能理解,畢竟他被美國媒體稱為「史上最差國務卿」,可也只是在卸任前的最後時刻,可能是為新政府出難題,才指控新疆存在「種族滅絕」。連美國務院法律諮詢辦公室都認為,沒有足夠證據證明北京在新疆進行「種族滅絕」行為。

聯合國對種族滅絕的法律定義,是指蓄意全部或局部消滅某一民族、人種、種族或宗教團體,也即一定和對某個種族或民族進行有計畫、有規模的從肉體上消滅有關。這也是公眾對種族滅絕的一般印象,就像當年納粹對猶太人或日軍對中國人大屠殺一樣。

事實上,這個詞在上世紀被用來描述大規模殺戮的最壞情況。美國務院法律顧問也在此意義上使用,即認為種族滅絕需涉及意圖對一個群體造成身體和生理上的毀滅。

可見,「種族滅絕」不是一般人權問題,而是萬國公罪,運用該指控需非常小心。當年國際刑事法庭對波黑塞族(塞爾維亞波族共和國)前領導人卡拉季奇審判,就撤銷對他犯有種族滅絕的指控,而以戰爭和迫害罪判其終身監禁。

新疆無疑存在對維族的嚴重迫害,拜登政府必須為此主持正義,如有必要並制裁北京,但「種族滅絕」說除非有極強證據,否則難以說服中國民眾。雖然很多人並不知曉北京在新疆做了什麼,或只接受官方提供給他們的信息,但中國政府對包括維族在內的少數民族一直在生育和上學等方面實施比漢族更優惠的政策也是事實,且維族人口在過去幾十年大量增長。

如果真有過硬證據表明北京在新疆對維族實施種族滅絕,民眾即使想為北京辯護也難。而像現在這樣,要他們相信西方有關北京種族滅絕行為的敘事,則不可能。他們反而會接受北京說法,即所謂「種族滅絕」是西方編造的謊言,目的要利用人權問題干涉中國內政,從內部鼓動維族分離勢力,把新疆從中國分裂出去。

習近平敢在新疆對維族實行鐵腕統治,也是因為有內地強大民意支持。多年前,我曾聽家在新疆的兩位人士談維漢矛盾和新疆狀況。據其描述,在疆漢人幾乎人人自危,有門路的都回內地去了,沒門路的也想方設法離開這是非之地。兩人對當時中國政府的新疆政策高度不滿,認為如果不盡快改變,新疆遲早會成為維族人的天下,把漢人全部追逐出去。

我不知道他們所說是否誇張,但漢維尖銳對立,在疆漢人有一種高度不安全感,可能是真的,這從一個側面解釋北京在2009年「七五」事件後在新疆推行強制勞動的做法。

然而,西方在對北京作出「種族滅絕」指控時不一定明白這點。對多數人而言,新疆問題不只是西方說的人權問題,也事關中國主權。雖然拜登政府不像川普政府公開宣稱要推翻中共,甚至說美國的目標不是要削弱中國,但短短兩個月對中國所做的事,一點也不比前任政府軟,尤其新疆問題上集結西方盟友制裁中國,讓大眾認為拜登和川普一樣,目的都要搞垮中國。

故可想到,拜登政府和西方國家的「種族滅絕」標籤非但不能令北京就範,反使北京進一步收獲國內民意。也許拜登政府打出這個旗號是要為美國和西方發動對中國新冷戰做民意鋪墊,但若真要達到新冷戰效果,華盛頓就應在中國國內建立同盟力量,而同盟只能是中國社會的自由派和黨內潛隱的改革勢力。

但它現在的做法不是在壯大中國內部同盟軍,而是使這個力量愈來愈弱,愈來愈邊緣化,反是原本要打擊和孤立的以習為代表的保守頑固勢力,地位愈來愈穩固,中共得到民眾認可和支持度,也很可能是1989年六四以來最高的。(作者為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中國 新疆 北京

上一則

拜習通話 習近平想要的拜登都難給

下一則

新冠疫情大考 考出人性善惡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