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150天打3億劑疫苗 逾1.7億人至少打1針 15州達標

柯震東生日直播 突拉房祖名 為七年前呼麻道歉

感恩節之磯曲族恩仇啟示錄

有一年感恩節前,我被找去電視台當觀眾。Andy Salas是南加州華裔稠密的San Gabriel Valley原住民聯盟主席、 Kizh族酋長恩尼斯(Chief Ernie Teutimez Salas of Gabrieleno Tribe)之子。這是El Monte、South El Mnte 兩市政府的電視台。

「印地安人在哪裡?」我旁邊全是;還有些拉丁裔。四位白人是常見到的The Friends of the Whittier Narrows Natural Area會員。螢光燈下沙發上坐著來賓Andy、他的表弟Matt Teutimez、一位拉丁裔長髮女郎。主持人Arturo Esparza 說:「談談原住民如何慶祝感恩節。」 El Monte Tonight這集訪談的youtube,其後多年在網路上以「Arturo Esparza The True Meaning of Thanksgiving」都搜得到。另一課題:為什麼這一族人都有墨西哥姓氏?

蓋博族(Gabrieleno Tribe)1994年得到加州政府原住民認證書。Chairman Andrew Salas of Kizh Nation /Gabrieleno Band of Mission Indians說:「目前我們有400多人,多半住在聖蓋博市。」

依網站(http://gabrielenoindians.org),Kizh原意柳枝蓋成的房子,音如keech,像番茄醬ketch-up的讀法。16世紀被歐洲人發現時有7萬多人;被征服後抓進傳教區居住做奴工,改從天主教士San Gabriel之名,稱為Gabrielenos。

Andy說,我們不慶祝感恩節,我們悼祭這個日子。先說明一點,那頓餐會是印地安人宴請新來的歐洲人,是我們傳統的秋季團圓大會,感謝上天讓我們有豐收。

「Kizh族歷經三次屠殺,先是西班牙人,後兩次是墨西哥人所為。最後那次Kizh無論男女老少被趕到現今名為Arryo Seco(意為「乾溪」;在玫瑰碗足球場旁)的峽谷中殺害。幾個少年體格較壯沒死,夜裡殺手離去後爬上陡坡逃回家去但是家人都沒了,善良的墨西哥平民鄰居看著他們長大,冒死相救,開門拉進屋中要他們勿出聲,從此都改用墨西哥的姓名。」Andy說:「我們Kizh族才得存活下來。」

「把我們滅族的是墨西哥人,救我們活下來的也是墨西哥人。應該記恨?還是感激?當初的殺人者都死了。共同生活在這塊土地上,大家如何拋開異見,合作把生活和環境變成更好,才是重要的。」

酋長恩尼斯(Chief Ernie Teutimez Salas)與妻子 Virginia、女兒Nadine 一同,以原住民古禮祈福。主持人訪問那位女歌手,講感恩節本地主要的音樂節目;Andy 和 Matt Teutimez介紹秋季的野菜果實,原住民才獲准在自然保育區、國家森林、公園採摘,其他人面臨重罰。觀眾席上酋長說:「我的腿更痛了。告訴過妳我的稱號 Running Bear(奔跑的熊)早成了 Walking Bear (走路的熊),現在是Barely Walking(簡直不能走)。」

我祈望,這位仁慈幽默的族長兼藥師(Shaman)健康長壽。我感慨,在台灣我的同胞們,是否也有Kizh族的智慧,將過去的怨仇擺開,記取悼念而停止怨恨。像是對慘痛的二二八事件,然而將台灣這小小一個島,建立為強大經濟體,帶來富足安樂,不也是國民黨之功嗎?

誠如Andy所言:「應該記恨?還是感激?當初的殺人者都死了。共同生活在這塊土地上,大家如何拋開異見,合作把生活與環境變成更好,才是重要的。」

下一則

拜習通話 習近平想要的拜登都難給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