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長島市街邊垃圾起火 華生看直播驚覺自家寶馬燒剩骨架

就業機會多且疫情趨緩 勞工忙跳槽爭取更好待遇

拜登執政和疫後 全球化不會終結

孫中山先生在1894年公車上書李鴻章,希望能實現「人盡其材、地盡其利、物盡其用、貨暢其流」的理想社會,可說是對所謂「全球化」極致的描述;希望能取消所有商品、人員、資金等之移動障礙,實現最大的經濟效益。

從全球化循環看,人類從發明蒸汽機開啟工業革命,在全球化包裝下形成各列強對全世界的殖民化,並因各帝國之間生產力的差異,展開全球地緣政治版圖的重新畫分。第一次世界大戰確立美元擔任全世界最主要儲備貨幣的角色,其國內生產毛額也早居世界第一,形塑美國覇權即將到來的先聲;但1930年代初期經濟大蕭條,經濟保護主義盛行則意味著這一波全球化的尾聲。

二次大戰結束後,當歐亞大陸諸國均受到焦土式破壞,美國當時國內生產毛額占全球一半以上,也順勢取得戰後全球治理的主導權,主要包括:創設聯合國、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關稅同盟、與其他相關超國家組織(Supernational Organizations),逐步推動所謂「華盛頓模式」的新一波全球化。

上述二大後開啟的全球化趨勢初期並未能順利擴展;惟自1980年代初期,雷根總統與英國柴契爾首相分別推動自由化運動(Deregulation),解除金融、航空等相關產業法令限制,使全球化趨勢獲得積極進展。其後,例如歐盟設立與歐元誕生更進一大步,相關國家願意將如貨幣政策等一些國家權力交付歐洲央行等超國家組織協調與執行。

但自從千禧年前夕在西雅圖舉辦世貿峰會引爆激烈的反全球化抗議示威,全球化進程即在杜哈回合貿易談判遭到嚴重挫折,也衍生大家對「全球化」作進一步省思。2008年李曼兄弟倒閉事件引爆金融海嘯,許多國家面臨貧富差距惡化的困境,再透過資訊科技推波助瀾,全世界歷經歐債危機、阿拉伯之春運動、烏克蘭顏色革命、ISIS崛起、歐洲多國右派民粹思潮勃興、英國通過脫歐公投、與美國的占領華爾街等連串事件,積累包括全球化等各種中長期趨勢而形成的相關弊病,世界不同地區與國家為尋找解決出口的各種反應。

事實上,由於許多跨國企業與富有個人經由複雜與綿密的避稅安排,讓其母國流失龐大稅收;因此,當許多母國政府陷於龐大預算赤字與高失業率的雙重困擾時,美國為首的多國政府開始收回所謂「租稅主權」,透過「肥咖條款」,要求相關個人得依據其在全球的所得向國稅局申報應繳稅負,這也開啟「反全球化」的第一槍。

此外,美國金融監理機構在強化法蘭克‧竇德法案的執行時,透過對所謂「法令遵守(Compliance)相關規定的強化,加強對一些大型跨國金融機構有關防制洗錢規定的監理,並課以重罰。因此,經由全球金融機構對資金移動所作的隱形限制,其運作事實上已向「反全球化」傾斜。

庚子年的疫情使許多國家爆發社會、經濟、政治等各種層面動盪,各國政經綜合國力也大受影響;因此,當各國開始評估目前維繫各國往來的交易規則時,將更仔細分析各自的施與受之多與寡,會更整體性考量其對一國內部與外部的影響,一般傳統重視的價值將不再被強調,考慮長遠因素的作法可能暫時被擱置。

相對地,各國執政當局必須投入更多努力以說服其人民接受在與其他國家交換各種協議的成本與效益,並形成對其持續執政權的挑戰;任何免費的午餐將不容易存在,國際道義或相關訴求也不能過分強調,除非以對應的利益作為交換標的。

「全球化」將不會因新冠疫情而終結,但將成為附加更多潛規則或隱形管制的新型態;因此,無論企業或個人未來對各種資源的配置,均須更審慎地考量區位因素(Location)。

美國 貨幣 疫情

下一則

拜習通話 習近平想要的拜登都難給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