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CNN:文化國籍盤根錯節 「亞裔美國人」稱呼籠統

短評╱G7公報提台灣是大突破?冷靜點要看全文

中國會成美國前進的燈塔嗎?

縱然美國式民主和自由資本主義有諸多不足,但仍無一制度可取代它。當世人在感慨「美國的民主燈塔暗淡無光」時,我不禁想美國需要什麽樣的燈塔來指引她的前進方向?

孟子有言「無敵國外患者,國恒亡」,又曰「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敵人的存在不僅是威脅,也是自強前進的動力,即對手敵人也是前進的燈塔。前蘇聯強大存在促進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空前團結,極大促進科學技術和生產力進步,可以説「戰勝蘇聯」就是冷戰時期美國及其盟友的燈塔。

冷戰結束後美國成為世界唯一強權、寂寞高手,猶如航船陷入茫茫黑暗中,失去方向。後來雖然樹立恐怖主義和俄羅斯作為敵手,但終因分量不足而無法凝聚人心,無法推動社會經濟顯著進步。

歐巴馬後期雖已樹立中國為對手,但因種種原因而未果。隨著國内矛盾激發,川普上台後義無反顧地將中國定義為敵人。但川普抛棄盟友、四面樹敵的戰略飽受批評、爭議不斷,最終因疫情爆發而飲恨離開白宮,留下政治遺產「打倒中國」。「打倒中國」和「戰勝中國」有差別,前者是生死敵人、後者是競爭對手。

拜登政府將中國作為對手,強調「俄羅斯是敵人」,外交政策就是要團結盟友對付中俄。盟友願團結在美國周圍,原因有三:一是有現實威脅,美國能提供安全保護;二是從美國得到經濟好處遠大於從美國對手得到經濟好處;三是從美國得到好處足以抵消對手造成的威脅損害。以美國現實國力,這三個標準能有幾個國家義無反顧站在美國這邊?

也許拜登政府認為要團結歐洲盟友,只有找回共同敵人俄羅斯;要團結亞洲盟友,得有中國作為對手。但美國多數亞洲盟友(除日本)對俄國的威脅感受沒有歐洲國家強烈,歐洲國家對中國直接威脅的感受也沒有美國和亞洲國家強烈,意味美國不可能同時團結所有盟友對付中俄。缺少足夠盟友支持,美國就不可能打倒中國或俄羅斯,因此美國需要燈塔而不是敵人,是對手,而不是生死相搏,而是在比拚實力,比賽誰進步得更快更多。

中國國土資源、人口數量、科技教育、生產能力,迥異的政治制度和社會文化等,都注定成美國最強大的競爭對手,這一點在杭廷頓所著《文明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一書中早有預見。但正如書中所說,「以文化認同為核心區分敵我的身分認同,會迸發驚人的戰鬥力和破壞力」,若繼續對中國進行無所忌憚的全方位打壓,不但偏離美國的戰略目標,而且容易引起中國民衆強烈反彈,進一步發展為文化(信仰)的衝突。

無論川普或拜登要在競爭中取得勝利,提升國力是根本。全球化背景下,自由資本主義為立國根基的美國難以在短期内將製造業帶回美國,特別需要對自由資本造成的國内分配不公進行改造,所以國內事務將是未來美國政府的關注主題,這也是著名智庫蘭德公司發表《實施戰略收縮》報告的原因所在。

其實川普主政後實施的單邊主義實質就是戰略收縮。如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巴黎氣候協定」、「伊朗核協議」以及與俄羅斯簽署「中程導彈條約」等。川普主張結束戰爭、美軍回家,還要把冷戰前線的美軍減少,要德國、日本與南韓多負擔基地運作軍費等,都體現戰略收縮,即以減少國際義務來恢復國力。

同時,川普實施強悍外貿政策,對中國、印度、墨西哥、加拿大甚至德國、日本進行關稅打擊,其目的是增加出口,提升經濟實力。

拜登政府逆轉了許多政策, 重返許多國際組織,正致力於達成跨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兩項主要貿易協議,宣稱此舉將增强促進美國出口,壯大美國中產階級。兩屆政府的矛盾作為,都説可達到相同目的,對錯只有未來才知道。但我更喜歡拜登政府將中國定義極為激烈的競爭對手,「獲得美中競爭勝利」正是引導美國前行的燈塔。

美國 中國 川普

上一則

期待拜登加大施壓 逼習近平退任

下一則

台灣疫苗風波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